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梨花烙:倾国皇后

第一章 碧池涟漪惹梨花

梨花烙:倾国皇后 木子小白 2266 2009-05-01 11:22:06

  密林深处,藤蔓纠绕,奇树参天。阳光洒落,一片绿影斑驳。

盎然春意被这绿色遮住,连虫鸣鸟啼都变得压抑起来。

赤凉葵只觉喉咙干得紧,算来他从追逐这花头巨蟒开始,已经整整两日两夜滴水未进,此时已经是第三个白天了。

赤狼毒告诉他若是他想修习伏神魔功的第九级,必须要用蟒王之毒为辅引,他便义无反顾的来了。对赤狼毒说的话,他总是义无反顾的,无论是让他在暗无天日的密室修炼魔功,让他试毒,让他生吞下活禽活畜,也无论是让他杀死他六个同父异母的亲哥哥。

杀死哥哥们的时候,他的手都没有抖过,只因赤狼毒从他出生起便告诉了他,只有绝情之人才能继承魔教、主宰天下,他牢牢记下了,何止无情,必须绝情。

他追得有些累了,也许这世上除了武功第一的赤狼毒之外,任谁空着肚子使了两日两夜的轻功,都该累了,何况他武功再好,终究也不过是个还未及弱冠的少年而已。他想到了休憩,是啊,在这能把光阴都染绿的密林深处,他想歇一下了,甚至是永远的歇下去都好,就像是他那一向乖巧的八弟,在父王必定的杀戮面前看出了他的迟疑,结果还未等他动手,就把剑插入了自己的胸膛,然后对他说,没事七哥,我只是觉得好累,想歇息了。

可是他不能,报仇的意念让他强撑着走下去。他要报仇,为母亲报仇是他少年时便生成的活着的唯一目标,为了这个目标,他放弃了做一个少年该有的所有快乐,他坚信自己没有失败。

现在他已经是父王唯一活下来的儿子也是夜辰国唯一的王储,现在父王对他只有传授一切与信赖一切。终有一天他会成为夜辰魔国的王,也理当继承伏神魔教教主的衣钵,他誓要练成魔功,过了九级,就是十级,他的父王也只是刚入了十级的门而已,这样他就有机会手刃杀死母亲的仇人——夜辰国的国君——伏神魔教的教主——武功天下第一的赤狼毒——他口口声声叫的父王——他的生身父亲。

一阵清风袭来,卷起阵阵惑人的青草味儿,凉葵稍一分神,再凝气时,巨蟒已没了踪影。

密密匝匝的冠叶窸窣作响,凉葵剑眉轻眺,如星目光落在远处一汪碧绿如翡翠的潭水里。

原来这巨蟒是钻进水里去了,凉葵想,踮脚提气,轻踏过几从密枝,落在一处覆满了青苔的大石之后,稍一侧目,潭水尽收眼底。

翡翠的中央缓缓泛起层层涟漪。

七寸为心,七寸为心,凉葵默念,悄声从背上抽出破血银剑。

只见潭中忽沉出一点,以这点为中心,涟漪匆匆阔成扇形,凉葵看着这越来越盛的水波心中不禁生疑,这如何看都不似一条水蟒,倒似,倒似一个……

“哗”的一声,一个少女从水中探出头来。

发黑如夜,肤白胜雪,秀眉美眸,朱唇贝齿,少女如沧海生明月般熠熠生辉,一潭沉沉碧水霎时间就有了无穷生机。她伸出纤纤玉手将长发拂过耳际,轻舒了口气,凉葵竟是真真嗅到了交杂在一起的百花之香,恍惚之间,他手中的破血剑无声的掉落在一片厚实的苔藓上。

这哪里是人,这分明是妖,不,妖有妖气,她却似芙蓉出水,纯净无瑕,宛若不食人间烟火的小精灵。

凉葵思虑着,少女已经转身游向对岸,身姿轻盈灵动,仿佛一只美人鱼,眨眼功夫,她就从水里缓步走上岸边。

长发如瀑布倾泻直下,只露出冰雪般的秀腿,少女玉臂轻扬,从树枝上摘下一件素色布衣。

终是不忍亵渎这天光美景,凉葵轻轻的闭了眼。

再睁开时,少女已穿好了衣裤,侧坐在潭边对着倒影挽着头发。穿了布衣的她已经不似方才出浴时那么惊为天人,倒是多了分灵秀可爱,凉葵看见她衣服还未完全拉起,露出的半个肩头上,栩栩如生的绽放着一朵洁白的梨花。

凉葵突然觉得眼睛涩涩的。母亲死的时候,他吓得忘记了哭,从那之后,他就再没掉下过一滴眼泪,不是他不想哭,只是他已经不知道如何才能哭出来。慵懒的梳着青丝的美丽少女让他的泪腺一下子有了知觉,那玉润的五指梳似乎并没有抚在少女的黑发上,而是直直的捋到了凉葵的心里。他仿佛一个活于黑白世界中的人,猛看见新鲜的颜色,先是觉得明艳美好,继而就会感动得想要流出眼泪。

少女的发梢还滴着水,她松松的挽好了发髻,拉上了方才滑下的衣服。

猛然,碧色的潭水中直耸起一条水墙,向对岸的少女迅速的袭去。

来不及多想,凉葵脚下一用力,踏了湖水飞身而上。少女听到声音,急忙转身想要看个究竟,凉葵已经挡在少女和巨蟒之间。

花头巨蟒从水中一跃而起,直奔凉葵而来。

再如何也不过是只林兽,无妨,凉葵轻笑着想,伸手到背后摸剑,竟是摸了个空,糟糕,这才记起方才失神时,破血剑被他落在了对岸,要回去取必是来不及。

还未想到如何应对,巨蟒已经先凉葵一步主动出击,对着巨蟒的血盆大口,凉葵抛出一个掌风猛劈了下去。

巨蟒虽身型庞大,但动作倒灵活,竟是一闪身,躲开了。

“你快走!”趁巨蟒闪身的功夫,凉葵侧头对少女大吼。

少女好像在犹豫着什么,迟迟不挪半点,凉葵急了,想要再说话时,巨蟒二回探身,凉葵赶忙又劈去一掌,转而把她护在自己身后。

这掌凉葵摸清了些门道,比上一掌劈得更急更厉,巨蟒并未完全躲闪,擦破了头顶。

这下巨蟒受了惊吓,似乎是怯战了,摇晃着身子想要退去,凉葵见此时机正好,提气准备飞身再补一掌完事。

他正要出手,忽然觉得胳膊一阵清凉,这清凉像是有生命,轻而易举的透过肌肤深入血脉,又沿着血脉传遍全身,直冲入胸口,心头一片爽澈。他一回头,少女的玉手正轻轻的搭在自己的小臂上。

“小英雄,你可休要再打了,”少女美眸闪烁,柳眉微蹙,左眼角一枚指尖大小的银白色小花随着她变幻的表情娇羞的抖着花瓣,“再打它必定逃不过。”

看凉葵一脸不解又急于取胜的表情,少女赶忙又凌凌补了一句。

“这蟒叫阿花,是爷爷的旧交,虽是有些顽劣,但请公子不要伤它性命才好。”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