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红素姬颜

第二百零三节 只缘情根深种(四)

红素姬颜 懒懒百合 1790 2011-02-06 11:06:54

  素颜不会知道,她这一次的毒发将銮尘歌的整个计划都打乱了,原本万无一失现在却出现了漏洞。

打草惊蛇!

丞相知道銮尘歌已经做好了准备,立刻下定了决心,提前行动,企图打銮尘歌一个措手不及!

丞相马上联络上了镇守皇城内外的将军马永贤,连同礼部尚书一起开始准备实施计划,可是他们绝对没有想到他们的皇上现在竟然是不在皇宫紧密的部署而是居住在皇城里一个不起眼的小角落里!

素颜吐完血昏了过去,銮尘歌就带着她来到了这里。

夏大夫是被人拖过来的,他当时还正在为患者诊脉,只见一青衣人闪身走进药房,再一转眼他被人带到了这里,从始至终他都没说上一句话!

“她怎么样了?”

夏大夫捋了捋花白的胡子,心里嘀咕着终于可以让我说上一句话了吗,淡淡的开口:“这位夫人身上的毒加重了……”

“她为什么会将吃进去的食物吐出来,又为什么会吐血?”

这么焦虑?夏大夫看了看那个一身贵气的公子开口道:“这位夫人只是气血攻心才会口吐鲜血,至于为什么会呕吐,那是因为她最近身心忧虑,肠胃经受不住了……”

“那就是她没事了?”

怎么又打断他的话?夏大夫刚刚点了点头,就听见那位贵公子道:“荆离,松大夫!”

夏大夫傻眼,等到反过神的时候人已经被“请出”去了,手里塞了一张银票。

*

荆离在一旁干着急,皱着眉思来想去还是鼓起了勇气走上前说道:“皇上,娘娘虽然身体虚弱但需要人照看,您可以加派人手在这里看护,可是皇上您不能再呆在这里了!”

“宰相他们已经开始行动了,您要是再不回去操持大局,这恐怕——”

銮尘歌瞥去警告意味的一眼,荆离闭上嘴巴。

素颜沉睡着,眉头微皱似是在梦里还被困扰着。

銮尘歌凝神,当下便作出决定,他要带着她走!

敛眉吩咐道:“荆离,给朕准备马匹,朕即刻出发!给老十四发信号,只要有情况就行动,一个都不要放过!”

“是!”

犹豫再三,銮尘歌这才缓过神,阴沉道:“荆意,立遗诏!”

*

銮律远接到信号的时候,他正怀里抱着美人欣赏着舞女的优美舞姿,嘴里喝着小酒好不惬意,接到下人的通知立刻摔了杯子,骂了一句就匆匆忙忙的套上衣服,吩咐下要准备的事宜。

他脚步匆匆的走进书房,到处翻终于找到了要用的东西,邪邪一笑,丹凤眼冒出寒光,随手揣进了衣襟内。

骑上快马,銮律远嘴角的冷笑就没停过,马蹄飞奔后面的士兵也紧随其后,唯恐跟丢了王爷,很快他们就到达了皇宫外,与把守宫门的丞相打了个对脸!

銮律远双眼一眯,蹦出冷光:

“把这群人给本王围住,一个都不许落下!”

安抚了一下焦躁的坐骑,冷笑:“丞相大人,好兴致啊,看来这皇位还真是什么样的人都想要,只不过怎么就没有人仔细掂量掂量自己究竟是几斤几两,完全自不量力!”

丞相齐思成骑着马匹慢悠悠的走出了重兵的把手处,也是冷笑着回应:“庆王爷,何为自不量力?古往今来成王败寇,只要今天赢家是老夫,明天这国号就可以改写了!”

銮律远眯了眯眼睛,懒散的一笑:“丞相似乎心有成竹!”

齐思成冷声道:“庆王爷,这江山老夫是要定了!老夫劝你识时务魏俊杰,不要和老夫作对,等到老夫登上了皇位,老夫自然是不会亏待你!”

銮律远一脸毫不在意:“废话少说!本王企是那种背信弃义之人!这天下现在还姓銮,轮不到你一个姓齐的在那胡言乱语!”

“丞相,本王劝你还是放下手中的刀,莫不是忘记了你的妹妹还有你唯一的女儿都在宫里吗?”

齐思成却胸有成竹:“这倒是不需王爷费心,她们很安全!”

“是吗?”銮律远不耐,不想接着废话大喝一声:“丞相老儿,本王看你年岁大了,还是在家颐养天年比较好!今天谁能活捉丞相,本王赏银万两!”

銮律远的人立刻红了眼和齐思成的人拼杀了起来,銮律远一只纹丝不动的骑着马站在一旁老神在在的盯着齐思成,心里却有着疑惑,难道说四哥还没有动手?

厮杀仍然继续,地上的尸体越来越多,惨叫声、厮杀声、怒吼声,听的人阵阵心惊,地上的血水汇成了一条小溪,浓厚的稠液打湿了尸体的衣襟,原本鲜血淋淋的场面变得血肉模糊!

齐思成的人越来越少,但是他却一点也不慌乱,嘴角的冷笑一只未曾退却!

銮律远眉宇间忽然一皱,不对劲!

果然,只是几分钟身后却突然尘土飞扬,马蹄声四起,大地震动,大批的军队赶来,为首的竟然是岩锡赫赫有名的将军,杨毅!

齐思成却是诡异的笑道:“庆王爷难道只认为齐某只会凭着这点兵力就敢造反吗?”

銮律远皱眉,阴森道:“丞相果然有一下子,连杨将军都能够拉拢!”

“庆王爷别来无恙!”

冷哼:“多亏杨将军惦记,本王身体健康得很呢!要是皇阿玛在这,不知他老人家会对杨将军此番作为抱以什么样的心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