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倦寻芳

箫初静,还报夜来风(三)

倦寻芳 寂月皎皎 952 2014-04-21 17:57:03

  吴皇后一身素色单衣倚于门闾,满脸赤红,正惊疑不定地望着唐寂递向永兴帝的东西,然后又疑惑望向畏缩站另一侧门边的宫女月婵。



可惜她这位贴身宫女此时已六神无主地四处张望,并不与她对视,更无法猜问事情缘由。



唐寂小心翼翼将手中拎的一只小小包裹递给内侍。



内侍接过,解开一望,立刻变了脸色,跪下身呈给永兴帝。



永兴帝抓起一只烧掉一半衣物的木制偶人,看着那偶人头顶钉的几根针,眼皮连跳了几下,仿佛给烫了了一般,迅速又扔回包裹。



我好奇地走过去,从那堆形状怪异的木剑、朱砂符纸等物中拿出木头偶人,晃着偶人的头,问道:“这是什么东西?头上干嘛扎着针?”



话未了,已听萧宝溶厉声喝道:“放下!”



我一惊,偶人顿时从手中跌落,重重摔到泥金云纹砖上,惊魂不定望向永兴帝和萧宝溶。



永兴帝吸一口气,痛苦地用手撑住头,显然又犯了头风病了。



唐寂已从容回道:“偶人上的生辰八字已经给烧了一半,看不清晰,但生辰……似与皇上的有些相象。臣得报,不敢隐瞒,所以立刻带了这些东西和这宫女来禀知皇上。”



话未了,吴皇后忽然一阵风卷了进来,尖叫道:“你们诬陷!你们嫁祸本宫!来人,来人,把这死胖子拉出去乱棍打死!”



内侍面面相觑,虽是上前了一步,到底不敢如当时对我那般如狼似虎,只小心地查探着永兴帝的脸色。



吴皇后对唐寂虽是泼辣,却不敢对永兴帝不敬,屈着双膝跪到永兴帝跟前,泣泗交流:“皇上,臣妾与皇上少年结发,到如今已有十八载,还要受这等冤屈!皇上要为臣妾做主!”



永兴帝似乎头更疼了,给吴皇后拉扯着,终于忍不住怒道:“你闭嘴!若不是你做的,谁也冤枉不了你!朕还没死呢,你哭给谁看?”



我走上前,窥伺着吴皇后脸色,拖长了声调柔声劝道:“是啊,皇后娘娘位列中宫,母仪天下,可万不能让人看笑话啊!”



我自己都不敢相信,到了这么一刻,我居然还能用这么温柔关切的声音和她说话。也许我在魏营一个多月,别的没学全,演戏的本领倒是无师自通,大有进益。



吴皇后明知我居心不良,蓄意报复,一定能从我的话语中听出嘲讽讥笑之意,气怒地一巴掌向我面门打来。



我不闪不避,受了她一记,惊叫一声,捂着脸跌倒在地上。



萧宝溶袍袖挥动,清淡人影迅速飘过来,扶住我低问:“没事吧?”



他的话语虽是关切,一双瞳仁却是清寂,隐见怪责和无奈。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