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隐婚半张床大结局

第九章(20)隐的见解

隐婚半张床大结局 嫁于东风啊 1006 2012-10-04 08:02:22

  敢做敢当,王树也不心虚,他径直走进了程忆凡的办公室。果然,程忆凡看着王树的表情一言难尽,眼睛稍微眯起来,仿佛要看清王树似的。

王树咳嗽了一下,清了清嗓子,准备自己坦白:“昨晚的事,都是我导演的,不怪思雨。”他停顿了一下,观察程忆凡的表情,程忆凡抿着嘴,看来不像要张口说话。王树就继续陈述自己的理由:“这些天,关于你的流言蜚语太多了,思雨已经承受了很多。真的,依她的脾气,应该早就爆发几十次、几百次了,但是她都忍了。她说,隐的代价就是忍,这是必须的,是无可选择的。”

“她对隐字这么有见解啊?”程忆凡终于问了一句。

看来程忆凡并没有怒不可遏,王树的心放下了一些:“是啊,她说隐字的词语只有一个是好的――隐恶扬善,其它的,都不让人喜欢。那天中午,办公室的几个人又在议论你的桃色新闻,稍微安静一会儿的时候,思雨忽然问我:‘世界上是不是真有一种隐身草?如果真有,我一定会去找一片,我要试一下,它能否真的会隐身。王树,传说都是假的吗?像隐身草?’当时你没见她那神往的样子,她也是笑着说的,但我却分明地看到笑容下面的无奈。”

“那你怎么不早告诉我?”程忆凡这才开始责怪王树。“事理因人言而悟者,不如自悟之了了,有些感觉必须由当事人自己体会。”王树也不知这句话说得轻了还是重了,总之程忆凡又闭上了嘴,不再说话了。王树不知自己有没有说明白,既然开了头,就多说几句:“说实话,我非常佩服思雨,依着她的性子,又直爽又爱抱不平的,要是以前,早就跳出来和她们针锋相对几百次了,但现在她都默默地承受了。”王树看着程忆凡:“我觉得,思雨变化太大了,到上海之后,太沉默太稳重太忧郁,仿佛一下子成熟了,有时候我都觉得不太认识她了。爱笑爱闹、调皮、刻薄的思雨不见了,隐婚的副作用这么大吗?”王树眉头皱得很深。

程忆凡的脸有些拉长了,他看着桌子在想着什么,过了一会儿,他头也没抬,向王树摆了摆了手,示意他出去。王树走到门口时,又回头看了看程忆凡,他还在沉思,大概在反思吧,有方思雨的一闹和王树的一番提醒,程忆凡心里的愧疚又多了一层。

齐子林嘴上没说,但心里把吴丽新当作他的幸运星了,在她没来之前,他的期货半死不活的,他的人也是死水一潭,有了她,她在身边走来转去的,这屋里多了女人味,竟然时来运转了。对这个人,齐子林心里还有很大的疑惑,她从不对自己提出任何要求,仿佛来干些活儿,出点力,就已经足够。她不是别人的妻子吗?为什么能自由出入这里?她这么做到底是为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