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梨花烙:倾国皇后

梨花烙:倾国皇后

木子小白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2-04-28上架
  • 218319

    已完结(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引 (一)天降神女初救日

梨花烙:倾国皇后 木子小白 2416 2009-04-29 22:42:54

  “国师,这日食已经持续了快一个时辰了,可如何是好啊?”

说话的泷涎国国君南楚焦急的在大殿里来回踱着步,一脸不知所措的表情。

“陛下,以贫道卜卦之见,此次天狗食日实不寻常,天狗吞而不吐,乃大凶之兆,这是老天欲降灾于人间啊!”须发皆白的老国师颤颤巍巍的说。

“父王,您不要再走来走去了,您如此焦急,对天狗食日也没有帮助啊!”七岁的太子南秋歌从坐榻上站起来,他看起来可比他的父王冷静多了。

“那寡人该如何,寡人该如何是好啊?”楚王的眉毛皱成了八字,他从小就是个胆小怕事的孩子,喜欢摘花种草,吟诗作赋,养鱼饲鸟,若不是先王暴毙除他之外无人能继,他无论如何都想不到自己还有当君王的那一天。

南秋歌无奈的看了看他的父王,负手走到大殿外,除了一个隐约的亮环,一切都是黑的,甚至比夜还要黑。



而此时,宰相府里却是灯火通明犹如白昼。

天狗食日刚开始,乌锦城就让府里上上下下拿出所有的蜡烛灯笼点了起来,因为乌夫人正在生产。

产婆来了三个,十几个太医清一色的背着药匣候在院子里,只等孩子生出来,赶紧进去给宰相夫人诊脉。

乌锦城跟楚王一样在不停的走来走去,只是他丝毫没有在意这次天狗食日到底持续了多久,他眼看就快到耳顺之年,本来以为就要无嗣而终了,可是没想到竟然是老来得子,他此时的心情可能比产房里叫得撕心裂肺的乌夫人还要紧张。

“吱嘎”一声,门被推开了。

“恭喜宰相大人,是个漂亮的千金!”满头大汗的产婆边擦汗边说。

“女儿,”乌锦城抓住产婆的手,“我有的女儿了!”

“是啊,大人,您看啊。”另外一个产婆把乌锦城迎进了产房。

“女儿,女儿!”乌锦城激动的接过襁褓,里面的小婴儿粉粉嫩嫩,忽闪着大眼睛好奇的打量着他。

“她可真是好看呢!”乌锦城说,看向床上躺着的乌夫人,神采飞扬,一点也不像一个半老的人。

乌夫人虚弱的冲他笑了笑:“老爷,给孩子取个名字吧。”

“我刚才在外面都想好了,男孩女孩都叫冬巳,冬月巳时,乌冬巳,冬巳,看看,我是你爹爹,”乌锦城又把目光落在了小婴儿的脸上,“她可真是招人爱啊,咦,她左眼角下面好像有什么白色的东西?”

“老爷,那是胎记,对了,小姐的肩膀上也有。”产婆说着,伸手掀开包着婴儿的襁褓,露出圆滚滚的左肩,上面清清楚楚的一小块白色,五瓣展开,像一朵花一样,甚是好看。

“是朵花啊!”乌锦城满脸的惊喜。

“是啊,老爷,”乌夫人轻轻的说,“是朵梨花,跟我们院子里的一模一样。”

“呵呵,我们女儿真是宝贝儿啊,脸上有朵小花,肩上有朵大花,”乌锦城抱着冬巳傻呵呵的笑着,“应该改名,叫梨花才对。”

“老爷,你刚才已经叫过她了,她认了名字,就不好再随便改动了。”乌夫人嗔怪说。

“好好,不改了,就叫冬巳。”乌锦城说,在冬巳的翘翘的小鼻尖上轻轻的亲了一口。

“对了老爷,刚刚这是怎么了,天好像是突然黑了。”乌夫人想起什么,问乌锦城。

“天狗食日,无妨无妨,现在已经开始退去了。”乌锦城探头看了看外面,太阳正一点一点的从黑色里显露出来,光芒渐渐倾泻人间。



“终于过去了……”楚王伸手抹了抹额头上的汗,长出了一口气。

“陛下,依贫道之见,这是有天庭仙人不忍人间遭灾,捉回了天狗,助世上平安渡过此劫啊。”国师悠悠的说。

“禀陛下,丞相夫人刚刚顺利诞下一个千金。”一个小太监跪倒在殿前,声音洪亮的高喊。

“*****才,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没规矩,谁让你说话了,拉出去打三十板子!”南秋歌抬起嫩白的小手指着小太监大喝。

“哎,皇儿不要责怪他,昨天宰相说夫人即将临盆,是寡人差他去探寻状况的,”说到这里,楚王习惯性的摸摸后脑勺,“想想小婴儿的样子还真是惹人怜爱啊,宰相家的是公子还是千金,什么时候生产的?”

“哦,是位小千金,具体什么时候我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宰相夫人诞下千金后,天狗食日就慢慢退去了。”小太监说。

“什么,你再说一遍!”一直稳坐一旁卜卦的国师猛的起身说,声音响亮激动,把楚王和秋歌都吓了一跳。

“就,就是,生下千金之后,日食,就开始退,退了……”小太监也被吓到,结结巴巴的说。

“那,相府的小千金有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国师竟然快步走到小太监面前问。

“特别之处?”小太监满脸迷惑的看向楚王。

“国师问你你就照实说啊!”楚王对一向沉稳的老国师如此突然的举动,也大为不解。

“就是,就是一般的小婴孩啊,听说肩上有块梨花的胎记,”小太监眨眨眼睛,“哦对了,那小婴孩好像没有哭过,刚开始太医们以为她是哑巴,后来她咿咿呀呀出了声音才放下心来。”

“陛下大喜啊!”国师转过身去,扑通一声跪到地上,匍匐着身子给楚王磕头。

“国师,你这是怎么了?”楚王赶忙转身扶起老国师,“你是寡人的师傅,从小看着寡人长大,父王临终把寡人托付于你时已经免了你的君臣之礼,您快快请起啊。”

“陛下喜得天女,陛下大喜啊!”国师颤颤巍巍的站起来,竟然老泪纵横。

“国师,此话怎讲?”楚王皱着眉头问。

“陛下,刚刚贫道卜卦说唯有天人出现才能解此次天狗食日,天人应出现在正东方,正是丞相府的方位,而天女出现之时正是日食消退之际啊!”

“国师的意思是,丞相千金乃下凡天女?”楚王问。

“不止如此,这十年来贫道卜卦,得出天下将大乱之相,若干年后,各国纷争,生灵涂炭,百姓遭灾,而只有一天命之人下凡于人间才能救世于危难之中,而此天命之人必生于天下大阴之时啊!”老国师边说边比划,“依贫道之间,丞相之女就是此天命之人,肩披神华,并且不似一般婴孩啼哭,刚一出生便能解天狗食日之难,恭喜陛下,谁得此女谁将得天下啊!”

楚王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他张了张嘴,没有说话。

“国师,您说谁得此女谁将得天下这是什么意思?”秋歌小脸一扬,感兴趣的问。

“太子殿下,”老国师俯身对秋歌说,“此女乃下凡天女,天帝天母自会佑之,恕贫道粗鄙,这话的意思自然是待此女成人之后,谁娶得此女谁将君临天下!”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