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梨花烙:倾国皇后

第六章 皎月无眠话别离

梨花烙:倾国皇后 木子小白 1666 2009-05-05 20:13:38

  深夜,凉风,皓月当空,珠帘微卷,灯影恍惚。

青木榻上,冬巳脸颊朝里,微蜷着小小的身子,身上的被只盖了一半,露出半个开着梨花的香肩,一头如瀑黑发在身后慵懒的倾泻开来。

凉葵倚在窗边,凝神看着熟睡的冬巳。

“我六岁那年,我的父亲为了取相溶胎血练功,在我面前杀死了身怀六甲的母亲。”

净澈的声音犹如流星划过天际,轻轻的掉落人间,凉葵看着冬巳肩头洁白的梨花,娓娓道来。

冬巳的眼泪决堤一样,顺着眼角簌簌的流下,打湿了睫毛鼻梁,落到了凉枕上,晕成一片大大的湿润,她怕凉葵知道自己没有睡,也不敢伸手擦一下。

“从决心复仇之时算起,在这院落与你,是我唯一快乐的过几日,谢谢你,保重。”

凉葵说完,摘下一只耳朵上的银环放在桌上,然后吹熄油灯,黑暗里,他又朝冬巳睡着的地方深深的看了一眼,转身准备离去。

冬巳再也假装不下去,猛的翻身坐了起来。

“小七,你要走么?”她几乎是边哭边说。

看见冬巳满眼的泪水,凉葵只觉心疼,仍是重重的点了点头。

“爷爷还没回来呢……”冬巳用手背擦了擦眼睛。

“昭日、泷涎两国追兵将至。”

“抓你的?”冬巳披着被子站了起来。

凉葵不置可否。

夜风吹乱了凉葵的头发,冬巳看见,心里说不出的难受,想上前为他理好头发,迈出了一只脚,眼前却怎么也抹不去他那双璀璨的嗜血红眸,终又艰难的退回了原处。

“我本已恶极不赦,不该得到如此干净的日子,好好睡一觉吧,只当是场梦,醒来就一切如初了。”凉葵垂下眼眸轻轻一笑,翩然转身离去。

凉葵的背影洒脱挺拔,在冬巳眼里却是无限的落寞,她只觉得心都要跟着他走了,可是脚上却是无论如何都挪不了步,正当犹豫之际,一缕月光透过窗棂笼在了凉葵留下的银环上,皎皎亮光立时反射到了冬巳的瞳仁里。

犹豫片刻,冬巳上前抓起银环,疯也似的冲了出去。

听到冬巳的脚步声,凉葵静静的转身,目光清凉如水,聚在冬巳的脸上,欲言又止。

“小七等等,我有话和你说!”

冬巳跑到凉葵面前站定,眼泪就大滴大滴的滚落了下来。

凉葵迟疑了一下,还是伸出指腹,动作轻柔的揩去挂在冬巳脸上的泪珠。

“知道夜辰国伏神魔教的人都叫什么?”凉葵柔声问。

“人……魔。”冬巳哽咽着说。

“知道便好,莫要为一个人魔再掉眼泪了。”凉葵收回手。

“不!”冬巳猛攥住凉葵收回的手,“你不是人魔,你救了我,你是好人!”

“我是人魔,不是好人,我杀过数不清的人……”

“那是因为你父亲,那不是你的错!”冬巳极力为凉葵辩解。

“我不只是杀了许多人,我甚至杀了……”

“我喜欢你!”

冬巳眼圈红红的攥住凉葵的手朝着凉葵大喊。

凉葵一下没有反应过来,竟然怔在原地。

“我说,我喜欢你。”

冬巳声音喃喃,慢慢的低下了头。

凉葵的心温暖的疼了起来。

虽然只有几日光景,但这几日,都是他从不曾拥有过的五彩斑斓剔透晶莹,眼前的小人儿,她随便的一颦一笑一怒一嗔,都能让他的心底开出洁净的花朵,雪白娇小的五瓣,围出一个亦真亦幻的梦境。

此时,她说喜欢他,他又何尝不喜欢她呢?

落花流水皆有情,怎奈浮生不若梦。

背负着与亲生父亲仇恨的人,用自己的剑杀死了哥哥们的人,还有什么资格要求浮生若梦?能有如此一场澄澈纯美的相遇,对他来说已经是大大的恩赐了,莫要奢望,也莫要让奢望乱了自己的心智。

“忘了我吧。”凉葵决绝的把大手从冬巳的小手里抽了出来。

冬巳用力握了一下,仍是颓然的松开了手。

“知道你还是要走,”冬巳哽咽着说,“小七你忘了这个。”

纤纤素手把凉葵方才放在桌边的银耳环捧到他面前,那银环上已经沾满了细密的汗珠。

“不是忘了的,是给你的,”凉葵把冬巳的手轻轻合上,看着冬巳哭得肿起来的一双大眼睛,“若是你愿意,等夜辰一统天下之时来找我,就凭此环,我应你一个愿望,随便什么,只要你说得出。”

“我可不可以现在就用,小七你不要走。”冬巳呆呆的看着手中的银环。

不等凉葵回答,冬巳又自言自语般的继续说:“还应的什么愿望,只怕你走了,就再也见不到了。”

“像我这样的人魔,不见也罢。”

凉葵说着,收回双手,飞身屋顶,转身,冬巳仍然怔怔的站在原地望着自己,眼神清澈的让他不忍匆匆离去。

凉葵心一横,从屋顶飞身而起,听见身后冬巳凌凌的喊声。

“人也好,魔也罢,在我心里,你只是真的救了我的小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