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倦寻芳

箫初静,还报夜来风(一)

倦寻芳 寂月皎皎 996 2014-04-21 17:57:03

  端木欢颜说过,居高位者疑心最重,他们相信自己的头脑,更甚于相信身边人的话语。



所有的细节都是真实,可以找到很多人来证实的真实,只有最重要的那句是谎言,却是可以用细节来印证的谎言。



当谎言可以让他们在心里和细节相印证,便不会是谎言了。



我的话说完时,殿中的空气很沉闷,四面的冰块,也无法驱走半丝从门窗罅隙间传入的暑气。



萧宝溶深黑的眼底,如在阳光下流转变幻的水晶,很清澈,又偏在折射着外界的光线,让人看不清水晶之下隐藏的神色。



许久,他才勉强笑了一笑,柔声道:“阿墨,吴德不过是吓唬你。皇兄春秋正盛,魏军一时无力再犯江南。就凭他吴家那点能耐,还能换了这江南之主不成?此事不许多说。”



我不去看永兴帝故作平静的眼神,懂事地应了一声,继续坐到一边,催着宫女给我剥荔枝,无忧无虑地品评起今年荔枝的好坏来。



永兴帝透过窗纱,盯着殿外那对身形摇摇欲坠的母子,皱了皱眉,鼻尖上满是密密的汗珠。



萧宝溶苦恼地用指尖按住自己的额角,低声道:“皇兄,不用想太多,只要吴鑫罢了相,吴家休想再掀起风波来。”



永兴帝浑浊的眼睛也有凌锐的光芒闪过:“三弟,你真的确认,吴德敢那般放肆,只是因为吴鑫为相么?”



还为他们吴家有个当太子的外孙,我心中替萧宝溶说着。



可萧宝溶并没有回答,退开两步,微笑道:“皇兄,这天闷热得很,臣弟给皇兄弹上一支曲子清清心神吧!”



永兴帝似要扬手阻止,萧宝溶已退到一边的琴架旁,静静坐下,流水般薄凉的纱袖轻轻甩动,拖曳于乌木琴案上,修长的手指如玉雕冰琢,只在搭住素弦的一刹那,便将清凉安谧的气韵挥洒而出。



再多的冰块,也不如那指尖微颤抖出的一缕清音,更让人心静神宁,如端坐于月光之下,凉风习习,忘了酷暑,忘了炎热,也忘了满怀的功利和纷争。



我早搁下手,不再取食荔枝,悄悄倚到琴案边痴坐听琴;永兴帝轻缓地走回榻前,倚卧于冰簟之上,仍似烦燥不安,手指却轻轻敲在榻上,应和着寒潭幽泉般寂寥而清澈的节拍。



其实只是一曲很普通的《杏花雪》,只是在萧宝溶那等绝俗的心境和琴艺弹出,落花漫淡时里,有春日的留连,有落花的感慨,还有质如冰雪的优雅和清冷……



正听得出神之际,殿外忽然嘈杂。



竟是吴皇后和男子争吵的声音。



永兴帝皱眉,萧宝溶显然立时也分了神,竟连连拂错了弦,只得停住,疑惑望向永兴帝。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