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魔法幻情 凤凰斗:不嫁腹黑王爷(大结局)

千尺寒冰始得解 6

  同一时间。



养心殿中,皇帝仿佛被什么东西狠狠的击中,嘴角有血丝渗出,同时,手中的玉笛滚落在地上,皇帝眼底闪过一丝惊恐的神色,怎么会?怎么会这样?



清王府德坤殿中。



寂静蔓延。



非常的安静。



殿外的打斗声忽然间就悠远了,深冬的暗夜里,殿中的人只听见了什么东西滴落在地上的声音,滴答……滴答……那声音其实非常的小,但是却直直的钻到人的耳朵里,钻到人的心里,然后在体内爆炸开来,爆炸成漫天的恐惧和绝望。



凝烟只赶得及扶住自家的小姐,其实沉熏是站住的,定定的站住,像是冰雕一样凝固站住,左手保持着保住凤焦的姿势,右手指尖抚着琴弦,怔怔的看着自己胸口流出的红色液体,哦,对了,这个叫做血液。



凝烟只觉得心里惊恐到了极点,张了张口,却是任何声音都发不出来,只发出了一声模糊的类似于哀嚎的呜咽声。



凝碧完全整个人傻傻的站住,傻傻的,有什么东西从眼底迅速的爬出来,爬满了整张脸,慢慢的滴落下来。



傻傻的人不止她一个,还有阴夜冥,阴夜冥只觉得冷,这个冬天是二十多年来最冷的一个冬天,冷得他没有办法思考,就像是那个月圆之夜一样,心里那一点仅有的温暖被毁掉的时候,不对,比那个时候还要冷,那一天他只是觉得扭曲,整个世界从未有过的扭曲,所相信的一切全部颠覆了,而现在,是整个世界都是一片黑暗的,她就如同这个世间唯一的一抹亮色,没有了她,世间从此暗淡无光。



阴夜冥忽然觉得那把剑是刺在他的心里的,不然的话为什么他的心会那样的疼,不是微疼,而是绞痛,清清楚楚的痛,从心房一直蔓延到全身每一处,青碧色的剑,划破了他为自己的心设置的层层铠甲,露出了里面埋藏最深的念想。



这一刻,他终于清清楚楚的明白了自己的心,看到了自己的心里不知何时住进去的人,是呀,心里的那个人究竟是何时住进去的,他为什么一点儿也没有察觉到?



阴夜冥视线慢慢的看向沉熏,那一眼中,那些原本深埋在某个角落的画面纷纷浮起来,全部都是关于她:东湖上撑着紫竹伞盈盈孑立的人影,百花宴上从然淡定的女子,那个月圆之夜,端然走出树丛的她,眼底蕴了戒备神色的她,在雪地里踩着他走过的脚印跳跃往前的她,清王府的花园中在繁华盛开的梅花间笑意盈盈的她,还有那个甜甜叫他姐夫的她……那样的多的画面,那样多的过往,都是关于她。



或许,就是从那一刻开始的吧,她从树丛前踏出那一步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了,她踏出了那一步,却从此踏进了他心里的禁地,然后,以他没有觉察到得方式,一步一步靠近,直到如今他发现时,她已经映在了他的心底。



“沉熏……”阴夜冥夹着陌生感情一声低呼唤出口,这个称呼出口的同时,他旋身到了她的身边,声音难以自持地颤抖:“沉熏……你怎么样了?”



沉熏没有说话,只是轻轻摇了摇头,眼神的看着对面,看着那把剑的主人,其实剑并没有刺得太深,急速而刺出的剑,本来应该是贯穿而出的,但是剑身刺入肌肤的时候,剑的主人受控的意识被什么东西唤醒,但是根本收不住,只能用尽全力克制住了剑的去势。



但还是刺入了肌肤。



然后——



温热的液体溅在脸上,溅在地上,溅成一朵朵盛开的红色花朵。



妖异而得红色花朵,有什么东西随着那些红色花朵的盛开终于醒过来,那只用情人的心头热血养成的毒虫,终于在爱人的鲜血里死去,阴夜辰像是沉睡的人一样,终于醒过来,那些被封住的画面冲破了横亘在记忆里的那堵墙,浮现在大脑中,还有那些如同誓言般的话语:



“我要让娘子知道,嫁给我,不后悔。”他说。



“喜欢一个人,就是要对她好。”他说。



“从今天起,你要把你的心空出来,因为,我要住到里面去。”他说。



“从此以后,让我来守护娘子。”他说。



……



那些温暖甜美的画面,那些心心相印的话语,却让阴夜辰整个人忽然不可抑制地颤抖起来,幽蓝的眼眸里满是惊恐与绝望的神色。



从此以后,让我来守护娘子。



那样的信誓旦旦,那样的刻骨铭心,那样的爱入骨髓的人儿,然而他却全然忘了,不仅忘了,还化身为伤她最深的那一个人,对面的那个人,他的娘子,是他穷其一生只想让她笑颜如花的人儿,是他最甜美幸福的梦,宁愿放弃整个天下,只为守候那一抹纯净如初的笑颜,然而,他自己把自己的梦打破了。



碎了,从此再也回不到最初,便从此再也无法圆满。



“……”娘子,阴夜辰张了张口,没有任何声音发出,那一句这个世上最温柔动听的呼唤,变成了最痛楚的毒药,他手中握着剑,剑尖刺向的是那个他说过要守护的心爱女子,不管是什么样的原因都不能饶恕。



他终于醒来了,可是醒来之后,却发现自己跌入了一个比这个世上所有的噩梦都还要让人恐惧的现实。



让他痛不欲生的现实。



沉熏只是看着对面的那个人,看着那个幽蓝的眼眸中闪过震惊和痛楚的人,她忽然间意识到了什么,没有欢喜,只是悲哀在体内盛开来。



“夫君……”



夫君,醒来以后,你要怎么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