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第一福晋 《全本》

第八十八章(已解禁)

第一福晋 《全本》 鬼妹= 2026 2009-11-06 18:03:13

  而此时的德侦则是一脸的难以琢磨,在烧制铜像之前他就问过在冬季开炉成功的几率有多大,得到的是只要有好的条件,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全国最好的师父都说没问题,那就一定没问题。现在有了问题,那问题肯定是出在“人”身上。懒洋洋的抬眼看着众大臣,“看来,这也是天意。”他的话虽轻,在这么静寂的场合却能让所有人都听的非常清楚,而明白他的人却都知道这是暴风雨即将来临的前兆,竟然真的有人敢挑战他的威严,那么好吧,就让这个人成为他威严的殉葬品!“天意如此,人力怎可妄加改变呢。”听起来他说的是天意不让赵吟当皇后,而只有赵吟知道他说的不是这个意思。天意要他杀人,要他杀破坏他威严,破坏铜像烧制之人。

“皇上。”她不愿意有人为此事而死。

话还没说出口,就已经被德侦打断。“赵吟。”是命令。

赵吟跪下,“赵吟在。”在众人面前,她要做的,就是温顺。

德侦虽是对她下的命令,却是看着众大臣说的,三日之内是不可能有人混入的,因为他派的探子都是一流的探子。而铜像的烧制人选都是临时才定的,所以也不应该有差错。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了。就是在庆典当日发生在他眼皮底下的事了。敢做这样的事的人,就是将死之人。“赵吟即刻回永离宫,不得有误。”命令虽短,却是让所有人的心都慌了一下。皇上这样的做法是为何呢。这个时候怎么能让准皇后离开呢。是该当时就废除掉她所有的名号的啊。

赵吟虽然还是有些担心她走后可能会发生的事情,却并不担心自己的后位,因为她太了解他,他要做的事情,无论任何人,任何事物都是不可能会阻拦到他的。所以她这个准皇后依然是准皇后。但现在她却不得不走。“赵吟接旨。”她叩首,然后在宫女的搀扶下起身离开,留下在寒风中的大臣们。

***

回到永离宫的赵吟却是在为那些大臣们担心,不时的让连然和海天去打探消息。

德侦陪着大臣们在寒风中站了两个时辰却没说一句话这个消息着实让她有些心疼。她是怕他受寒。

她要去看看他。这个时候,她就站在正德宫的门口,这里是德侦就寝的地方,他也经常在这里处理国事的。这个时候,他大概还没有回来吧。

也许是因为今日烧制铜像的事情,她的到来竟然没有人为她通报,所以她现在也就只能站在这里,站在寒风里。天气果然是一点点在变冷呢。

而从外面归来身后站着大批侍卫的德侦看到的情景就是一个娇弱的女子站在台阶上,面部已经冻的有些苍白,不停的搓着双手在取暖,而站在她身后的一男一女也正在努力说着什么,但显然都无济于事。

看到这个情景,德侦的步伐加快,这个笨女人,为何不进去呢!

赵吟苍白的脸上带着笑迎了上去,远远的一声“皇上。”而下一刻就已经落入了德侦的怀抱。这也着实让身后的侍卫还有正德宫门前守侯的侍卫吃惊,皇上何时如此失控过。

德侦紧紧的把她抱在怀里,“冷吗?”该死的,她在寒风中站了多久了。说着他就把她拥在怀中朝正德宫里走去。

赵吟贪婪的呼吸着他怀抱中的温度和他的心跳,“赵吟不冷。”能见到他,冷又能算的了什么呢。

德侦却也不问为何她没有进去,从今天的事情上来看就已经知道大致情况了。看来,侍卫班子是也该换换了。不知不觉中,他已经为她改变了太多。

进入大殿之后随即有人人把暖炉移到了赵吟身边,虽然说今日的铜像是没有铸造成功,但是看目前的情况,皇上对她爱护有加,即使成不了皇后也是要在后宫中独霸一方的。现在巴结总也是没有错的。“以后若是要找我,就拿这个令牌。”德侦虽然不悦,却是再不愿意她站在寒风中等候的,他手上的令牌向来是授给皇帝最信任的人,而拿这令牌的人也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这样的东西谁都想要,可惟独赵吟却并不。她宁愿站在寒风中等候也不愿享有这样的特权,帝王的一举一动都是要受到后世人们的评论的,所以她能做的就是为他谨慎再谨慎。

赵吟看着那令牌却并没有要接的意思,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就对上德侦的眼,“这么贵重的东西皇上怎可随意赏给一个女子呢?皇上应该把它赏赐给有功之臣才是。”她并没有把握能够说服他,因为他的脾气就是要做什么就一定要做到。

果然如她所料,德侦不由分说的在令牌两端的穿孔处系上金丝线就牢牢的把它绑在了自己的手上,赵吟也不再说什么,因为一切都是徒劳的。“以后若是要见我,只管把它拿出来,自然会有人来通报。”显然的,他对今日的事情很不满意,而他的不满意会直接导致一批人遭殃。

这个时候也只有善良的赵吟愿意为他们开脱了。“他们说让赵吟进来等,赵吟想早些见到皇上所以才没进来。”说的时候虽然她的表情有些不自然,但是她能够明显的感觉到有侍卫的目光撇向了这里。

德侦既不肯定也不否认只是淡淡的“恩”了一声。他并不喜欢她为这些奴才辩解,而他也正准备把这些原先先皇的侍卫撤换为自己王府的人。“你来是为了铜像的事?”是问也不是问,因为他的话带着一丝凌厉,一丝肯定。

赵吟张了张嘴,因为的确也是这样。这个时候她还没开口德侦就又已经转移了话题,“还冷吗?”这个女人总是做一些他不愿意看到的事情,把自己冻个半死究竟是想干什么呢。

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