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第一福晋 《全本》

第九十章(已解禁)

第一福晋 《全本》 鬼妹= 2032 2009-11-06 18:03:13

  赵吟明知道自己是来求人的,故意放低声音,“皇上生气了吗。”她知道他为何而生气,也能巧妙的利用他的生气,这也是她的长处,也是德侦不愿意她之处。

德侦却是非常利索的开口拒绝,“没有。”几乎没有思索,这在他的一生中也是极其少见的。

赵吟却闭口不语了,德侦干脆把披风解了下来让她自己完全包裹住,自己坐在了另外一张椅子上,“说吧。”他的命令很简单,其实也早就知道她来是做什么。

“赵吟是刚进宫。”她不得不说出这个事实,也是她最好的理由,她刚进宫,而海天是她身边唯一忠贞于自己之人,她希望他能够放过他。其实一切都过于简单,只是两个人都在赌气而已。

“我答应。”是他第二次因为她是赵吟而不是颜颜而对她下承诺。“但是不能有下次。”这已经是他最大的容忍了。

赵吟高兴的笑了,虽然在来之前就知道自己是一定会成功的,听到他亲口说出来还是很高兴的,因为她在乎他。“谢皇上。”她的谢不需要下跪,只需要一个眼神两个人便都能明白。

德侦的表情却并没有放松。“你昨日去早太后了。”是问的,但是他的语气却又是那样,不是问,也是问。

赵吟一惊,当时太后有保证说不说是她去求情的,怎么他这么快就知道了,知道不能避讳,她就也很干脆的承认了,“是的。”他向来是不听解释的。可是她却没有料到他会问她理由,这也绝对是破天荒的第一次。

德侦的手翻了下暖炉里的碳火,这绝对是他生命中第二次做这样的事情,而且两次都是为了她。“不说说为什么吗。”他淡淡的问。

赵吟是着实为他这句话惊讶的,“皇上要听原因?”不自觉的她就问出了口。随即她就发现自己问了一个愚蠢的问题,他都已经问了,自己怎么可以反问呢。“是因为,”顿了下,她在想自己该怎么表达。

她的这个小动作却让德侦不满意了,“你没必要每次和朕说话都要下思考该怎么措辞,朕记得你以前是不这样的。”是的,她是变的比以前更谨慎了,因为这里已经不是三王府,而是皇宫。

赵吟怔了下,没料到他这样的话,出乎了她的意料。反射性的,她说,“是。”随即又感到说错了话,“事情是这样的,”她赶紧转移话题,并不在这个问题上和他多旋转,不然他就又生气了。“赵吟本来是去给太后请安的,但是当时我们说起了七王爷就谈了一下,事情就是这样。”她解释的有些着急,显然并不是这么简单的。

德侦只看她的眼就知道事情的真相,“是你先提出来的吧。”这个事情他自是不希望她参与的。

赵吟低下了头,显然是在回答他的问题。

德侦却突然的笑了,因为她这样的认错态度太过于娇憨,他从未见过这样的她,“这次就算了,但是不要有下次。”他这么明显的警告,若是真有了下次,他也是绝对不会纵容的。因为是她,他可以顺她一次两次,但是不可以有第三次。

赵吟依然没有抬头,“是。”她只是不想看着他们兄弟互相残杀,虽然她没有见当日的战况如何,但看现在七王爷和十一王爷的下场自是知道当时他们也没有讨到什么便宜的,当初他们选错了对手,只能这么说。

几日后,果真几个大臣商量出来的结果是请求皇上封右扑射之女安意儿为皇后。

德侦坐在大殿的椅子上一言不发的看着群臣,其实他们大多数都是没有参与这件事情的。他震慑的目光着实让所有人感到心慌,当然也有人是心理平安的,因为自己没有做过的事情,皇上的探子们也是绝对不会冤枉他们的。

“派人。”德侦的声音轻,却足够能让大殿上所有的人都听到,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带安意儿上来。”淡漠的犹如不是在讨论这个事情一般。

只一刻,安意儿就被人带了上来不明就里的跪倒在那里,脸上虽然淡漠,心中却已经有底,自己和父亲连手大灶的神话马上就会实现。这一刻,她却跪在这里,犹如受命的犯人。

“安意儿。”德侦的声音犹如鬼魅,就如他在王府一贯的作风,到了这里,却让人感觉更加不安。

安意儿的心慌张了一下,随即就又安定下来。“民女在。”不算是民女,在这里,却也只能称自己为民女。

德侦轻笑,他的笑声让整个朝堂的气氛顿时不那么紧张了,带着一丝漫不经心,德侦的嘴角带着淡笑。“果然是个倾城女子。”

听了这样的话,说她没有反应是假的,但是在这个时刻,她是不能有反应的,她只能把反应放在心里继续聆听这位年轻君王的话。

德侦的再次沉默也再次把整个朝堂带入沉默之中。“把东西拿出来给她看。”德侦并不回头就已把命令传达下去。

他身后的太监从怀里拿出一个纸包的东西走下去站在了她面前,安意儿抬头看,看着太监慢慢的一点点的把纸包打开,她的脸色也陷入沉重之中,正确说是慌张,沉寂。

这个东西,怎么会在这里。

她一下子就要摊下去,可是随即就又正身跪下,一脸的平静,“请皇上赎罪。”没有多余的语言,只是那么直直的跪着,她的这个动作让德侦想起了赵吟。

眼看躲不过去的右扑射安谈也跪了下去,整个身子都在颤抖,并没有安意儿的从容。

久久的,德侦没有说话,站着的人没有人敢说话,跪着的更是不敢说。那东西所有人都认得,那是天山制造的化铜粉。

原来,这一切都是皇上算计好的。

这样,还有谁敢吭声呢。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