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魔法幻情 凤凰斗:不嫁腹黑王爷(大结局)

雪压冬云白絮飞 2

  新开辟的小道上。



两旁的树木凋敝,连带阳光都显得无力,身后的人笑容却丝毫没有受到环境的影响,灿烂如初,而她一步一步踩着他走过的脚印往前走,离他越来越近,越来越近,仿佛——仿佛会踩着他的脚印,这样一直走到他的心里去。



阴夜冥忽然摇了摇头,几大步走远了,像是逃离什么一样。



沉熏有些疑惑地看着阴夜冥仿佛是狼狈的模样,不明白这人是怎么了,她也没有多想,只是跟上去。



终于走到了路的尽头,落霞山断魂崖。



这里沉熏曾经来过一次,当时端康晟挟持了凝碧,情况危急,她当然无暇注意断魂崖的景象,现在仔细来看,方才发觉这里的景致居然不错,这里的景致,当然不是落霞山引以为傲的木槿之美,冬天木槿花都已经谢掉了,是奇石之美。



这里的石头长的非常的奇怪,形态各异,总觉得像是什么,沉熏一时间也不大想得起来,只是想象晚间的时候,红色的霞光洒落在这些奇石之上,定然是一处胜景。



阴夜冥领着沉熏往奇石中走去,走到崖边某处的时候,站定。



沉熏定睛一看,眼前是一块巨大的奇石,不过一眼,沉熏的神色微变,因为她看到了一个非常熟悉的姿态。



她终于想起这些石头像什么,像是被凝固的各种姿态的人,而眼前的这块石头的姿态,就是放大了的《飞天》画中女子的姿势,立于峭壁之上,左手挽成兰花状,右手指天,而立在奇石之下,仰头来看,太阳西斜,阳光洒落下来,奇石的四周就像是闪着淡红的微光一样,如若到了晚间,晚霞出来的时候,那么那些淡红的微光就会更加的明显吧。



原来,那不是佛光,而是霞光。





一句淡淡的话语打破了她被怔住的思绪。



“看这里。”阴夜冥指着奇石上的某处道。



自从知道了画里隐藏的目的地之后,阴夜冥就开始隐秘行动,是的,隐秘,明的不说,暗中,他还得避开皇帝暗卫势力,所以选择了灵隐寺作为据点,掌控了灵隐寺,行动起来就方便得多了。



这里阴夜冥暗中来过一次,只一眼,他便看出了其中的玄机,所以今日已经没有了半分的惊异之心。



沉熏顺着他手指的地方看去,眸光微凝,奇石上,是刻在上面的《飞天》,凹陷下去,像是用真人印成的一个模板一般,沉熏脑中电光石火间闪过什么,走上前去,石头上凹陷的模型跟她的身子一般大小,沉熏指尖比着上面的动作,左手挽成兰花指,右手指天,当然,她右手指到的不是天空,而是冰冷的石头。



然后——



右手的指尖被石头上尖利的突起刺痛,有红色的血液流出来,照理说在抬手的情况下血液并不容易流出来,然而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吮吸一样,沉熏指尖的血液却是一滴一滴的流出,更加奇怪的是,那血液滴落在奇石身上,就凭空消失了,半点儿的血迹也没有,不多时,空中忽然响起什么东西打开的声音。



阴夜冥平静的神情终于有了一丝变动,视线如电地看向某处。



沉熏站出来,顺着他视线的方向看去,看到打开的石门。



两个人相互对视一眼,脸上都有几分惊异的神色,两人都是沉得住气的人,然而此时却是压抑不住眉宇间的激动神色,因为这里面的东西,很可能就是能够让那个他们两个人共同憎恨的人毁灭的有力武器。



走到石门前,沉熏正待走进去,阴夜冥却是脚步一顿,伸手拉住了她,弯腰捡起一块小石子,往里一扔,小石子哒的一声落在地上,并没有什么东西掉下来,其余并没有其它的什么声音,沉熏知道这人谨慎,并没有说什么,其实在她看来,这个地方既然是只有玥骅王朝皇室的血脉能够进来,那么既然已经验证过血液,就不会有问题才是。



仿佛知道她在想些什么,阴夜冥淡淡道:“小心驶得万年船。”说罢,右手从腰间划过,离开时,手中多了一把轻薄如翼的软剑,阴夜冥没有放开沉熏的手,顺势牵住她往里走,道:“非常时刻,你应该不会去在意那些虚礼吧。”



沉熏本来从小就未曾受到礼教的束缚,当下也没觉得有什么,再说现在确实是非常时期,并不知道门内究竟有什么,两个人在一块儿,总比一个人安全得多。其实不管是凝烟凝碧还是沈立寒,都是信得过的人,阴夜冥只让沉熏来,是因为沉熏是拿到传国玉玺的钥匙,必不可少,这件事情事关重大,可以说关系到整件事情的成败,无关信任,只是越少人参与越好,其余的人知道得越少越好。



走了进去,沉熏回头一看,生生惊出了一身汗,只见石门上悬空着五把剑,成一个五芒星的形状,那剑并不是静止的,而是在沿着五芒星的轨道运动,像是随时会掉下来把擅闯这就地刺杀,沉熏知道这是一种上古术法,名叫绝杀,她只是从古书上看到过,这是一种完全杀伤力的术法,只有在术法上达到了顶级境界的人才能修行,这种术法里,凡是不被允许闯进施法者施法境地的人,就会被剑一直追杀,不死不休,所以唤名绝杀。



而他们能够安全,那就说他们是被允许进入的人,沉熏看着已经血液已经凝固的指尖,心里忽然升起一种奇异的感觉,是因为她身体里属于玥骅王朝皇室血脉的关系,玥骅王朝,这个对她来说还是很陌生的名字,仿佛一下子变得亲切了。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