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梨花烙:倾国皇后

第十九章 翠华一去寂无踪

梨花烙:倾国皇后 木子小白 2271 2009-05-17 11:47:46

  乌药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在宫墙内浓浓的黑暗里。



“娘娘,您可慢些,小心脚下。”何安扶住乌药的手臂轻声说。



“你都说王上醉得不醒人事了,我还如何能慢!”乌药激动的大声说。



何安闭了嘴,只能紧紧的扶着乌药,生怕她摔了。



终于,乌药看见了天君殿上那另人心疼的灯火通明。



“酒,给寡人酒,谁敢抗旨寡人就杀了谁!”



踏进殿门,乌药就看见玉颜靠在宫柱上,口齿不清的朝一干宫女太监喊话,哪里还有一个国君的样子。



他的双颊通红,头发也散开了,衣衫不整,疯的跟个唱丑角的戏子一般,乌药赶忙上前搂住了他。



“王上,起来啊,臣妾扶你回榻上歇息。”乌药边说边心疼的亲吻玉颜散乱的头发。



“我不用歇息,正好,你,去给寡人拿酒来!“玉颜无知觉的对着乌药大吼。



他嘴里喷出的浓烈酒气刺激得乌药的泪腺直流下眼泪来。



“王上,不要再喝了,酒过伤身啊!“乌药哽咽着说。



“留着个好身子还有什么用?东元千里青山秀水都被那红眼魔军占尽了,寡人还有什么颜面要好身子啊!喝,酒!拿酒!”



玉颜说着,竟也跟个小孩子一般嘤嘤的哭了起来,眼泪很快就打湿了乌药的衣袖。



“寡人非但没能坐拥天下,连祖上留下的基业都守不住,是寡人无能,寡人无能啊!”玉颜满脸的悲伤落寞。



乌药动作轻柔的用细嫩的指腹揩去玉颜的眼泪,轻声说:“王上莫要自责了,并不是你无能,而是那魔教之邦乘人之危,他们太卑鄙、太无耻了。”



玉颜猛的一个巴掌扇在乌药脸上,脆愣愣的声音响彻整个大殿。



乌药尚在给玉颜擦眼泪,被这突如其来的巴掌扇得不知所措,手就愣愣的放在了半空中。



“你这个*****才,在这里妄议什么战事,去,给寡人拿酒去,听见没,你聋子啊!给寡人拿酒去!”玉颜继续发疯的大吼。



“哟,陛下,万万不可啊,”何安赶忙扶住几乎被扇了一个趔趄的乌药,“陛下这可不是奴才,这是王后娘娘啊!”



“打的就是你的王后娘娘,”玉颜颓废的四脚张开瘫在地上,“不是得天女者得天下么,怎么从寡人立她为后起寡人和昭日国就一天好日子都没有过过呢?她到底是不是天女啊,是不是啊?泷涎的秋王不是要么,寡人让给他了,让给他好了!”



乌药不可置信的把停在半空中的手狠狠攥成拳头收了回来。



“娘娘,陛下这是喝醉了,说胡话呢,您千万莫要当真啊!”



何安扑通跪在了乌药面前。



“不是都说酒后吐真言么?”乌药疼得心都纠在了一起,方才她一直哭,现在她想哭,却怎么也留不出眼泪来。



“娘娘……”



“安公公不要说了,把王上扶去塌上吧!”乌药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看了一眼已经昏睡过去的玉颜,转身走出了天君殿。



天上没有星星也没有月亮,怕是明天不是个好天气了。



义父,是你怪我了么?乌药望着黑漆漆的夜空,心中暗暗的说。



可是,我已经爱上他了,纵是你怪我,我也不能回头,我绝不会让他知道我不是你的亲生女儿。



想到真的天女,乌药心头一阵哆嗦,黯然的低下了头。





“开始吧!”黛娥一开口,座下的姑娘们立刻停止了喧哗。



冬巳已经端坐在琴台之上,皓腕一提,琴声悠然响起。

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

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



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

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

冬巳的声音清澈透亮,配着婉转低稳的古琴,相得益彰,犹如天籁。



举手投足,仪态万千,娇羞无限,眼波流转,惹得人浮想联翩。



除了升平一脸的不屑,其余的姑娘都听得看得如痴如醉。



“以雪夜为题赋五言诗一首。”黛娥悠悠的说。



冬巳美眸环顾,想了片刻,凌凌开口:“冷夜月独忧,天地也同愁。泪洒作玉屑,染白梅丛丛。”



“好诗!“云若第一个拍手叫好,随即,其他的姑娘也一起夸奖起这首诗来。



升平心里不悦,暗暗的哼了一声。



“娥姐,还有什么吩咐锦瑟的?”冬巳笑盈盈的看着黛娥,乖巧的问。



果然没有看错人,黛娥心头一阵大喜,面上却是波澜不惊。



她淡淡的看了冬巳一眼,开口,依旧是碎玉般的声音。



“清水阁明日开始,就可以起锦瑟的牌子了。”



冬巳幽幽起身,盈盈一拜。



“娥姐,我还有一事相求。”



黛娥目光深邃的看着冬巳。



“锦瑟的第一位恩客,可不可以自己挑?”





“陛下,您是奴婢的第一个男人……”刚被宠幸的宫女哭得嘤嘤,她披了蝉丝凉衾,酥胸半露,甚是撩人,可是秋歌只是自顾自的穿上衣衫,不再看她半眼。



“陛下……”宫女见秋歌不理睬自己,越发的哭得厉害起来。



“哭什么,赶紧穿了衣服去得是房领赏吧!”秋歌冷冷的说,沓了软鞋就匆匆起身,捡起斗篷披在身上,快步走出殿外。



本来心头就烦闷,想借着女人解解愁的,真没想到看了走眼,愁没解不说,反而还更觉烦闷了。



果然是夜辰魔国,伏神魔教统帅的赤眸魔军,那些功夫都是怎么练来的,一个个都跟刀枪不入一般,一个魔字真是了得,秋歌静静的想。



本来他准备诱昭日军深入境内,然后一举歼灭的,谁料魔军偷袭,他泷涎的损失,也不比昭日少啊。



伏神魔教的新教主虽然年纪不大,倒是个狠角儿,手段在他父亲之上,可不能小看了去。



秋歌伸手摸了摸额头,近来还真是诸事不顺,连派去寻找天女的人也失了线索,不知该如何了。



墨黑的天上什么都没有,秋歌又想起了那次骇人的日食。



寻找天女的心意,大概就是那个时候长在他心里的吧。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