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梨花烙:倾国皇后

第十一章 只近浮名不近情

梨花烙:倾国皇后 木子小白 2173 2009-05-09 19:57:16

  “主上,这几名老臣,并非与先主过从甚密,最多也只是在其位谋其政而已,主上其实不必……”



容貌清秀的新任护教左将军雪泽表情纠结着低声说。



凉葵扬手制止了他继续说下去。



“主上!”雪泽竟是有些着急了。



“毒死。”凉葵表情随便的吐出这两个字,转过身去看着窗外皎洁的一轮圆月,心里微微的颤抖了一下。



雪泽皱着眉头着急的神情,还真真是像极了他的小八弟呢,也许就是因为这个,他才不介怀雪泽的父亲是前任魔教掌事而委他以重任了。



即将毒死的这几人是赤狼毒最后的教臣,除掉他们,夜辰王朝就彻底是他赤凉葵的了。



只是凉葵一点也兴奋不起来,到底赤狼毒也不是他手刃的。



他满怀信心拿着蟒毒归来的时候,魔宫内外竟是一片素缟,赤狼毒为了修习魔功十层的心法而建造了一间纯阴的密室,只可惜这密室仍有阳存,导致赤狼毒练功走火入魔,裂了四肢血脉又无人能进去救他,最后竟是浑身的血流尽才死。



这样的死法,也不能不称作惨暴,但凉葵的心里仍不能释怀。



究竟是老天在惩罚赤狼毒的十恶不赦,还是在惩罚自己,凉葵也不得而知,他知道的是,他永远都失去了复仇的机会,失去了杀死他亲生父亲的机会,不费吹灰之力就顺利的掌控了整个魔教整个夜辰王国。



想及此,凉葵轻轻的叹了口气,余光里,他瞥见雪泽一脸的落寞,皱着眉头退下了。



这小子虽说是骨骼清奇功夫了得加上思维杰敏,带兵打仗无人能敌,可终究还太嫩了些,也许还要历练些日子才能真正的狠下心来担当大任,或许年纪再大些,他自己就会懂得了,宁枉杀,莫放过。



杀人,也是一种道理,所有道理中最浅显的一种。



凉葵转身走到案桌前,翻起这几日收到的探子信报。



泷涎寻了十五年,天女却被昭日寻得,现下昭日国君要和天女大婚了。



他也看过好些遍了,内容早就烂熟于心。



依他对泷涎国君的了解,那个褐发蓝眼的妖王决计不会就此罢休的,趁着天女一事的由头,必将出兵昭日。



昭日举国上下都在庆祝王上和天女大婚,军队防务也一定是疏于戒备,凉葵慢慢的闭上星眸,若是他没有料错,今夜应该就是泷涎的发兵之时。



曾有魔教元老劝过赤狼毒寻找天女,他继承教主之后,也有人劝过他。



赤狼毒并不是没动过心思,只是当时伏神魔教还未大盛,夜辰魔国也规模尚小,不能与泷涎相敌。



不过现在已经是不同了,如今魔教壮大,以教兴国,夜辰也从未如此强大过,寻个天女也绝非难事。



只是,他赤凉葵不吃信这个,一个女人就能决定天下的归属,实在是荒唐之极,摆明了是个无稽之谈,这世间怎么还人人都信?



天女如何,再如何也不过是个女人,最多也就是生得美些么,再美,可是美过冬巳了?



思虑掠过,凉葵轻轻的捏着悬在胸口的洁白梨花,想到这是冬巳的幼牙,心里竟是泛出一丝笑意来。



她说过,她的住所就是在泷涎昭日两国的边境之处,若是泷涎此时已经出兵,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样了?



又没来由的想到她,这几个月来,已经不知道有多少次了。



圆月如盘,明亮皎洁的就像她晶莹的脸。



头几日凉葵看弯月的时候,也觉得镰刀般的月儿亦如她大笑时弯弯的眉眼。



曾经,赤狼毒的军师也是王子们的先生告诉过他,夜辰国是以魔教成国,若想君临天下,必先强国,若要强国,必先兴魔教,而要兴魔教,必要潜心钻研魔功,而要练成魔功,必要摒除一切情念,父母兄弟皆要忘记,女人的身体虽是可以要,而对女人生出感情来,那是万万的使不得。



不过那先生现在已经成为自己的剑下之鬼了,凉葵继位之后第一件事就是亲手杀了他,不知道他死的时候会不会觉得欣慰,他说的话,凉葵倒是都牢牢记下了。



他是无情之人,无情之人才能炼出最凛冽的魔功,才能使出最锋猛的破血剑,无情之人才可以君临天下。



只不过就是个山野之间的小妮子罢了,凉葵想着,踱步从书房里走了出来。



门外等待侍寝的妃嫔已经被安排站成一列,凉葵目光冷清的依次扫过她们的脸。



每个妃子都赶忙作出各种娇羞妩媚的神态。



老主暴亡,新主继位,这些妃嫔们都是夜辰各地新近选来的美女。



虽然早已听闻这位小主手段凶狠异常,比老主有之过而无不及,可看到凉葵的时候,她们的心里还是不小的激动了一下。



面前目光寒冽的男人年纪轻轻却生得高大修长,面若刀刻,非同一般的硬净俊朗。



若是能被这样的小主宠幸宠爱,可真真是件好事呢。



看着眼前的一溜美人的矫揉造作,凉葵倒是觉得有些倒了胃口。



“少主,您今晚要哪位妃子侍寝?”执事官谄媚的出现在凉葵的面前。



一排最后,一个年纪不大的妃子紧张的直揉眼角。



“你,怎么?”凉葵皱着眉头问,她的年纪,看起来和冬巳倒是相仿呢。



“回主上,没……”那个小妃子索性用手指按住了眼角。



“你眼角那里怎么了?”凉葵问。



小妃子不回话,还是不动。



“把手拿下来。”凉葵命令着。



“主上,”小妃子羞怯的拿下了手,“方才公公告诉我,这里有痣不吉利。”



凉葵看见,那个小妃子左眼角下长了一颗黑色的小痣,和冬巳的小梨花绽开在同一个地方。



“你。”凉葵长手一指,对着小妃子说。



“主上……”



“没听见么,我说,今天晚上,我要她。”凉葵的口气毋庸置疑。

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