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倦寻芳

箫初静,还报夜来风(五)

倦寻芳 寂月皎皎 1106 2014-04-21 17:57:03

  他虽是我侄子,却只比我小了四五个月,寻常家宴上我曾经见过他很多次,虽说不上好感,倒也从未与这个大齐未来国君有过嫌隙,甚至还比其他那些兄弟叔侄要亲近些。



对于他失望责难的眼神,我莫名地有些心虚,忙挺一挺胸,噙一抹笑意,凑到他耳边,低低道:“太子殿下,我帮你的已经够多了。如果不是你的好母后好外公将我捆了送到魏帝的床上,你现在还在魏营呢!”



萧康如给针扎了一下般身躯一震,眼底说不出的惊怒芜乱,终于头一低,垂下素袖,与我擦肩而过,瘦瘦的背影竟是一片苍凉如雪,与他稚气尚存的面庞极不相称。



我突然便想起,我在魏营一味承顺,玲珑应对,又算是拓跋轲的女人,尚且受人白眼,倍觉屈辱,他以受俘的敌国太子被困魏营,又曾受过怎样的凌辱和践踏?



看他的神情,似乎并不知他父母将我送给魏帝才换了他回来?





这日和萧宝溶一起陪侍在永兴帝身畔,待他服了药,睡得安稳了,方才回到惠王府中。



一路萧宝溶俱是无话,沉静的面容看不出任何的悲喜怒怨,回府后径将我送入书宜院,竟不曾多置一词,便要转身离开。



他愈是如此,我愈觉心虚,忙一把捉了他的衣袖,低低地问他:“三哥,你……你不怪我吧?”



萧宝溶抬起他抚惯琴执惯笔的手,轻轻揉了揉我的髻,那双形状好看的眼眸,不出意外地蒙着让人看不清晰的雾气。



“以后再做这种行险的事,告诉我一声。”



他云淡风轻地飘出这么一句,无奈般叹了口气,转身离去,散下的黑发被夜风吹得一缕一缕荡漾,月白的纱袍轻薄如烟,转眼都销融在层层浸满的黑暗中,只有淡淡的杜蘅清气还隐隐地萦在鼻尖。



他并没有怪我。



可我为什么宁愿他责备我一番,或者表现出他的不高兴呢?



回到房中,我郁闷了好一会儿,才算悟过来。



若是放在以前,我闯出祸事,或者私下做了令他不悦的事,他一定会告诉我,他不高兴,他不喜欢我这么做,直到我笑嘻嘻和他撒娇道歉,他才会回复他那温和柔润的笑脸。



我设计陷害皇后,甚至连太子都免不了受牵连,那么天大的事情都不曾和他商议,他再宠纵我,也没理由这等平静,甚至半句责备也没有。



三哥他,似乎有点不对劲?



难道,是一连串的事端,真的让他累了,连对我也懒得多说,懒得多理了?



忽然发现,我很怀念他以往被我逼得丢开书本长吁短叹的时光。



本以为逃回江南,我的一切都会回复原来的模样。



原来到底回不来了。不论是我,还是萧宝溶,都不得不接受所有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改变。



==================



读者:无良某皎啊,更得太慢啦!

某皎:最近忙着造水雷呢!

读者:造水雷干嘛?

某皎:把潜水不留言的亲们全给炸上来!

读者:啊?

某皎:再把看了文不收藏的亲全给炸飞~~

(坏皎最近很有暴力倾向,啊哈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