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红素姬颜

第一百三十节 人生若只如初见

红素姬颜 懒懒百合 1822 2010-11-18 10:19:12

  “什么?废后?”

最先叫起来的司徒枫,他看着平静的銮尘歌,静默了半晌,淡漠道:“銮尘歌,我以为,你在娶她的时候已经想清楚了。”

“你该不会是因为报复才娶她的吧?”

素颜抬起头,直直望向銮尘歌,努力消化这个刚刚得知的消息。

齐薇儿看素颜满眼惊愕的样子,接着司徒枫的话,就要开口硬生生被銮尘歌打断!

銮尘歌开口,直视素颜,微笑:“司徒素颜,要想好怎么活下去,这样才有力气来报复我。”

报复?活下去?

那么,这些事都是真的?

司徒枫看道素颜苍白的脸色,冷言:“銮尘歌,我认识你这么多年,从未想过你会这么幼稚!”

“等等!”声音有些沙哑微低,却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素颜深吸一口气,半晌开口:“銮尘歌,我想我有权知道所有的始末,你也应该知道,我不是她。”

銮尘歌眸色幽深,淡淡道:“你不需要知道,就因为你不是她。”

“可是,现在,你却把我当成了她!”

“不是说要让我报复你吗?好啊,你说,你做错了什么,你对我做错了什么,我为什么要报复你?”

“理由!我需要理由!”

话说到最后有些歇斯底里的味道!

这一番对话倒是说的别人满头雾水,什么她?她是谁?怎么叫我不是她?

看着銮尘歌沉默不语的样子,素颜心里满满的全是苦涩,她的手轻轻地附上腹部,孩子,你看,不是妈妈不要你,而是,这里,真的没有你的容身之地,你的存在究竟能证明什么?

我的爱情?

一场充满阴谋与欺骗的爱情?

“哈哈哈哈哈……”

素颜笑了,像是开心的大笑,可是,笑声里面的苦涩又有谁能听得清楚,想得明白?

銮尘歌沉默,司徒枫疑惑,齐薇儿更是满头雾水。

半晌,素颜停止了笑容。

她转过头看向齐薇儿,笑着说:“你这个女孩子,真是单纯的可爱,不过,你是我见过的最勇敢的孩子,为了爱敢于付出头破血流也在所不惜,如果不是在这个时代,我和你,也许会是最好的朋友也说不定。”

齐薇儿更是不明白了,她这么说话是什么意思?

素颜转过头看向銮尘歌,那一眼像是深深地眷恋,还像是深深地……绝望。

“你不说,那我替你说好了。”

“我是西邪国皇帝的女儿,也就是杀害你母亲的凶手的女儿,对吗?”此言一出,让司徒枫胆战心惊,她怎么会……

“因为恨,因为你知道西邪国的皇帝最爱的女人是展贵妃,你命令銮域远从东琦带走展贵妃,并且和我成亲,统统是为了报复他。”

銮尘歌眸色不变,他看着素颜理智的脸庞,沉默不语。

素颜脸上突然出现一抹苍凉,语气疲惫:“銮尘歌,既然你已经娶了我,完完全全欺骗我不好吗?露出那么多的破绽,你分明是存心想要让我知道!”

“你还真是残忍。”

神色突然轻轻松松,她看向銮尘歌咧了咧嘴。

“不过,我决定原谅你了!”

话出口,銮尘歌原地不动,脸色微变,他看向素颜,眸色微闪。

“宣帝曾经说过一句话我未曾苟同,‘父债子偿’,现在我屈服了,你恨他害死了你的母妃,那么这笔债我来还!”

“所以,放过展贵妃,把她送到西邪国皇帝那里,可以吗?”

语气轻松,像是在谈天气,銮尘歌皱了皱眉,想要走上前来,却被素颜喝止。

“銮尘歌,你不要过来!”

轻笑:“銮尘歌,虽然我原谅了你,但是,并不能代表我会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眼神认真,她看着他笑,她的眼睛在笑,真的是在笑。

声音轻轻地,她微微抬手,捋了捋眼前飘散的头发,她的眼睛在火把的闪耀下显得更加明亮,澄澈。

没有人出声,他们屏住呼吸静静地听着她说话。

“銮尘歌,似乎这句话我没有认认真真的对你说过,现在,就在这里。”

“銮尘歌,我爱你。”

“你是我第一个爱的人,很爱很爱过的那个人。”

心脏在痛,血流不止,全身像是一个大锤狠狠的砸过,那样痛,那样痛……

又是……那样恨。

她的声音很轻却沙哑,她瘦小的身体在风中轻轻地抖了抖,她当着那么多的人面前对他说,她爱他,很爱很爱。

其实,他并不知道,她究竟有多爱他。

这样,也好……不知道,活着也许更轻松。

突然銮尘歌桃花眼一挑,轻功一使,就要飞到她的面前!

齐薇儿一声惊叫,身体被狠狠的推开!眼前白影一闪,身子倒在地上!

素颜推开了齐薇儿,跳下了悬崖!

她的身子像是羽毛,轻飘飘的,她的脸朝向悬崖上边,眼睛看向刚刚到达的銮尘歌,看到了銮尘歌满脸不敢置信隐隐约约还有这巨大的哀痛的样子,她的嘴角弯了弯,真好,还可以再见他一面。

她的身子消失在一片漆黑中。

他的手里只有她裙摆残留的一角,是他拉住她的时候从她身上拽下来的。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