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魔法幻情 凤凰斗:不嫁腹黑王爷(大结局)

不知流年暗中换 10

  既然走到朕的心里,为什么不走到朕的身边?



迷惘悲伤的声音,梦呓一样,一点儿也不真实,在养心殿中淡淡的回响开来,沉熏愣住,整个人如同雷击一般愣住,这根本不是像梦一样,而是梦,一个荒诞怪异的梦,甚至比当初她在慈宁宫醒来,听到碧儿说夫君在崔白樱的芙蓉帐里还要让人不可置信。



沉熏无意识的后退了两步,头微不可见的摇了摇,怎么可能,不可能的啊,这个人的口中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不可能的,也不可以的。



阴夜冥此刻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也意识到了自己说了什么,但是并没有后悔的感觉,已经说出口的话,无法收回,已经有的感觉,再怎么压制也是压制不住的,阴夜冥甚至淡淡的笑起来:“朕今日居然失态至此,把朕最大的秘密都说出来。”他嘴角上扬的弧度加深:“你说,如今朕该怎么办?”



怎么办?



殿中的空气瞬间凝滞。



沉熏尤处在震惊之中,不可置信的看着御座前的皇帝,身份的变动并未改变这个人一贯的气质,依然的妖娆邪魅,让人捉摸不透,甚至比以前还要让人琢磨不透了,她甚至不敢去猜他的话是真是假。。



如果是假了,那就好了,可是如若是真的,沉熏又一次摇了摇头,不可能的,不会的……



怎么办?她也想知道怎么办,从未有过的慌乱从心里蔓延,殿中凝滞的空气让人连呼吸都觉得困难。



幸而一个声音及时的打破了殿中胶住的状况。



“王爷,您不能进去,王爷——”夹带着焦急和担忧的声音,分明是安灵。



只是他话音未落,养心殿的殿门就被人推开,随即,一抹玄色的人影走进来,沉熏看得来人时整个人神情忽然一松。



是阴夜辰。



阴夜冥眼眸微凝,唇畔一抹冷意一闪而逝。



“臣弟参见皇上。”阴夜辰走到殿中,仿佛没有感觉到殿中有些怪异的氛围,端然行礼。



阴夜冥的神情已经恢复如常,眼睑垂下来,掩住了眼中的深思,没有免礼,只是淡淡道:“皇弟强自闯进养心殿所为何事?”



阴夜辰自顾自的站起身来,道:“臣弟已经听说了,还请皇上节哀,皇上身为嘉明王朝的天子,身系天下的百姓,皇后娘娘定然也不希望您为了她悲伤过度。”



“皇弟的好意朕心领了。”阴夜冥视线不经意看了沉熏一眼,嘴角漾起一抹若有若无的笑容,道:“经过南王妃的一番尽心尽力安慰和开解,朕已经好受多了。”



阴夜辰袖中的手无意识的握紧,随即一松,脸上的神色不动半分,道:“娘子向来善解人意,加上皇后娘娘的托付,定然尽心尽力的为皇上分忧,听得皇上这样说,臣弟就放心了。”他视线看向沉熏,温和一笑:“娘子完成姐姐的托付,也可放心了。”



阴夜冥嘴角微不可见地沉了沉。



一边说,阴夜辰一边走到沉熏的旁边,看得沉熏脸上残留的泪痕,心微微刺痛了一下,想要伸手去拭,终究还是按捺住,视线看得沉熏抱着的孩子,道:“娘子,小皇子也该交给乳母了,我们向皇上跪安吧。”



沉熏当然点头,终是放心不下小皇子,看得乳母喂了奶,小皇子睡着了之后,方才离开,经过一番的忙乱,出宫的时候,已经是月上柳梢头了。



一路上两个人都没有说话,或许是不知道该如何开口,车驾出了宫门,转朱雀街是往南王府的方向,沉熏视线看向车外,这条街两旁多是达官贵人居住,府邸森严,门口的灯笼在夜风里摇曳中,灯影飘来荡去的,忽近忽远,和着微微颠簸的马车,仿佛心里也是飘来荡去,一上一下的,落不到实处。



今晚,真的发生了太多的事情。



“停车。”忽然马车行驶到离南王府不远的地方时,一声温和的声音打破了沉寂,沉熏有些疑惑地回头,看得含笑看着她的阴夜辰,手伸在半空,“娘子,我们散步回去可好?”



沉熏微微一笑,伸出放在他的掌心,点了点头。



阴夜辰笑意加深,自行先下了车,一只手牵着沉熏,沉熏脚方才踏在踏板上,只觉得腰上一紧,随即身子已经腾起,沉熏猝然不备,呀的一声轻呼出声,手随即勾住阴夜辰的脖颈,阴夜辰却没有把她放下来,而是手紧紧的抱住她,抱得很用力,像是害怕一不小心她就会从他怀中溜走了一般,隔着衣衫,沉熏感觉得到他的手指都是微微发抖的。



沉熏没有说话,只是任由他抱着,他身上的清雅的气息蔓延,方才那颗忽上忽下的心这会子终于落到实处了,过了许久,感觉到他的指尖已经不再发颤了,沉熏忽然轻笑出声:“夫君,累不累?”



阴夜辰摇了摇头:“不累。”



“那你就抱着我走回去吧。”沉熏很干脆地把头往他肩上一靠:“既然你这么舍不得放开的话。”



“谨遵娘子吩咐。”阴夜辰失笑出声,当真抱着沉熏就往前走,这下换沉熏挣扎了,真被他抱着走进南王府,她就算是再厚的脸皮也无法见人了。



“好了好了,我又跑不了,你抱这么紧干吗?”沉熏挣扎下地,虽然是玩笑的语气,却透出了几分认真的神情:“我这不还带着一个球吗?就算是想跑也跑不了,何况——”她站稳了,手却没有放下来,依然环住他的脖颈:“我一点儿也不想跑。”

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