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静静的温暖,深深的幸福

你不愿说,我不会强求(二)

静静的温暖,深深的幸福 小乖呓语 1106 2011-09-12 12:47:33

  季洁家

“啊…是吗…我都给忘了。不是,你怎么知道的?”季洁摸不着头脑,杨震不会是特务吧,六组的事他一件不拉全知道,上的什么班啊。

“我是谁啊!”杨震一个坏笑,随即又严肃起来,“别编了,说说今天和王显民到底什么情况?你这不接我电话,我都急死了。”

“行啊你杨震,把审犯人那套用到我身上来了。假装不知道,是吧?!”季洁一回家就被杨震给耍了,心里暗自说这个杨震,真坏。

“你这可是误会了,再说我哪敢啊,这么多年没审,哪是你季大警官的对手啊。”杨震懒散的坐在椅子上,又恢复了嬉皮笑脸。

谁知,季洁的眼里流露出一丝悲伤,这么多年没审,是因为那颗子弹呀。她低下头,没再多语。

这才意识到自己又说错话了,案子破了,季洁却还是以前那个多愁善感的季洁,杨震明白,她需要时间。“快吃吧,菜都凉了,你也好好尝尝我这手艺。”杨震努力调节着气氛。

杨震主动洗了碗,简单收拾了一下,起身要走,“行了,你不愿说就算了,这几天累了,早点休息吧。我先走了。”杨震看着季洁努力装出的很有精神的样子,心疼。久坐不站,让季洁膝盖上的伤狠狠的疼了一下,刚要起身送杨震,她就又跌坐回去。

“怎么了?”

“哦…没事,磕了一下。”

“磕了一下?不会吧…到底怎么了?”季洁最大的不好就是所有的苦痛都想自己一个人承担,不愿意和任何一个人分享。杨震声音有些急,有些大,让季洁有些无奈。

“你不是什么都知道吗,还问?”和杨震呆久了,那些反击的话季洁也会说了。

“嘿,记仇啊!”杨震见季洁还能贫,估计也不是什么大伤,就也不勉强了,而是贴近她的耳朵小声地说:“我就知道有人说,自己最心爱的人曾经告诉她怎么着怎么着的……”

季洁听罢,又羞又气,可碍于面子,她还是坚持:“谁说这话啦,什么和什么啊?”说到后来,自己底气也不足了,脸也红了,赶紧勉强站起来推杨震出门。

“反正谁说的谁知道!”杨震诡异的一笑,眼里透着几分和从前一样的自信。那一刻季洁仿佛觉得曾经的杨震回来了。“哎,你老实说,那腿真没什么事?不行去医院看看吧,别再骨折了什么的。”杨震看季洁走路有点瘸,还是不太放心。

“哎呦,你罗嗦不罗嗦啊,真没事,一会儿我自己涂点药就行了。你快走吧!”

“那行,别忘了涂点药再睡觉。有事给我打电话。明天别自己上班去了,我送你。”

“不用,我开组里车回来的。你来送我,组里车怎么办?”

“放心,我明天用组里车送!”

“那你怎么办啊?”季洁不想让杨震为自己的一点小事就忙前忙后,她知道,其实他也挺忙的。法制处看似轻松,其实杂事一堆一堆的。

“季警官,我看罗嗦的是你吧!快去抹点药,早点睡吧。”杨震不等季洁再说什么,就关门出去了。他总能用自己的办法让季洁幸福而又无奈的接受他所有的安排。

屋里,季洁看着已经关上的房门,不由的笑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