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远古神话 蛊铃

忆尘谣

蛊铃 何墨尘 2083 2011-08-03 09:22:36

  当很多很多的事实暴露在阳光下的时候,我们会感到很疼。

因为我们付出了如此多的代价,却只能看到预期中最坏的打算。

就像此刻的溯茗,默默地撕心裂肺着一样。

“你放心,我一定会帮你找到她的…我要你开心就够了…”

一滴咸咸的眼泪,滴在蝶燃因高烧而通红的面颊上,娇艳欲滴…

还记得那日…

“二弟…你看那个灯,好漂亮…”

“嗯”

“二弟…你看那座桥,好漂亮…”

“嗯”

“二弟…”

他终于忍不住了,一下将姣儿拽到没人的桥下,微冷的河水将粼粼波光搅在他们身上,一股淡淡的水腥味扑鼻而来。

“你干嘛~好痛~”

“姣儿…”刚刚说出口,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他敢这样直接这样叫她。

“啊…?”姣儿也明显被吓了一跳,呆呆地看着他。

风,好像也尴尬地停住了,只有她腰间的铃铛,熟悉地轻曳着,散发出阵阵沁人心脾的爽朗铃声。

温柔而妩媚,摄魄而清凉。

千叶握剑的手上暴起了青筋,他的眼泪大颗大颗地滴落在地砖上,打湿了那副仕女图像…

他终于觉得,躲避不是办法了。

他知道,只有解决,才能有所出路。

自己毕竟来自21世纪呢,就是不一样。

他这样想着,苦涩地摇了摇头。

眼前的女子依旧楚楚动人,她熟睡的侧脸看上去很温柔,很天真啊。

他就这样痴痴地看着她,将手边的枯枝折成两截,投到火中去了…

天地,一片肃杀的凄凉。

“告诉我!!!你是被逼的,你不爱他!!!”

“你疯了啊…别这么大声,你干什么啊?”

“我要带你走…带你走…”

“你真的疯了啊,放开我~不要~”

“自从我看见你的那一刻起,我就疯了啊…”千叶低低地呢喃了一句,他缓缓弯下腰来,捡起了地上的那副画卷。

往事如歌,人生几何?

“不,我喜欢的是你哥哥,你放手啊。”很明显,她生气了。

“我要回去了,你给我让开啊~”她急躁地跺了跺脚。

“不!”

若是他真的拥有预见能力,不知道他还会不会做出这个惊人的决定,去换取那个惊人的代价!

他的出手,迅如闪电。

瞬间她的奇经八脉就被死死封住,眼泪不争气地流了下来,她涨红的脸就这样对着千叶,玻璃球一样的大眼睛里全是令人心疼的委屈。

“我不要,我不要!”这是自己决绝的声音。

这是自己,第一次这么坚决地说不字。

这就是你给我的结局吗,姣儿?

翲香红烛,纱帘玉坠,却只有蓝渺一个人。

是啊,他是那么年轻,那么有活力。

他有那么多时间去陪你,他没有家族的事业,他是没有负担的啊…

而我呢…只有无奈…

“爹,娘。孩儿不孝,没有约束好弟弟,孩儿愿将功折罪,将弟弟领会,还望爹娘成全。”

蓝渺,纵使未婚的妻子与自己的亲弟弟杳无踪迹,他也一如既往的沉稳而大气。

他是蓝府下一届的继承者,这一点早已无容置疑。他的气质、他的涵养和计略,早已是纵横无敌!

但此刻的他却缺少一个答案,他要知道这个答案。

一定要知道。

马作的卢飞快,他已经三天三夜没有停下了,他一直在赶路。

他一直在追,追自己的答案。

到底是皇天不负有心人,还是皇天爱负苦心人呢,没有人知道。

他追上了两人,却发现他们一前一后地纵马缓行,多么惬意啊…

他迟钝了,他怕那个结果,哪怕是真的!

但是她并没有回头,依然纵马行着,好像他不存在一样。

只有千叶回过头“哥,你还看不出来吗?”

“哥,放手吧。她是我的了。”

“哥,放手吧。她爱的是我呢…”

他停下了,一边是自己最疼爱的弟弟,一边,是一段逝去的情愫。

天平,早已倾斜了吧,他想…

却并不知道马上的她在心里一遍遍地重复着“不是的,不是的!!!”

没有人听到,没有人看到。

她的泪水早已沾湿了马鞍,她的脸憋得通红。

但是没有人看见,因为她背对着他,因为她,被封住了所有的经络大穴…

“渺,救我…”是多么无力的求救啊。

可是谁都不知道,这一别,竟要过多少岁月?

也许此生不见!

蓝渺默默地掉转了马头,他向着相反的方向启程。

他失败了,只能回去。

回到那个庞大的笼子中去。

只能告别了最爱的姣儿,却是再也不会再爱自己的姣儿了。

憋得通红的双眼。

“不能流泪,不能流泪…”

他就这样硬憋着,与姣儿越行越远…

看着大哥走去了很久,千叶才开始追赶姣儿。

也是走了很远,千叶才跟上,却只能看见她的泪眼。

默默地接过缰绳,他忽然迷失了,自己究竟是对,是错?

“你醒了啊?”重航低下头,看了看眼前的女孩儿。

“是你!!!”她发出了一声好像猫被踩到尾巴的声音来。“你还想干什么!!!”

重航:“别起得太猛,就这样躺在林子里面,一大早起来血脉不和啊,还动?”

破晓:“你管我!”

重航:“别跟吃了枪子一样的啊,我是找你有事的。”

破晓:“…”

重航:“那个男的,叫什么来着,就是那个哗啦就结个网的那个,跟蜘蛛侠似的那个叫…?”

破晓:“你管!!!”

破晓:“你是不是杀了他,你说啊!!!”带了点歇斯底里。

重航:“是。”

没有顾及到她快晕过去的状态,他相当平静…

重航:“你跟我走,我带你去帮他复活过来…”

重航:“走啊。”依旧是平和地声音。

“真的?”是她将信将疑的声音。

他看了看她脸上刚刚滑落的眼泪,和一脸的天真,感到了一点撕心裂肺的疼。

“厄姆…”他将袖子挥了挥,然后缓慢地走开了。

他相信她看了以后会跟上来的。

破晓看着石壁惊呆了,

光滑的石壁上开满了传说中才有的灵葩,每一朵盘旋着黯然紫气的花朵上尽是翩翩起舞的女子。

细看时,却是一个个足以以假乱真的自己呢…

“天哪~~~”

有谁可以知道结局呢?

也许只有腰间的铃铛,知道结局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