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梨花烙:倾国皇后

第四章 寒林空见日斜时

梨花烙:倾国皇后 木子小白 1913 2009-05-04 17:37:17

  “呼……”凉葵长长的吸了一口气,双肩轻抖,闭了脉门,暂时停止了修魔运功。

服了这巨蟒之毒再依法操运这九层之气,似乎是顺畅流利了许多,悟境也宽泛了些。

只是这运气必须先行闭脉停止,冬巳正在外面咚咚的敲着竹门。

“小七,开门啦,我回来喽!”冬巳边敲边喊。

清晨外出,傍晚归来,白天里冬巳大都呆在林中,和林中鸟兽嬉耍玩闹,采些药材果实,或者到碧水潭中戏水,其余时间,冬巳就孜孜不倦的专研熬制“药膳”,她的生活倒是规律的很。

凉葵抬头,不知不觉天色已暗。

他起身为冬巳打开了门。

冬巳背着藤篓一蹦一跳的进门,反手把门插上。

“这荒无人烟的地方,为何还要关门插门?”这几日一直见冬巳插门,今天凉葵突然来了好奇心,想要一探究竟。

“你猜!”冬巳展颜一笑。

“莫非是防兽?”凉葵剑眉微蹙,看着冬巳的笑容

“防兽?呵呵,才不呢,”冬巳笑声如银铃一般,玎珰作响,“这林中的大小野兽,几乎都识得爷爷,还有些是爷爷养大的,自然都和我熟络,防它们做什么,是防人的!”

“除你我之外,这荒山野林里哪里有人?”凉葵问。

“你不知道么,顺着溪流走,翻个山丘就是个殷姓村子,以前爷爷常带我去村里玩耍,只是现在,昭日国与泷涎国交战,这方圆百里都是两国的界区,村里总有双方的军队来扰,我才不去了。有一次泷涎的军队竟跑到这里来,说这里是泷涎的地界,要家里出人去充军,还好爷爷让我早早的躲了起来,他们看爷爷年迈,就改要收兵税,爷爷拿好多治伤止痛的药丸和两大坛樱桃酒他们才作罢。”

说到这,冬巳轻轻的叹了口气,“天地这么大,还不都是给生灵住的,非要划个你的我的出来做什么。”

“方才你敲门时,我正在运气,运气本是不能受扰,我强行闭了脉给你开门,已是犯了大忌,现在我要继续修功,你一个时辰之内不可再吵我,若是再吵,经脉逆流走火入魔了可休要怪我。”凉葵冷冷的说,转身朝他这几日住的——冬巳爷爷的房间走去。

“谁知道你要在这个时候练功吗,什么破功,还能让人走火入魔了,我不打扰你便是了,”冬巳说着,忽的美眸一转,似乎想到了什么,紧跑几步拉住凉葵的衣角,“小七,你等等,我想起件事问你。”

凉葵回头,目光落在冬巳眼角花瓣轻颤的小梨花上。

“看你这身打扮,自然不是昭日国的人,听说夜辰国魔教的人都生得样貌凶残还是赤色瞳孔,你也不是,难道你是泷涎国的人?”冬巳好奇的问。

凉葵没有说话,从冬巳手里扯出自己的衣角,径自走进了屋子。

“死小七,烂小七,不告诉我还瞪我,不就是练个不能被打断还能走火入魔的破功,有什么了不起,只知道欺负我不会武功!”冬巳愤愤的小声说,“你还不懂药材呢!要是真的走火入魔了,指不定还得我救你!”

“呀,不能咒小七!”冬巳突然反应过来,赶紧往地上吐了两口唾沫,绕到爷爷炼药的地方,准备烧饭。

今天煮什么呢,冬巳摸摸脑袋,也不知道人参白术粥里许不许加茯苓,不会有什么冲撞吧,好像不会,可惜自己也不是很懂么。

想到这,冬巳偷偷的笑了起来,自己懂什么啊,爷爷教的医术学得不怎么样,倒是从爷爷的杂书里看来很多小诗小文,她偷偷的编上了谱,在林中玩耍的时候就唱给花草树木听。说出来都好笑,她会什么,成天和林中的大小野兽嬉戏玩耍?

还是小七厉害,那天打蟒那两下真是英气逼人,真是叫人崇拜的不得了,若是自己不叫停,花蟒肯定要被他打死了,它可是蟒王啊,连老虎都要怕它三分呢,小七竟然是一点也不怕,比老虎还厉害,冬巳想着,燃起了火。

“咚咚咚”,门外突然响起急促粗鲁的敲门声。

冬巳吓的跳了起来,好久都没有人来敲门了,这肯定不是爷爷,爷爷才不会敲的这么吓人,那是谁呢?

“这家有人吗,我们是泷涎国南郡的兵士,有个昭日国的探子跑掉了,我们特来排查!”

“大哥,废什么话啊,砍开门冲进去看看不就得了!”

“这家我知道啊,有个老郎中么,好像还有个眉清目秀的小哑巴孙子,不用这么多人,我跟武子俩人就行。”

“还有孙子哪,今年多大,是不是够当兵了?”

“这样,阿雄你和阿武查这家,剩下的赶紧跟我到前面林子里去看,跑脱的是天女,是神仙,谁抓住了重重有赏!”

冬巳把贴在门上偷听的耳朵收了回来,其实她不用贴上,也能听的一清二楚,这些士兵的嗓门实在是太大了。

一阵喧嚣,重重的敲门声又响了起来。

怎么办,怎么办,冬巳抱着膝盖蹲了下来,想想满脸横肉的士兵,冬巳倒是还真有些怕,爷爷在就好了。

“屋里的,再不开门我就砍门啦!”门外大吼。

砍门?不行,小七正在屋里练功,不能被打扰,要是他们砍门进来强行搜查肯定不行,得把他们拦在外面。

冬巳灵机一动,从腰间抽出块布巾包住头发,从地上蹭了点灰土抹到脸上,站起来,转身打开了门。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