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远古神话 蛊铃

忆·尘寰

蛊铃 何墨尘 1873 2011-04-10 16:23:56

  落叶萧潇,雨丝好像从未断过。

这场雨,也从没断过。

他的衣襟上早已落满,他依旧握着剑,只是指节因为过度用力,隐隐发白。

南渺就这样静静地悬浮在空中,强大的气流将他包裹住,竹叶被莫名的力量卷起,抛向一个根本没有边际的方向…

于是更多的叶子混杂着飘落,好像霰雪一样。

“今天怎么不杀?”沉默了很久,他才这样问。

无言的沉默,蝶燃,只是摇了摇头。

南渺向房子里张望了一圈,脸上的皱纹忽然有了些许笑意。

“因为是【她们】,而不是【他们】,对吗?”

蝶燃的眼中闪过一丝怒火,他低沉着嗓子

“不是。”

“哦?那为何我们蓝大少爷会一改先例、手下留情呢?”

“…”

“呵呵,蝶燃,你要知道,离那个诺言也只有一个月的期限了。但在这个月里,你要是不听我的,我杀了兮雪,照样不算反悔!”

“说!!!”南渺忽然一脸杀气,他知道眼前的这个男子一旦脱离了自己的预算,那将是…

蝶燃眼中的痛苦像一把死火,烧的连旁观者都心疼。

他并没有回答,反而问了一句“雨婷,是谁?”

南渺仿佛晴天霹雳一样抖动了一下,他掩盖不住自己颤抖的声音:“你怎么…谁告诉你的!?”

蝶燃眼中已经完全是一片迷茫了“我也不知道…我…刚刚拔剑的时候准备杀了她们,可是她…她…那个…”

“我也说不清,反正看到她的那一眼,好像有一个声音,”

“有一个异常熟悉的声音在那儿喊…

雨婷雨婷雨婷雨婷……

声音,真的很熟悉,熟悉地…

声音也很伤心,雨婷雨婷雨婷雨婷…

告诉我,雨婷到底是谁,

那个声音,又到底是谁?”

一丝疯狂,从他的眸子里泄露出来。

他忽然跳跃起来,好像想要凌空跳起抓住什么一样,但是他忘记了自己的手筋脚筋早已被挑断了,于是又重重地落了下来…

南渺知道,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

那是萧遐的记忆,那是他的雨婷。

他回过头来,看着屋内兀自呼吸着的溯茗,她的眉头微微蹙着,好像有一段心结未解一样。

一个本该阳光一般活泼的面孔,

一个仿佛受惊就会跃入林间的小鹿,

一个好像和名字一样从出生开始就和悲伤紧紧绑住了女孩子。

雨婷,雨婷雨婷雨婷雨婷…

难道封印,真的有用吗?

自己尽了最大的努力,施用了苗疆被看成禁忌的蛊术将萧遐层层封印在蝶燃心中的最底层。

几乎断绝的最底层,

可是当他再次看到这份面容时,依旧像折断的落叶一样,

渗透出新鲜的汁液,

好像昨天一样。

萧遐啊萧遐,你,终究还是醒来了…

难道时光真的是不可逆转的吗?自己耗费了多少心血将他从一个遥远的时间召唤回来,又劳费苦心地封住他这缕单魂,但是时光的河流依旧是如期流淌,汇聚成一条淡淡的、铿锵的流…

南渺眯起了眼睛,他决定,最后试一试。

指尖忽而亮起了淡淡萤火,血红色的光芒亮起的时候,天地间一片肃杀,乌云仿佛忽然加重,四面都响起了一阵昆虫振翅的沙沙声…

他不相信,就算自己封印不住,那毁灭掉,也并不是个难事。

蛊术的强大与残忍,正是它被禁止的原因。

蝶燃的胸前忽然裂开了数以千计的细微伤痕,无数条血丝好像河水一般纵横交错地沁了出来,他的面容扭曲起来…

仿佛有千万条蛊虫在咬噬他的心脏,蝶燃现在只求速死,课时手,却连剑都握不住了…

南渺的眸子中掠过一丝浓浓的悲伤…

“蝶燃,不要怪我…”

血,从蝶燃的七窍中缓缓流出时,早已是粘稠的黑色…

蝶燃虚弱地倒在一旁,刚刚的一切,就好像梦一样。

不知何时从自己胸膛前冉冉升起的一个怪异的从没有见过的金色的旋转地“卍”字符号,庄严地涨大了好几倍,仿佛自己和南渺间的一条鸿沟…

随后胸中千丝万缕的痛苦,仿佛一道剜心的锥,眼前一黑,就此晕倒…

天空中的乌云好像裂开了无数条裂口,美丽到虚幻的黄金彩霞从缝隙里流淌,瞬间将浓墨般的乌云染成纯粹的琉璃色…

—变大地黄金琉璃…

不知是否风的声音,天地间忽然响起…

淡淡的吟唱,却使人仿佛记得,这是天地间,惟一的声音…

“拿摩惹纳达,拉雅雅纳摩阿里雅…

佳纳萨嘎拉,贝勒佳纳尤哈拉佳雅…”

……

“桑雅嗓布达雅拿摩萨噜哇,

达他嘎提呗,阿拉哈达呗…”

依旧是缓缓升起的一个轮状物,似乎宣告着天地的伊始般至高无上…

南渺的眼中充满了恐惧,这到底是什么???

除了蛊铃,难道世间还有破这蛊阵的方法吗?

刚刚驾驭的金蚕蛊,竟好像在瞬间,消失殆尽了,

他的体内,却好像被唤醒了一样…

一套完全与蓝家剑诀不同的灵力脉象,忽然平稳而流畅地布了下来。

具有压倒性优势的新的魂灵,

南渺知道恐怕是苗疆任何一个鬼师都束手无策的‘神灵’了…

萧遐,这到底是什么???

萧遐,为什么????????!!!

我不会失败!!!!!

巨大的**依旧转动着,那枚稀奇古怪的耀眼的“十”字却愈加地明显起来。

蝶燃不知何时醒来的,但真正使南渺胆寒的,确是蝶燃嘴角挂着的笑!

笑有很多种,苦笑、冷笑、皮笑肉不笑,但是此刻在南渺心中,这些统统加起来,都没有蝶燃的笑容可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