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远古神话 蛊铃

散落桃殇

蛊铃 何墨尘 2226 2011-07-26 17:35:57

  世界上真的有对错吗?

不,我从不这样认为。

正确的,总会有缺点;错误的,也并不是没有优点的。

就像此刻的空空祭台上,徒留下一个人的身影。

“你知道吗…”还是千叶的声音。

有太多太多的话憋在心里,有太多太多的秘密无法宣泄。

又太多太多的时间中,存在。

于是记忆,就像溃堤的湖水,倾斜了出来。

反正小天已是个死人,死人,是不会泄露秘密的。

“你知道吗…那个孩子,不是我的啊…”

“那是…那是大哥的亲生骨肉啊…”

“大哥,才是姣儿喜欢的人呢…”

“呵呵,你还不知道吧,其实那个南渺,就是我大哥蓝渺啊…”

有很多秘密选择了沉睡,也有不少,选择了苏醒。

周身,是暖和的光彩。

这儿,是天国吗?

周围的花,姹紫嫣红地竞相开放,装点得,瑶池一般。

破晓简直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景色,

这儿,就是仙界吧。

他坐在高高的山崖上看着下面的女孩子,冰冷的面具上没有一丝一毫的表情。

“那就让花开吧。”他就是这样对冰冷地悬崖说的,

于是盛开了一片无涯的花海…

又有谁知道,冰冷的面具后,又是怎样的温柔的色彩呢?

她的笑容忽然怔住了,因为她忽然想起了他。

忽然记起了那个少年,那个执着的大男孩。

那个一次次失败了就立刻站起来的大男孩…

她还记得那个寒冷的海边,她还记得那个用眼泪为自己磊出了幸福诺言的男孩。

她还记得他,她忘不了他。

一滴眼泪,就这样滑下了。

浇灌出更为炫漫的花。

“不要…不要伤心”他努力地克制住自己的情感,可是没有用,情愫依旧一丝一丝地流淌出来了。

他完完全全地知道她在想什么,他甚至可以知道世上任何一个人在想什么,他像神一般,不,他超越了神的存在。

他看见那暗色的布景中海浪的重叠,他看见了那个水晶版玲珑剔透的网。

他看见她依偎在那人的怀里,他看见…

“不!——”克制的长啸像九天雷动,响彻四野!

地上的花朵刹那枯萎,天空中的阴霾里传来雷声阵阵…

“不好!”他知道不能轻易变动自己的稳定情感,否则…

山川开始咧开一道道深深的沟壑…

他不得不隐遁了,他不想危害到这个脆弱到不堪一击的人界。

他去了另一个结界,在这个由他组阁的结界中,只有满满雪原,荒凉而悲哀…

“为什么!!!”他终于控制不住自己,大团的雪花被席地吹起,撕裂成碎片…

“咳~”又是血。

溯茗手忙脚乱地帮床榻上的蝶燃擦拭着嘴角的鲜血。

自从那日回来,就一直不见好转…

他的面色红润而鲜艳,泛出好看的色彩…

有那么点,蛊惑的味道呢…

她犹豫了一下,看着渐渐安定下的蝶燃,颤抖着,将手指再次贴在他耳根的部位。

有一个问题她放不下,她一定要知道那个答案。

温柔而倔强的风铃草从她手指间缓缓出现…

冰封了百年的爱恋,竟然像河水一样欢畅地流淌了出来…

没有人知道是谁在石壁上挂上了这幅肖像,千叶也是刚刚看见。

画上的女子婀娜多姿,她的脸拥有着说不出的好看。

在她面前,甜美、温柔、清秀甚至野性也只不过是片面的一个微不足道的词藻罢了。

只因为,她的一颦一笑,都是那么…那么带着蛊惑的。

最直接的柔媚,最直接的蛊惑。

画像上的她紧蹙眉头,现出那一丝不耐烦,可就是那微颦的眉头,也是千娇百媚的蛊惑呢…

原来小天就是天天对着这张冷冰冰的脸,度过了那么长的岁月。

他的姣儿,就这样不耐烦地看了他一辈子。

自真正的生,到真正的死。

他都是笑着,看着这幅不屑的画的。

记忆立刻被抽走了一大块,痛苦立刻漫了上来。

“我们一起去找他好不好…”

“不行。”

“帮帮忙啦…你们兄弟…”

“不行。”

“那你告诉我怎么去找他…这总可以了吧?”她倔强的样子,在夕阳中着实可爱。

在无数遍‘太清静心诀’的作用下,他发现自己还是不能够静下心来平淡地看着她。

自从大哥去川东进了一批货回来以后,自己就天天被这个女子缠地脱不开身子了。

“不要啦…”他终于绷不住了,苦着一张脸看着她“大哥现在很忙…别去…嗯?”

“扑哧~”她的笑声像银铃一样清脆悦耳,好听到极致。

也许,这就叫天籁吧…

“这儿闷都闷死了,陪我出去走走啊…”她的笑容总是让自己面红耳赤。

“额…爹娘已经帮你们择好吉日了…这个…恐怕…”

“恐怕什么啊,哼,不理你了…”但是隔了一小会儿她就恢复到原先的笑靥了,两个酒窝里酝酿着不小的阴谋。

“那…你又怎么可以进我的房间里面来呢,我可是…嗯…你的大嫂呢…”她眼睛里弥散着动人心魄的光彩,轻轻转过身来的时候,有铃铛清响的声音。

“就一小会儿,一小会儿…”她可怜巴巴地望着他“我绝对不会惹麻烦的…唔…帮我…”

谁,又能拒绝呢?

千叶的嘴角忽然笑起来,他白色的胡须乱颤着,掺和了多少的甜苦味道,应该没有人知道吧…

于是两个人影就十分笨拙的从高高的围墙上翻下来…

“啊~”她轻呼了一声。

“怎么了?”是他焦急的问询。

蓝府的华灯刚刚点起,天色还并不是很暗。

“没什么,手…呵呵,一不小心划破了。”

“你啊…”是停顿住的心疼。

“快走…”他低低地唤了一声,远处一个人影缓缓像这边走过来。

蓝渺看到的,是他白素的翩翩衣角,一闪而过。

“你啊,就是长不大…”作为长子,自己有挑不完的重担。

他苦笑着悄悄推开窗子,这么久,她一定会很无聊吧。

以她的个性,呵呵。

轻轻唤了声“姣儿…”

时间是世界上最美丽的毒药,一杯下去,就足够你将后悔放大千万倍慢慢品尝呢…

一行泪珠,从溯茗白皙的脸颊上滑了下去,她的眉,蹙得愈紧了呢。

原来是这个女子啊…

她叫…雨婷吗?

她确实好美啊,好漂亮好漂亮。

溯茗的双眼忽然定住了…

她的眉…是皱着的,

刚刚在他的梦境中,无论怎么样,她的眉都是皱着的…

这就是他,看中自己的原因吗?

这就是他为何一直喊自己雨婷的原因吗?

天…原来自己不过是个替代品罢了。

是一个女子的替代品罢了。

当所有的事实都暴露在阳光下的时候,原来也是会腐烂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