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妃子太嚣张【大结局】

第七十八章 错身而过

妃子太嚣张【大结局】 凤恋玉 2377 2010-03-12 21:16:50

  



“王妃之所以没出城,只是为了等本王回来,我们先去喜悦酒楼找暗影的弟弟夜影,王妃一定有留线索给他。”



廷焰力持镇定自己慌乱狂跳的心,自我安抚地分析说。



“好的!王爷!”



之后主仆两人相皆又快马加鞭地疾往喜悦酒楼飞驰而去。



然而就在他的一念之差间,而让他错过了与他小妃子能相守一起的大好时机,若他坚持再镇静细密的斟酌的思量一番地等到天亮就能等到那即将到城门准备往金磷国而逃的小妃子璇儿。



可惜天公不作美就喜欢捉弄他,在他前脚走后不久,最先来到城门的也是他最料想不到的死对头二殿下祥裕,也因时差相错间,两人都没见着对方的面,勉去了仇人相见分外眼红的开打,也算为两方都节省了不必要的时间与麻烦。



二殿下紧密地思量许久,翻来覆去最后决定在这城门外等待终将会逃出凤艳国的璇儿,。因而来此城门等待,并不为将她留在身边,只为了想见她最后的娇颜一面,同时为她亲自打开城门帮她离开凤艳国。



因多年的父子情宜,他很清楚地知道皇上爹爹是决不可能放弃她,所以她能走的路只有离开凤艳国,逃往另的国家。



即使这是他不愿意让她离开,但也莫可奈何,只要皇上爹爹还是本国储君的一天,她就危险一天,只要她离开危险到了安全的地方,他将会为她别无他除去危险,然后不论她到哪个天涯海角的边际,他都会将找回来,终于一生也不悔。



正当他骑着快马来到大开的城门,脸色霎时间闪过异样之色,惊疑不定地想下马询问紧守城门的护卫,这城门是在何时找开之时,身边缓缓走过异族的贵族防使马车,坐在前头的是一脸懒懒邪邪的贵气年轻王爷,却给人一种风流花花大少之感。



只见他一边打着哈欠一边喃喃地自说自话:“哎!这城门可开啦!这凤艳国皇上找到谣言所说的绝色小公主啦,本王爷明天一定得进宫里见见才行,不然就白虚此行了。小九,先到城里找间客栈,让本王先洗去这一身风尘滚滚的尘沙,得一身轻爽地才好去见那美娃儿公主!”



“是!王爷!”叫小九的仆人应诺着。



因这兀突的话,打消了二殿下要询问守城门的侍卫的念头,难道这门是皇上爹爹要人打开的?他找到璇儿了?所以才会把城门打开?……



异国王爷的车队走后不远,远远的前头行来清绝倌馆的马车,招牌自然就没打上清绝倌馆四个字。

看上去只是普通的富家子弟的马车。



车厢里坐着的自然就是信天、璇儿、暗影三人。马车正以不快不慢的速度行驶着,以防赶太快引起官兵们的则目,所以现在的速度是刚刚好,并不会让人感觉好奇则目。



就在两队马车行至快擦身而过时,那异族王爷也许实在也无聊过头就随手把玩起手中飞扇来,呼啦一下,稍加运些内力至力度上,将扇子掷出,又呼呼有声的扇子自动飞回了他的手中。



一次呼啦一下又飞出就好似在玩掷飞标一样的那扇子所掷之处都带些房砖石灰屑屑的回赠品到扇面上,好不整齐。看去就像拿扇子当托盘去盛墙上掉下的砖瓦粉末细屑儿,扇面纸身毫无破角占泥,仍然洁白如新的光滑,可以看测此人也绝顶轻功深藏不露。



就在他又呼啦一下,墙角粉末儿玩腻了,想用扇子撬些轿子上的小木柱屑末玩时,撬到了璇儿坐着的马车,正好是她靠帘的帘边轿柱“哔啪、呼呼!”两声。



她还未来得及反应前信天比暗影更快了步,以掌肘一个挥挡将那来历不明却野蛮恣闯而来的扇子打弹了开去。



因劲风过猛,把轿帘吹了起来,璇儿如花般美艳的芙蓉艳色全落进了擦掠而过的的异族王爷眼底。



之后那不明敌恶的扇子没再来袭,信天跟暗影便将它当成只是一般的贵族间闲闲无事乱耍的挥扇,就没多加在意深入的细想。



“呵呵呵!这趟凤艳国真不枉本王浪费此行,值得,真是太值得了!没想到这凤焰国竟全净出绝色美女啊!”



那轻浮的王爷呵呵地直笑,边拔下尾小指上戴着的纯金雕刻着金凤凰的金戒,看似无心,其实是有意地暗运内力一个弹指间将那金戒弹进了行进中身后已有十米远的璇儿的马车内。



“啊!好痛!”准无比地打到了璇儿的掌心里。



应着身体本能反射性动向,在痛感来袭之前,是先感到某件物品先到达,所以她一个本能握紧了手中的东西,之后才感觉到痛。



“璇玉!哪里不舒服吗?”信天先是反应过度的先在车外张望了几下,见没刚才的恶意莫名挥来的扇子,车旁也无马车或马匹经过便弯身转回车内查看璇儿的状况。



“玉主子!怎么了?”暗影马上紧张起来,真以为自家主子身体也许真有微漾,跟她会忘记焰主子还有连她本身会武功似乎也忘了,这些种种也许与身体不适而有所关连。



“啊,对不起!吓到你们了!我没事,只是觉得马车坐久了,身子僵着疼。”



璇儿悄悄隐瞒着说,不知为何她就是知道手里握的就是金子做的戒指,因为皇上赠给她的众多首饰的触感她是最清楚不过了,只是她不明白,就觉得她对金子的东西特别珍惜。



不是因为漂亮,而是因为它可以让她做很多她不能做的东西,可以收买人心,奴才贿赂等等,她虽然不是贪财之人,但脑海里就是有个声音,叫她一定要将所得到的可以换钱的东西藏起来,不要被人发现,一切的一切都是为另一个人而做,但那个人是谁呢?……



她百思不得其解,她为何要为一个不知是什么的人那么做……?



总之这天外飞来的金戒,她不要白不要,谁会那么白痴将金子往外扔!她当然就不客气地收下这得来的容易之财了,哈哈哈!可能离开皇宫后就开始走运吧。



“呵呵呵……就不知皇上所爱的那个公主有她的十分之一的绝色不?”那俊邪轻浮的王爷以扇掩嘴的轻浮笑声响远久久,听得在身边驾驶马车的奴仆莫不浑身无力,唉!他家的风流主子爷,又是倒莓姑娘给碰上了,才会引发王爷发了如此怪异的笑声。



“吁!”信天这车的马车又继续前进了几米,眼看就快到城门口了,前面驾驶的魏云猛地一拉缰绳将马停了下来。



《倾国绝艳之凤恋玉(日更6000字!一日二更)》

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