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红素姬颜

第二百零六节 只缘情根深种(七)

红素姬颜 懒懒百合 1691 2011-02-08 09:03:25

  马车走了好久好久也没停下来。

素颜自从那天醒来后就再也没有一下子一睡好几天的情况,只是天天憋在马车里实在是闷得慌。

素颜没事找事,拉着銮尘歌聊天。

“喂!銮尘歌,这次我回到岩锡后,怎么没有见到马氏和姜氏?”

銮尘歌没少被她折腾,他皱着眉有些不耐。

“问这个干什么?”

“问问不行吗?”

銮尘歌发现,这个小女人最近有些难缠,越是对她和颜悦色她就越是无赖,总是缠着自己问东问西,不达目的不罢休!

“司徒素颜,你再问这些无聊的问题,朕就把你从这里扔出去!”

素颜根本就不信他说的话,小嘴一撇再接再厉的问道:“你封了她们什么妃号?贵妃?嫔妃?”

“朕发现你现在很闲,闲到整日的胡思乱想!”

分明是在转移话题!

“銮尘歌,你就不能老老实实的回答我的问题吗?”

銮尘歌懒得理她,接着手头的奏折接着看下去。

小女人不甘被人忽视,小拳头一握,掀开了被子爬向銮尘歌,虽然看不见好歹咱也听得见是不?凭着声音的方向总归是不会弄错的!

銮尘歌当然知道她在干嘛,依然秉着一个从一而终的态度:不理!

但是,他明显低估了素颜的决心——啪!奏折全部掉落到马车上,散落的四处都是。

好,她看不见,这点原谅她。

她拿着毛笔到处乱画,把一张好好的桌子画的乱七八糟,奏折上面也有着她的丰功伟绩——那可是大臣觐见的奏折,某地发洪水的重要事故,他还没有写批语呢!

强忍着掐死她的冲动,语气僵的不能再僵:“你究竟怎样才能老实下来。”

小女子终于得到了某人的注意力,内心正在欢呼雀跃,深知已经惹怒了那头狮子,拼命忍住上扬的嘴角:“你回答我的问题就行了!”

銮尘歌将毛笔随手甩在角落里,一把扯过素颜,惹得那个小女人阵阵惊呼:“你是不是故意的想要勾、引朕?明知道朕讨厌多舌的女人,甚至知道在你胡言乱语的时候朕喜欢用什么方式去堵住你的嘴。”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你绝对是有预谋的!”

这罪名可大了,素颜立刻否认:“你可是皇帝,万事讲求一个理字,没凭没据的休想诬赖好人!”

“跟你讲理那才是疯子!至于证据——朕造一个就是了!”

他霸道的欺上了她的唇,将她吻得晕晕乎乎,完全不知东西南北才罢休。

素颜颤抖的伸出手指向銮尘歌,气得简直快要疯了:“你这才叫做有预谋!”

銮尘歌有些意犹未尽的舔舔唇,魅惑的眼神能溺毙人,幸亏素颜看不见否则是会流口水的!

“马氏和姜氏,在朕登基的第一天就被朕废了。”

素颜非常想开口大骂,听到他这话硬是停住了,噎死在喉咙里。

“朕知道你想问什么,马氏和姜氏已经没有多余的利用价值,留在身边只能是祸害,只有废除别无他法。”

素颜像是吞了只苍蝇,一脸菜色,她一把推开銮尘歌的胸怀。

“她们到底是跟了你好几年的人,怎么能说废除就废除?”

“那你想朕怎么办?留着她们,然后安排眼线在朕的身边,时时刻刻监视着朕的动作?”

素颜现在非常想大声的反驳,可是,却硬是找不到任何一个理由,还可悲地发现,换做是她,她的选择和銮尘歌是一样的。

位居高位者,时刻提防的不仅仅是敌人。敌人的动作看得见,身边亲信的背叛却是会致命。

高处不胜寒。

素颜想了想,放松了一下神经才开口:“銮尘歌,似乎我从来没有和你讲过我在那个世界的事情,对吧?”

銮尘歌并没有为她转移话题感到丝毫的诧异,倒是她的这番话却引出了他的兴趣,他并没有开口询问,因为知道她会接着说下去。

素颜陷入了回忆,想起了高楼大厦,想起了飞机,想起了电视机,想起了电脑,一时间觉得那些东西遥远而又陌生。

“在我还很小的时候就有了记忆,我没有爸爸也没有妈妈,也就是父亲和母亲,只有一个哥哥。在我六岁的时候,哥哥就把我送进了一个训练杀手的地方,他告诉我等我学业有成的时候,他就会来接我回家。”

“只可惜,我等了一辈子也没有等到他,等到最后,有人告诉我,他为了权力已经把我卖给了杨氏企业,从此以后我真的就再也没见过他……”

“训练杀手的那个地方,真的可以算得上是地狱,到处都是血,随处可见尸体。那里的人只有一个信念,那就是活下去,只有活着才能有饭吃,只有活着才能看到第二天的太阳。亲情?友情?爱情?在那里这些都是废物,因为靠着这些是不可能活下去的。”

“更有可能,今天的朋友明天就是你手下的冤魂,你的亲人下一秒就是杀你的凶手,所以在那里你最好无情,或者——变得无情。”

銮尘歌将她的神情尽收眼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