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有女忘川(全本)

似玉番外-下---你是我心中的一朵莲

有女忘川(全本) 古七 2428 2011-05-31 22:05:56

  可是,尽管如此,我似玉还是喜欢着她,没了凡间那段情缘记忆的她,还是深深的吸引着我,我带她看东海之光,探北海之神秘,更是根据她的喜好,改了我龙宫偏殿的格局,我巴望着有天能风风光光的娶回她来。

九重天之上,除了忘川自己外,没哪个仙儿不知我喜欢她,她榆木疙瘩的脑袋成日里除了玩便是玩,却不知道我如何贪恋她呆呆的容貌,傻傻的神情。

二哥知我痴恋的心思,偷来大哥的佳酿,他微醉着对我说:“若是喜欢,就想法娶回来吧,你是知道,归元殿下如何钟情于紫萱公主,忘川公主嫁过去,能幸福到哪儿去?”

我动了邪念。

紫萱公主当日救天庭众多仙,天界才与魔界求得这几万年的消停,虽那时我年纪尚小,却也是听说,归元殿下如何在紫萱公主仙逝险些赔了仙根要追寻而去,这情意也是真真的,尽管如今也略为喜欢忘川,可与那生死的情意到底是不同。

我掐算准了归元来的时辰,故意说出要与她私奔的话说给归元听,过了几日又与她说,归元喜欢清歌。这些话在我嘴边左右了几个来回,还是说出了口,若是真情爱,就会让人变得有些卑鄙,我亲眼见她本是说笑的小脸当时垮下来,可,还是固执这话茬,更是鼓动她去元清殿悔婚。

便是这些还不够,从元清殿回来的途中,我问她:“忘川,清歌待你如何?”

“清歌与我情同手足。”她虽然和归元提了悔婚,有些闷闷不乐,对着清歌的心意却是真真的。

我狠着心来说:“你想想,虽然她与你情同手足,到底她才是紫微帝君的血脉,紫微宫待你再好,总归你也是外来的,为何不成全她和归元,也好报答帝君对你的养育之恩?”

她咬着下唇,泪珠子一点点的落下来,而后,她低低的说了声:“要是归元也觉得幸福就好。”

决绝的她跪在紫微宫殿前,跪了三日,我远远的看着她,有些心酸,与之她对着归元的心来说,我这揣着心思的拆散总归是龌蹉了许多。

可是,我自认,我对她的爱和喜欢不比归元少。

我求了爹爹去找紫微帝君提亲,爹爹万般不肯,二哥劝了几句,无外乎,归元殿下心里多少也是装着紫萱,平常就常听说,归元殿下待忘川冷冰冰的,爹爹见我决心已定,只好硬着头皮去了紫微宫。

那日,我几次钻出北海,焦急等待着爹爹的消息,直到爹爹回来,说,这亲事算是成了。

我欣喜非常,赶去紫微宫,忘川窝在后山里,见我也半分欣喜,我鬼迷心窍,即便她对我如此,还奢想着风风光光的娶她。

大抵,这就叫冲昏了头脑。

只是,我万万没有料到,我成亲的那日掀开盖头,看见的却是清歌的那张脸。

我急急的就要去紫微宫找她,却在南天门外,听得众仙儿奔走疾呼:“不好了,不好了,忘川公主跳了诛仙台,不好了不好了……”

我僵在原地,手脚冰冷,动弹不得。

凡间那次,悬崖边上镜像又一一从我眼前飞过,我心痛难忍,昏厥过去。

这一昏便不知道多少时日,醒来之时,两眼呆愣的看着棚顶,我不知道,为何我的情爱会是如此的命运。

我未曾想,归元会来北海。

他带来一封信,是忘川留给我的,我来不及看信,急忙的拉住他的胳膊问:“忘川呢?”

他表情冰冷,淡淡的反问我:“诛仙台是仙家的禁忌,这,难倒三殿下不知道么?”

我哑口无言。

诛仙台多半是惩戒九重天犯了错了神仙,自那年紫萱公主仙逝,天帝便封了诛仙台可以轮回的路,跳了,便陨了仙根灰飞烟灭,那一刻,我竟哭不出来。

大悲,大抵便是如此。

归元走时说了一句:“我恨不能你死了千回百回,可是,这样,忘川就会回来么?”

我答不出话来。

我颤抖的手翻开绢巾,歪歪扭扭的字迹是她的,上面寥寥的写了数字:“我走了,好好对清歌。”

我懂了她的心意,她比我懂得情爱之真,她给的是成全。

两次擦肩而过,我有点滴的领悟,我看着清歌,那哭红的双眼,若是,待清歌好是她的心愿,我便好好的去疼她,只是我内心里一点地方却封存起来,再碰触不得。

我还当,如此可以安生的一直过着,直到那日我听爹爹和清歌说,紫微帝君带回了忘川。

我立在纱帐之后,竟觉得心内一片畅然,我没去寻她,万年来天界里谣传我如何的负心于她,背着这黑锅却是正好,虽然真相是我倾心于她,生生拆散了她与归元殿下的一段好姻缘。

我到底还是亏欠着她的。

心内虽然清明,可是当那日在昆仑偶遇,我还是难耐心内点点悸动,我无法控制亏欠着她的心。

她居然又识不得我,甚至连如何跳下诛仙台都不知。

彼时,我看她,即便是过了万年,她贪玩的性子还是一点未变,我去找了归元。

他淡淡的扫了我一眼,说,如若她忘了前尘,还会念着你的好,我归元拱手让你。

我喝了瑶池水,可是,未换她丁丁点的牵念,那一刻,我才知道,我与她的情意彻底的完了。

便是想弥补的心都不能。

清歌与我说:“她心思单纯,她若是爱便爱了,她若说不爱便扭头便走。”

这些,我何尝不知。

我略放了情意,各有各宿命的相守,我安心的陪着清歌,忘川望我对着清歌好,即便违心,我也要成全了她的念想。

我与二哥喝酒,二哥也听说忘川成了婚,拍拍我的肩:“但凡心里都要有个想念的人。似玉,当日我问紫萱公主如何喜欢木棉花,你说她如何答我?”

我摇摇头。

“珍惜当下……”二哥的酒杯晃了晃,洒了些酒而不自知,我彻底的开悟。紫萱公主大抵的事情二哥都比常事关心的多些,从前我年少,不懂,还当成了亲的二哥,二嫂,还有膝下那几个子女,乐享天伦,此刻才明白,大多谁的心里都要装些不能放在台面上的心事,有些人便只能远远的观望,或默默的守候,又或是痴痴的想念,注定要属于另外的人。

我大口喝了酒,他日,便是忘川要我赴汤蹈火,灰飞烟灭,我也在所不惜。

果真,忘川拖了个仙儿,找清歌,清歌扯了个谎,让我先行去,我回望清歌一眼,微微含笑,清歌懂得我的心意,我要的,便是还那一份亏欠。

我见怀了身孕了她,急急的去凡间历劫的归元,那丝丝的心意,让我懂得,在九重天她对着归元的情意是真真的,便是归元娶了亲,还会腆着肚子寻去。

万年韶华,忘川长大了,再不同我与她凡间相遇的那次,一个女子走的与我亲近了些,便要跳崖,那时,充其量是懵懂的喜欢,如今,却是深进骨子里的爱。

我羡慕归元。

我每日看着忘川对归元的眼神,明白,当下要懂得成全的是我。

而那些属于过往的一些心事,便都静静的留存于心,万千辗转,你还是我似玉心中的一朵莲,一朵清透之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