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红素姬颜

第一百七十二节 过尽千帆皆不是(四十)

红素姬颜 懒懒百合 1927 2011-01-21 13:19:46

  话还未问出口,銮尘歌竟然撇下她一个人冲了出去,二话不说的和黑衣人撕杀了起来!

右手握着那当做是拐杖的木棍理所当然的撑了凶器,明明只是一根树枝,可是在他的手里俨然变成了比利剑还要锋利的武器。

诚然,銮尘歌武功极高,那一招一式个个都朝着重要的部位刺去,可是西厚的手下也都不是吃白饭的,虽然看起来銮尘歌对付他们游刃有余,可是素颜还是一眼就能看出他动作的牵强。

他身上有着伤,他还身中剧毒!

这岂不是乱来,他不要命了?

可是他不要命了关她什么事,找草药照顾他一个晚上已经是对他的仁至义尽,她完完全全不需要再为他做些什么,再说了,就连他自己都开口了让自己找准时机就逃走。

所以,她现在只要趁着他人不注意逃走就成了。

他的死活与她何干?

当素颜找出一根树枝想也没想就冲出去的时候,她就一直在心里骂着自己脑子有病没事找事,怎么就这么犯贱!

銮尘歌一手甩开一个黑衣人,转眼间就看见那个不知死活的小女人竟然学着自己拿着一把树枝冲了进来,当下变黑了一张脸,第一次用冷若冰霜忍无可忍的怒吼道:“你进来干什么!”

素颜那点小猫的招式岂是古代那些飞檐走壁,甩个手就像是原子弹般的功力所能抗衡的,她吃力的应对了一个又一个,小心翼翼的躲过一个又一个阴狠的招式,随即怒目横生,心里骂了一句还不是因为你,嘴上毫不留情的就顶了回去:“要你管!”

随后眼尖的看到他背后竟然有血迹透出了长袍,心知伤口肯定再次裂开了,当下心就一横,狠狠地出其不意的捅了一下不知是哪里冲过来的黑衣人,大声的怒道:“銮尘歌,你真是不知死活,老娘披星戴月的照顾了你一个晚上,好不容易从鬼门关把你拉回来,你可倒好简直是蔑视我的劳动成果!”

“我可告诉你,现在你这条烂命是我的,你想死那也得经过我的同意,你听清楚没有!”

说完刚想装一下大爷,就“啊”的一声叫了起来,险些的躲过一劫,那一声惨叫喊得銮尘歌忽然就肝颤悠,当下便分了心,身后的一个黑衣人瞅准时机狠狠地一剑从肩的顶部滑到腰处,那一剑可谓是又深又狠!

“唔!”銮尘歌一震,闷哼了一声,转过身就是一刀,树枝插、进了黑衣人的胸口!

“司徒素颜!”咬牙切齿,銮尘歌现在简直就想要冲上去狠狠地掐死那个该死的小女人!

素颜这厢自己都忙不过来,所以就没看到刚才那一幕,也没有看到銮尘歌整张脸没有一丝一毫的血色,后背的鲜血整整湿透了外皮的衣衫,顺着后背滴落到了地上,溅出了一处又一处的血花。

西厚在一旁冷观良久,坐下的马匹明显被主人的冷气惊吓住,焦躁不安的乱动着,这时看着素颜被黑衣人逼着步步向后退,终是忍耐不住腾身抓着一把剑飞到了素颜的眼前。

黑衣人见到主子都冲了上来,哪里还有继续赖着的理由,当下就转移了目标,所以场面就只剩下素颜和西厚。

“既然你的兴趣这样高,那本宫就陪你玩玩!”说完二话不说就提剑向素颜刺去!

素颜只得惊呼一声,然后挡住那来来势汹汹的长剑,随后咬着银牙问道:“西厚,你这是做什么,我分明没有伤害过你!”

岂料得到的只有西厚的冷哼,那冰冷的眼神犹如锐剑锋利的射向素颜:“你有没有伤害过本宫,不是需要你来判断的,选择权在本宫的身上!”

开口一个本宫,闭口一个本宫,西厚俨然是把自己当成了西邪的九皇子,身上哪里还有那个来自二十一世纪灵魂的于连的样子?

素颜一听立刻也火大了:“你总不能让我做个冤死鬼吧,你倒是说说看我怎么伤害你了!”

西厚看着她那张不甘愿的脸就停下了剑,嘴角的冷笑却依然挂在脸上:“好,今天我就让你死个明白!”

素颜气喘吁吁,对付这些古代人真的是耗费了她这一辈子的脑筋,体力也明显不支,但是输人最不能输的就是气势,立刻凶巴巴的回吼:“好啊,你倒是说个明白,我今天还就真的是好奇了,倒要看看你究竟是怎样颠倒黑白!”

西厚眼神突然就变得古怪,嘴唇动了动,却没说出一句。

素颜一个机灵,趁着这个时候就大吼了起来:“喂喂喂,停下来停下来,你们没听到你主子有话要说吗,都停手停手!”

黑衣人和銮尘歌正杀得天昏地暗,偶然听到了这话,都转过头听着指示。

西厚斜斜看了一眼紧张的盯着銮尘歌的素颜,那种神情……随后就闭了闭眼摆了摆手,黑衣人就停了手。

素颜那里还管其他,立刻冲到了銮尘歌的身旁,扶住了。

“怎么会有这么多的血?”素颜这下总算是看到了銮尘歌背后的伤口,当下又惊又慌。

銮尘歌忍着痛面露微笑,连眉毛都没有皱一下:“无事。”

这叫没有事?你快死了,嘴硬个毛啊!

素颜立刻就想骂人,这能怪谁,要怪就只能怪銮尘歌从来没有做过什么好事,惹怒了西厚,要怪就只能怪自己心太软,眼不见为净走就好了,管他死活!

看着銮尘歌脸上那摸怎么看怎么碍眼的贱笑,随后转过脸恶狠狠地怒道:“西厚你个臭小子,今天你要是说不明白,老娘就和你拼了!”

西厚丝毫没有把她的那点威胁放在眼里,他冷眼看着素颜,面上的笑容却越来越冷。

“从岩锡走过后,我曾回来找过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