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梨花烙:倾国皇后

第十六章 天阶夜色凉如水

梨花烙:倾国皇后 木子小白 2395 2009-05-14 09:47:39

  放眼望去,昭日王宫中满是春天的景象。



鹅黄的迎春,柔粉的竹桃,翠青的柳条,加上昭日国一向清爽飘逸的染彩春装,让死寂了一个冬日的红墙绿瓦霎时变得新鲜起来。



这还是自己在宫中度过的第一个春天,乌药一路上一直在想。



方才若不是身后跟了一队宫女太监,她怕是早要蹦蹦跳跳的赏绿摘红了。



可是自己是王后,昭日国的王后,不能这么没大没小的,乌药狠狠心,终是忍下了。



现下到了天君殿前,乌药刚刚被美景掩住的忐忑才都一股脑冒了出来,玉颜并未召见她,只是凭她的一时兴起,就跑来这儿使性子要见他,不知道他会不会生气呢?



过年的时候,玉颜倒是在丹霞宫里陪着她呆了几天,可是这转眼又是一个月没有见面了,她可是真的想他了。



不知道他是不是也想她了呢?



由何安引着,乌药小心翼翼的推开了虚掩的镂空檀木门。



玉颜正伏在案几上憨憨的睡着,一旁堆了一摞高得有些骇人的奏折。



诺大的寝间,除了坐榻和批折子的案几,就只剩下一个大大的沙盘,突兀的显示着泷涎和昭日间打得乱七八糟的这场战争。



何安悄声退下,关起了门。



乌药的心骤然疼了起来,这倦怠甚至有些憔悴的男子就是当日她见到那个衣袂飘飘的神仙么?



她解下衣带,脱下外衫,轻轻的盖在了玉颜的肩头。



“西境又有什么消息,是不是潼勒又失守了?”玉颜猛的惊醒,他的眼圈有些乌青,本来健康的脸色已是有些蜡黄了,那一双黑眸却还是炯炯有神,一股王者之气就从那双眼眸里不经意的生出。



“王上,”乌药赶忙跪了下来,“是臣妾多日不见您,担心您的身体,未经请旨就擅自跑了过来,惊扰了您休息,请王上降罪。”



“哦,是王后啊,”玉颜大大松了一口气,有些欣喜的伸手扶起乌药,“王后何罪之有啊,若是想见寡人也有罪的话,那寡人天天都念着你呢,寡人的罪过不是更大。来,王后,坐到寡人身边来,你怎么穿得如此单薄?虽是天气转暖,但如何说也是春寒料峭,昭日不比泷涎,冷还是要冷些的,王后可是要多穿些注意身体啊!”



玉颜说着,准备脱下自己的衣衫给乌药穿上,一摸才发现,身上的彩蝶戏花斑斓衣不是乌药的更是谁的?



“王后……”玉颜一把将乌药揽入怀中,“寡人真的是对你不住啊!大婚之后只是忙于战事,甚少陪你,还让王后为寡人挂心了。”



“王上,”乌药伸出葱样玉指轻放在玉颜唇上,“王上休要这么说,儿女情长乌药来做,王上还要以国事战事为重。”



“王后不愧是天女,”玉颜轻轻的吻了吻乌药的发际,“得王后,必助寡人得天下啊!”



“王上,听说西境战事已经有些好转,您可不要太过操劳啊。”乌药听得“天女”二字心头一震,却仍然不动声色的柔声说。



“不瞒王后,新任的泷涎国君是个断袖之人,让那种人犯我边境实在有辱我国声威,寡人本是出不去这口气,倒是现在,那泷涎军队粮草不济,被我君打的落荒而逃,寡人借此机会正可以扩张西境疆土,何乐而不为?”玉颜说。



“王上此话怎讲?”乌药一脸的不解。



“我军此时已收归疆土,寡人决定乘胜追击,借此机会攻占泷涎要地小罗山。寡人一直有吞并泷涎的念头,只是泷涎国力强大不可小觑,若是真的能迫使泷涎对我昭日俯首称臣,那大败夜辰魔国也是指日可待了。有王后在,寡人必能一举胜利,君临天下!”



玉颜说着,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



“若姐姐你说吗,泷涎的君王到底是怎么个断袖法啊?”冬巳忽闪着大眼睛缠着正在讲八卦的云若。



“哎呀,冬巳你都在这里听了小半个上午了,赶紧回屋练琴了,不然晚上娥姐回来又要骂你了!”云若用手中的美人团扇轻轻的磕了一下冬巳的头,这个小妹妹她还真是喜欢呢。



“娥姐才舍不得骂我呢,再说,我练得很快的,一会就好啦,若姐姐你就再讲讲啦!”冬巳撒娇的来回摇晃着云若的手臂,坐在云若屋里说话的几个姑娘都轻轻的笑了起来,让云若再讲下去。



“还真是一群事儿精啊,”云若说着,轻摇团扇,“那我就接着讲,你们都只听过那泷涎的小王美,可知道那小王为何生得跟妖精一样?”



众人摇了摇头。



“因为那小妖王的母后啊,是西域第一美人,金发碧眼的,皮肤比雪还白,该大的地方大该细的地方细,当年他父王一看见就迷住了……”



“冬巳!”



“啊!”



冬巳正在聚精会神的听云若有声有色的讲着,突然听到有人叫她的名字,本能的应了一声。



“啪”的一声,一个巴掌直扇到冬巳的左脸颊上。



这巴掌力道之大,打得冬巳眼前立时就冒起了金星,在缭绕的星星点点中,她看见了身着彩衣的升平聘聘婷婷的站在自己面前。



“升平,你这是干什么?”云若第一个反应过来,赶忙抱住摇摇欲坠的冬巳。



“云若姐,你来阁子里的年头可比我长,不该忘了阁子里的规矩,第一条就是进了阁子就只是阁子里的姑娘,再也没有先前的人。”升平慢条斯理的说。



“是……”



“那我叫她冬巳,她竟然答应,你说她该不该打?娥姐让我看着她练琴,她却不练跑到你这边来说话,你说她该不该打?”升平面带微笑说。



“那也不该你打啊!”云若看着冬巳已经红肿的半边脸,生气的指着升平说,“娥姐不在也轮不到你!”



“哟,按年纪轮倒是轮不到,不过,莫说咱阁子,就是整个烟花镇也没有按年纪这个轮法吧,”升平妩媚的整了整缀着云样的衣领,“轮得着我轮不着我倒是在其次,可是轮不到一个只能捡剩的人啊!”



“升平你说谁呢!”云若气愤的站了起来。



“哎哟,云若姐,我没说你啊,”升平水袖轻扬挡住红润的唇,“不过,方才我好像听有人没叫锦瑟这个名字吧,这是不是也该算到坏规矩里啊?”



云若脸色一沉,缓缓的放开抱着冬巳的手。



“锦瑟,跟我回去练琴。”升平一挥手,婀娜的转身。



“各位姐姐,我先走了。”冬巳福了福身子,捂着红肿的脸,紧走了两步跟在升平后面。

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