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梨花烙:倾国皇后

第九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

梨花烙:倾国皇后 木子小白 2029 2009-05-07 09:18:46

  面前剥橘子皮的一双手,柔软如绸,光洁如玉,手指修长,关节分明,白得几近透明,隐隐的露出青色的血管,把剥橘子的动作演绎得娇柔妩媚,如行云流水一般。跪在地上的常将军用余光偷偷的瞄了好几次了,这手,未免也太美了些吧。



“将军,想要看本王,抬起头来看便是,或者你想要吃橘子,本王把这个剥好的给你。”声音悠扬悦耳,似空山鸟语,初听生动欢喜,再听就觉得寂静得越发可怕了。



“微臣不敢,恳请陛下恕罪。”常将军赶忙低下了头。



“你何罪只有啊,难道在你眼里本王就那么小气,还不让看了?抬起头来!”先是婉转,继而突然转为一声厉喝,吓得常将军本能的抬起了头。



紫衣银冠,腰系明珠,长身玉立,衬出白得剔透晶莹的皮肤;褐发丝丝,高高梳起,露出精致的美人尖来;脸颊圆润似珍珠,下巴尖俏如滴水,细眉飞扬入鬓,薄唇红似樱桃,鼻梁眉骨高挺,眼窝深陷,一双翦水美目好比桃花初绽,墨蓝色的瞳仁如深不见阳光的海底,神秘危险而又充满着无限的诱惑。



一个男子,怎能生得如此美貌妖娆,这哪里还是泷涎国君,这分明是传说中可以惑人心智的魅妖啊!



常将军怔怔的想着。



“将军,可是看够本王了?”秋歌说着,款款的走到常将军面前。



“陛下恕罪。”常将军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赶忙狠狠磕了个头。



“这书房里只有本王与你二人,你大可不必如此客气,”秋歌伸手,将常将军扶了起来,“既然是看够了,那就与本王说些正事吧。”



早年听知楚王死去的爱妃是西域第一美人,楚王只见一眼便被勾去了魂魄,今日见了秋王,便能想象了。这秋王美是美矣,只可惜太过阴毒了些,美得也不那么明朗。朝野上下都心知肚明,若不是秋王吩咐给病中的楚王用发散的药,老楚王也不会因为一次风寒就匆匆驾崩而去。常将军想着,不动声色的站了起来。



“常将军,你可是真的见到天女了?”秋歌幽幽的问。



“火烧房屋之时,微臣确实见到一女子从小路逃出,当时烟火浓重,道路艰难,难以追阻,微臣只是举毒剑射中了她的左肩。那女子似乎是深谙林中之路,步伐甚快,追踪的军队连人影都没有抓到一毫,加上林中这几日天气潮湿,迷雾缭绕,就让昭日国占了便宜得了先机。”常将军俯身一拜。



“无妨,”秋歌一抬手,“那你可看清楚天女的样貌了?”



“当时距离很远天光又黯淡,只觉得那女子生得倒是十分清丽,其余的,并未详细看到。”常将军说。



“你说你用毒箭中了她的左肩,她可有脱衣包扎,你见到什么胎记没有?”



“回陛下,那女子中箭之后立刻撕下衣服包扎,微臣并未见她肩上有何异样。”



“你可确定她左肩上什么都没有?”秋歌眉头微蹙。



“微臣确定,陛下嘱托过微臣千万要注意此事,微臣也是不得已才射她左肩的,确是没有任何类似胎记纹身的图样。”常将军俯身又是一拜。



“此事你还告与他人了没有?”秋歌问。



“微臣发誓,绝无第二个人知道。”



“知道了,下去吧,本王随后会重重的封赏你。”秋歌扬手示意他退下。



“谢陛下。”常将军叩谢,退了下去。



秋歌慵懒的倚回榻上,墨蓝的眸子深不见底。



弄了半天,原来是假的,还好是假的,那轩辕小儿就空欢喜去吧,秋歌静静的想,乌锦城还真是个老狐狸,带在身边的花样少女竟然还不是自己的亲生女儿,那真正的天女在哪里呢?可是又要煞费一番周折了。



“陛下。”钟离舍从屏风后面走了出来,眉宇之间,倒是有些老国师的仙风道骨。



“国师请坐。”秋歌抬手示意他坐下,钟离舍却没有坐。



“常将军已经知道天女肩有梨花之事?”钟离舍问。



“嗯,他只知道天女左肩有不同的胎记,本王飞鸽告诉他的,总觉得乌锦城不会那么轻易让世人得到天女,果不其然,还真是算计得深。”秋歌叹了口气,湛眸微转,“不过也好,这个假天女倒是给了泷涎起兵昭日的由头。”



“陛下想起兵昭日?”钟离舍脸色立变。



“嗯,国师不必如此反应吧?”秋歌长指一伸,捻起一粒葡萄放入口中。



“陛下方才有的这个念头?”



“昭日这几年收服了周边不少小国,强势了许多,本王早看它不顺眼了,”秋歌看着一盘晶莹的葡萄饶有兴致的说,“此番他轩辕玉颜得了假天女他自己并不知道,只当是真的娶回宫去,必是举国上下兴高采烈,本王正可以在他们准备大婚之际趁机起兵,扩张些我东境的疆土,也让他不要太嚣张才是。”



钟离舍看了看秋歌,欲言又止。



“此次起兵对我泷涎就以夺回天女为由,也让兵士们有些士气,毕竟女人吗,”秋歌的表情变幻莫测,“国师你还有什么要问本王的?”



“陛下,”钟离舍俯身说,“微臣对打仗不甚了解,只是天女一事,常将军不也知道了……”



“好说,杀了便是。”秋歌幽幽的吐出这句字,动了动修长的身子,好让自己倚得更舒服些。



一阵凉风灌进了秋歌露在外面的修长脖颈。



“哪来的风?”秋歌有些愠怒的起身。



“陛下,这是要下大雨了。”钟离舍慢慢的说。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