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第一福晋 《全本》

第九十一章(已解禁)

第一福晋 《全本》 鬼妹= 2207 2009-11-06 18:03:13

  “朕向来是不过问理由的。”他静静的说,两个人已经知道死罪难逃了,脸色都已经刷白,“不过今日朕就给你们一个机会,陈述你们的理由,说的好了,免死,说的不好,那就依法行事。”这么开恩,倒是第一次,却是因为答应过赵吟。

两个人的脸色更是刷白。“罪臣自知罪过,但一人做事一人当,请皇上放过小女和罪臣的家人。”他的声音在颤抖,却依然说完了这句完整的话,然后开始用力的把自己的头抨击在地上,血也顺着流了下来。

又是沉寂,而德侦似乎是在看戏,并不开口说什么。

终于,安意儿开口,“这些都是民女策划的,而民女的父亲只是溺爱民女才不得已就犯的,民女愿意一个人承担所有责任。”说完她重重的磕了一个头。

德侦是赞扬这样临危不惧的女子的,但是现在她在浪口上,却是谁也救不了的。只是可惜了这样一个女子。“既然你们两个都愿意受过,就一起去吧。”德侦一挥手,侍卫们就把两个人拉了出去,老的却是因为害怕而叫不出声音来,小的也只是瞪着美丽的眼睛望着德侦,直到消失。

铜像的风波总算是告一段落,以两个人死亡作为代价。这多少是令大臣们诧异的,以皇上的性格,他们至少也要全家抄斩才是,没想到没有牵连到家人,就连和他们一起策划这件事情的人都没有追究。这皇上,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我见过那女子。”赵吟似乎是在抱怨,又似乎不是,口气竟是惋惜。

德侦像以往一样只是轻轻的“恩”了一声,并不多做回答,懒洋洋的半躺在暖炉旁听赵吟低低的叹息。

赵吟叹口气,“若那女子是个男子的话,定也是国家的顶梁之柱,只是可惜了一个女子。”他们的死会让她感觉自己是践踏着他们的鲜血走上皇后的路,纵然这并不是她的本意。

这句话倒让德侦起了兴趣,只见他睁开眼睛看着她,嘴角带笑,“怎么个可惜法。”他是向来只对自己感兴趣的东西感兴趣。显然他也对那个安意儿感兴趣。若不是因为是这件事情的话,他还真想留下她。而也并非男女之爱,而是这样的人总有一天会用的上。就如赵吟所说,真是可惜了一个女子。

赵吟眼中仍是惋惜,“赵吟见过那女子一面,只一面她的性格就给赵吟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此人有大度之气,并不为小事而计较,而且遇事稳重,若为男子,定是将相之才,可惜偏偏走了这条路。”她再次感到惋惜,忆起那日在她从正德宫回永离宫时候见到她的情景。那是一个很美丽的女子。

德侦轻笑,“她能做的,你亦能做。不必为她而惋惜。”他说的是实话,只是她太过于善良,论才气和心思,她还要胜那安意儿几分。

“可是。”说惋惜是真的,说心里过意不去也是真的,只是后者会多一些罢了。“他们的死让赵吟感觉仿佛是赵吟的过错。”是和她有关系,但她并不希望他们死。



德侦再次审视起眼前美丽善良的女人,“别人要杀你,你还要给他一把刀吗?”这在他的信条里是绝对没有的事情。

赵吟不吭声,依旧在沉思之中。

德侦皱起眉头,“人是朕杀的,你何必过意不去,莫非这还是朕的过错了。”他眯起眼睛看着她,而赵吟也早看到了这个危险的信号,跪倒下来,“赵吟不敢。”

德侦只淡淡的道,“平身。”每次都如此,他也总是要依着她的。

***

第二次铜像的烧制很顺利,因为再没有人会走前人走过的路了,他们都深刻的明白一个道理,若是再出差错,处罚绝对不会比上次轻。这叫自知之明。

可是在开炉这天当着群臣的面,诏书竟然有两道。而先念的那一道竟然是追封前福晋展玉颜为相圣皇后。这是赵吟无论如何也没有料到的。这个快被她遗忘的问题今日又被拿了出来,竟然还是感觉心痛,这个自己一直在比较着的女子,在她以为她快要占据德侦的心的时候,她又出现了。还有那白衣女子。这个时候的她却说不清楚自己的感觉了。以为自欺欺人的就可以过去了,原来当被提起,还是会有感觉的。然而她的心事也只能是在心里,在这样的时刻,怎能表现在脸上。站在她身边的德侦这个时候却感觉离自己好遥远,一下子又回到了她刚嫁入三王府的时候。他棱角分明刚毅俊挺的五官在这个时候也变的不那么熟悉了。也许是因为一种被孤立感,感到自己是被抛弃了的感觉让自己突然感觉到自己的渺小,心竟忍不住抽痛起来。

像是发现她的异样,德侦转过头来看她,在场全部大臣的目光全部转向了她。“怎么了?”德侦轻声问,看着她有些呆滞的眼神竟又不悦起来。这个女人总是在人前做的很好,任何事情都放在心里。

赵吟这才反应过来,不再看他的脸,刚才自己一直盯着他看,却是连自己也没有感觉到。自己是不是也太不知足了,怎么能够跟一个已经死去的人比较呢。“赵吟没事。”在这样的场合,怎么可以有事呢。

德侦看她一眼,“那就好。”又转过了头去示意宣读第二道诏书。

尖锐的声音在这么寂静的场合格外清晰,但赵吟却一个字也没有听进去,却已经早知道诏书的内容。铜像铸造成功,封她为后,择日举行大典。大意该是如此。她要做的就是跪下来听诏书即可。

群臣散尽,除了侍卫和宫女之外,也就只剩下两个人。德侦和赵吟。

赵吟看着远处自己的铜像,也的确是有几分神似。心思却也并不在这上面。倒是德侦先说话了,“你对封前福晋的事情不满?”若说不满,应是他现在的口气,凡事一到前福晋身上,两个人之间的距离仿佛一下子就远了很多。

赵吟依然是看着铜像,这个倔强的女子,总是轻易看透他的心思,却又不愿意顺着他走。“赵吟不敢。”她说的是不敢而不是不愿。

德侦看着她那淡漠的表情更是怒从中来,“可曾记得朕问过你做一个贤内助都应该具备什么样的条件。”他旧事重提。

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