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倦寻芳

佳期误,风雨杳如年(十)

倦寻芳 寂月皎皎 1041 2009-08-26 15:33:47

  薄醉的三哥,那举手抬足的绝世风韵,连府中最漂亮的女子也及不上。



但萧宝溶又似没醉。



萧彦兵马才过,他的眸子便已清明如水,却凝着微寒的冰质。



“走吧,阿墨。该咱们出手了。”



他抬手,将酒盏掷出,当啷一声落在地面,碎成千百片。



“出手?”我不解。



萧宝溶淡淡笑道:“吴鑫这老贼总在牺牲他人,这一回,也该他们牺牲了吧?”



他的言语狠厉,但语调极平静,眉目更是安谧,仿若说的只是寻常吟的一首诗,论的一句禅,甚至带了依约的萧索。



其实我的三哥不该和这些事沾惹上。



正如我也不该沾惹这些事一般。



但我却冷笑道:“三哥,还有吴皇后,以及太子。光只吴鑫倒了,吴皇后和太子日后反扑,第一个倒霉的,便是我和三哥。”



萧宝溶背着手,天青色的袍袖无声垂落,眼底若有风云变幻。许久,他才道:“阿墨,吴皇后和太子背后,是永兴帝。这样的混乱局势,若是动摇了太子之位,引得人心惶惶,民心不定,永兴帝更加势孤力单,怕影响了大齐国势。翦除吴后羽翼,我们便有的是机会,不用急着对付吴后。”



“可我不甘心!”我紧攥起拳,在牺牲我换回她儿子时,吴皇后还能那样无耻地狠狠打着我耳光,让使臣不顾我的生死凌虐我,在魏帝面前栽污于我,让我受到那样的羞辱……



我怎能甘心?



萧宝溶默默携住我的手,低声道:“那……咱们再看机会吧!”



他轻轻飘过的眼神如天边的云絮,柔柔的,软软的,宠纵地将我包围,让我不觉地更是委屈,伏到他的肩头呜呜地哭。



萧宝溶怜惜地抚着我的发,愧疚无奈的叹息,如游丝般萦在耳边。



或者,萧宝溶说得有理,一下子翦除太子和吴相一系,永兴帝会地位不稳。



可这样一个不顾我生死的哥哥,地位不稳与我何干?



他如此庸懦无能,大齐由他治理,还远不如由萧宝溶来治理妥当。



萧宝溶携着我下楼时,我这样想着,有一刹那被自己的念头惊住。



可萧宝溶来当大齐皇帝,又有何不可?



论才学,论胆识,论御下有方,我这三哥不知比永兴帝强多少倍,连父亲明帝在位时都曾动过这念头。



永兴帝唯一比萧宝溶占优势的,就是他乃正宫所出,才受到了那不得废嫡立庶的破祖制保护。



这样的祖制,也该废除才是。



回到惠王府时,我径去见端木欢颜。



端木欢颜正在抚琴,低低吟诵:“堪笑一场颠倒梦,元来恰似浮云……”



“先生,我想知道,古往今来,最快令皇后太子被废的方法是什么?”我打断了他的隐逸情思,问的很直接。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