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梨花烙:倾国皇后

第二十二章 恨君不似江月楼

梨花烙:倾国皇后 木子小白 2518 2009-05-21 10:05:55

  “锦瑟妹妹,怎么这样就睡着了?”云若轻轻摇醒用胳膊支头在依在桌边睡觉的冬巳,“我让小红进来收拾收拾床,你到床上睡吧!”



“哟,”被云若这么一晃,冬巳猛的清醒,赶忙用手背揉了揉眼睛,“没事儿,若姐姐,不用,我本也没想睡的,不知怎么的,就迷糊了。”



说罢,冬巳把云若让到椅子上,自己拈起一粒梧桐子,放到香炉里,屋子里很快就有了袅袅的香氛。



“妹妹,听姐姐句劝,你现在都是清水阁的头牌了,凡事不用亲力亲为的,收个小丫头来做这些粗活就是了,何必呢,这么睡着凉了也没人管,你要是嫌新找丫头麻烦,我就把小红送给你好了。”云若苦口婆心的劝冬巳。



“谢谢若姐姐了,其实也没什么事,就那么过日子,我一个人都能做,不像姐姐们,从前都是官宦家的小姐,我原本过得就没比个小丫头好多少,再有个丫头伺候我,想想也觉得挺别扭的。”冬巳微笑着说。



“以前,”云若轻轻的叹了口气,若有所思的说,“以前的日子过得可真是好啊!”



“是啊,”冬巳也陷入了回忆,“方才我做梦就梦到家里的院子了,还有爷爷和小七……”



“小七是你的旧相好?”云若好奇的问。



冬巳摇了摇头,凌凌的声音染上了苍凉的嘶哑:“都是以前的人了。”



“嗯,这都过去多久了,还想什么呢,”云若拉住了冬巳的手,“好妹妹,不要再想了,你在这里多好啊,什么样的男人都拜倒在你的石榴裙下,你想要什么就有什么了。”



“若姐姐休要折煞我了。”冬巳慢慢的垂下眼睛。



“妹妹,姐姐跟你不一样,虽说这岁数在外面并不算大,可这是烟花巷,靠年轻貌美吃饭的地方,姐姐已经老了。”云若声音凄凄的说。



“怎么会,若姐姐还这么漂亮,人又这么好……”



“妹妹,若是真觉得姐姐人好,可是不要忘了给姐姐介绍几位爷吧!”云若突然紧紧抓住冬巳的手,眼睛里竟然有了泪光。



“一定一定,”冬巳赶忙说,“我刚来的时候,大家都欺负我,只有若姐姐愿意帮着我,我怎么会忘记呢!”



“锦瑟妹妹你真好。”云若轻轻的搂住了冬巳。



“不好了不好了!”



外面响起了一阵喧闹声。



“不好了,不好了,小姐,不好了啊!”小红上气不接下气的跑了进来。



“怎么总也是沉不住气呢,有什么事儿啊,要急成这样?”云若推了一下小红的肩膀,“慢慢说。”



“小姐,这个不能慢,听说佽壤已经贴出告示了,说是王上终于决定不打仗了,要割地求和,佽壤要割,那我们也要跟着割啊!”小红表情激动的说。



“那怎样?”云若有些不解的看看冬巳,又看看小红。



“那怎样,那麻烦就大了,割了我们之后我们就不归昭日管了,夜辰国的魔军就会来接管此地,魔军啊,一个一个都是红眼睛的,练的什么邪门魔功,杀人不眨眼的啊!”



“啊!”云若吓得瘫在椅子上,冬巳赶忙过去扶住她。



“小红你可莫要吓唬你家小姐,哪有什么红眼睛,什么邪门魔功,夜辰魔国虽然以教立国,但再怎么也只是和泷涎、昭日一样的国家而已。”冬巳细心的安抚着云若。



“什么啊,魔教就是魔教,他们国里的人一生下来就入教练功,他们不是人,是人魔啊……”小红继续说。



“住嘴!”冬巳大喝。



话一出口,不光小红和云若,连冬巳自己也吓了一跳。



小七走的时候,告诉她不要为一个人魔掉眼泪,到现在,已经是多久了,小七长大了多少,该是什么样子了,是不是也当兵出来打仗了呢……



“锦瑟妹妹,”云若看出了冬巳的走神,小声叫了一下,“没事吧?”



“哦,”冬巳马上回过神来,“没事,我,我是让小红不要再吓唬我们了。”





络纱的明黄斗篷上用五彩绸线绣着生动的百鸟朝凤图,一片的升平祥和。



匍匐跪了一地的宫女却无人敢抬头欣赏这一幅好画。



乌药披了斗篷抱了个沉香小炉立于窗前,定定的看着丹霞宫衰败的后园,脸色别提有多难看了。



玉颜为什么连佽壤都舍得送出去,偏偏要留着这个南隅小镇?她都已经怀了他的孩子了,为什么他还是对那个只见了一次的烟花女子念念不忘?



乌药越想越气,向后一扬手,手里的香炉划了个优雅的弧线,摔了出去。



“哎哟,娘娘,您可是要砸死奴才了!”



片刻之后,何安的声音戚戚的响起。



乌药赶忙转身,看着何安捂着脑袋,一脸吃痛的表情。



“安公公,没事吧?”乌药边问边朝伸手示意,跪了一地的宫女都慌忙退下。



“奴才的头硬,呵呵。”何安摸了摸被砸的地方,鼓起了一个大包。



“安公公,王上可松口了?”乌药急急的走到何安身前。



何安摇了摇头。



“都是那个小妖精,狐狸精,我哪里比不上她,我……”乌药几近气急败坏,随手把茶桌上的杯盘都扫到了地上。



一片的乒乒乓乓。



“娘娘,您是有身子的人,莫要动这么大的气。”何安上前相劝。



“你说,你见过她,她哪里比我好?”乌药指着何安大喝。



“娘娘,您先别发这么大的火,听奴才说,”何安把乌药掺扶到坐榻上,“那样的烟花乡野之地出的姑娘怎么能和娘娘您比呢,我见了,说实话,莫说百分之一,千分之一万分之一都不如。陛下心里自然是只有您,不然他怎么有了您之后就没再纳过妃呢?您说,这古往今来的君主,有像咱们陛下这样的么?那泷涎的秋王倒是没纳妃,可是他那是有断袖之癖啊!”



听何安这么一说,乌药的心缓缓放了下来。



“可是……”



“娘娘,陛下再怎么也跑不出个男人,见了个新鲜念念不忘的也无可厚非,娘娘您可要放宽心了。”



“公公的意思,我应该让王上把她带进宫?”乌药秀美轻蹙,丹凤美目有些不相信的看着何安。



“怎么会呢,”何安一作揖,“奴才心里可是只有陛下和娘娘两个主子呢。”



“那……”



“娘娘您大可放心,奴才呢,已经命人私下里改了烟花镇的分属,它现在已经不是归佽壤,而是归典都所辖,而陛下呢,都在议和书上扣了玉玺啦!”何安一脸的狡黠。



“那,那典都是不是在割地之列?”乌药紧张的问。



“我的娘娘啊!”何安重重的点了点头。



“太好了。”乌药长舒了一口气,这下可是好了,本来还想要亲自收拾这个要狐狸精呢,现在就等着夜辰国的魔军收拾她吧。



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