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第一福晋 《全本》

第八十九章(已解禁)

第一福晋 《全本》 鬼妹= 2073 2009-11-06 18:03:13

  赵吟微笑,他还是关心她的,而她的这个微笑又让德侦猛然间想起自己对自己的承诺,以前是因为颜颜不愿意多接近她,现在却是为国家政事。再放肆一次吧,为这个不能控制自己的女人。“赵吟不冷。”她的声音把他拉了回来。

德侦伸手翻了下暖炉,这样的事本不是他九五之尊做的事情,现在他却愿意为她而做,只因为她是赵吟。“铜像没有烧制成功,这是天意。”他说起白日的事情,而这个时候他的天意依然不是她不能做皇后的天意,赵吟明白。

赵吟看着他的脸,虽然没有犀利,却也是够平静而阴沉的,他的平静是和危险是同义词的,“赵吟可以不当皇后的,只要能够呆在皇上身边就好。”她不想太多人为她而死,就当这是天意吧。可是她的声音太喘弱,进不了他的心。他要的,这个世界就得给。这就是他,德侦。

德侦依旧是没有肯定也没有否认,只是淡淡的“恩”了一声。旁人是无法知道两人谈话的意思的。

请声叹气,“那赵吟可不可以有一个请求。”既然不能挽救,总是可以求他手下留情的吧?她的声音是完全的求人于下的声音。

德侦直直的看了她一会儿才道,“说。”其实他早该知道她要说什么的。

赵吟嘴角有微笑,“赵吟请求皇上在处罚他们的时候不要连累他们的家人。”她向来是觉的全家抄斩是律法上极为不公平的,一个人做的事情没有理由要他全家人都为他承担,虽然说这样的律法可以减少人们的几率,但是总也是有人要有侥幸心理,而直接受害者就是他们的家属。

德侦深深的看她,是的,现在,他突然承认自己并不那么了解她,他知道她善良,却对要害自己的人也这么宽容,着实不是一个正常的女子。按照常人的思维,要杀自己的人,怎么能够不痛恨呢。即使是颜颜,也不能做到如此。“好。”这是他第一次把她当作赵吟而不是颜颜而答应她的事情。

赵吟嘴角的笑意扩大,“谢皇上。”她并没有跪拜,因为那样他会生气。

德侦嘴角也似乎有笑,“要谢也应该是他们来谢。”他的声音很淡然,却是带着包容的。

当日晚,赵吟宿于正德宫。

两日后。

赵吟手中的丝绢已经被绞的皱了起来,一个时辰之前连然听到的宫中的传闻着实让她想了好一阵子,皇上在朝上说铜像烧不成是天意,要大臣们举荐刚送进宫的那批女子谁最适合做皇后。以德侦的个性,怎么会那么轻易的就了解的铜像的事情,可是他在朝上这么公开的说不就是说皇后的新主人要易位了吗?

想了半天,她终究是不解。

不!不该是这样。他这么做是要引蛇出洞,而他这么说,肯定是已经有把握的。她的心随即放宽了一些,但是想到他这样的办法,她有不禁为背后的人感到同情。



九十一章







他答应过她不会做的太绝的,所以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的吧。心里虽然是这么想,但也知道其实并不是这样,他只是答应自己赦免那些人的家人,对这些人,他是绝对不会手软的。

就在这个时候,海天站在了她的背后,“格格。”因为铜像没有铸造成功,所以他仍称她为格格。

本来就正在烦恼的赵吟看到海天的表情,仿佛是得到了更不好的消息,按理来说她本是不应该同情他们才是的,但是她就是不愿意有人为她而死。可她又并不能改变什么,若只是她的话,她可以不追究,但是他们触犯了圣颜。“怎么了。”在心里,她已经做好了准备要听到更不好的消息。

海天是知道永离宫不是谁都可以进的地方,但他依然严谨的朝着四方看了看,发现没人之后他才小声的道,“格格,奴才知道是谁想要陷害格格了。”他长期呆在宫里,自然有自己的消息来源,虽然把他大半生的积蓄都花了个底朝天,他依然是心甘情愿为这个主子卖命的。

赵吟眼中是明显的震惊,这个事情德侦尚且不说,怎可容海天说?她并不怪他,她知道他也是为自己好,却也不问到底是谁想拉自己下马,“你是怎么知道的。”她只问他的门路,并不希望他参与此事。

海天却不明所以,“奴才在宫中这么多年,自然是有些门路的,而奴才认为这些事情格格还是不要知道的好。”她太善良,他亦是不愿意让她看到人间的太多丑恶。

赵吟点点头,“那你可知你的做法可能会引起杀身之祸。”她轻声叹气,德侦自己要做的事情,岂能容忍别人的参与。

海天一惊,并不是他把这个事情忽略了,而是并没有像她一般把这个事情参透,他重重的跪了下去,神情极为感动,“格格的救命之恩奴才会永生记在心中。”他深深的低下头去,且在他后半生真切的履行了这个诺言。

叹口气,“起来吧。”她还要为他的行事先去给德侦道歉呢,或者说是求情。

正德宫。

刚下朝的德侦回到正德宫的时候又遇见了上次一样的景象,赵吟就站在那台阶上,天气虽寒,却是有太阳的,并不让人感觉那么寒冷,但是赵吟的身子本身就单薄,穿的也并不多,站在寒风中依然看起来一幅摇摇欲坠的景象。

德侦站在她身前的时候竟有些生气,并没有深手去拉她,而是有些淡然的看作和她,“朕记得朕曾给过你令牌可以让你自由出入的。”他是生气,生气她老是这么不照顾好自己,老是让自己处于寒冷之中。

赵吟轻笑,“因为赵吟有事要求皇上,怎可先进去呢。”站在这里只是想要早些看见他而已。

终于忍不住一把把她拉进怀抱里,并用披风紧紧的把她裹住朝着正德宫走去,却是一路沉默。

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