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静静的温暖,深深的幸福

六组,对你是家,对我也是

静静的温暖,深深的幸福 小乖呓语 1984 2011-09-21 19:20:18

  六组

“杨哥,我刚听郁哥说了,谢谢啊!”市局的会一开完,老郑就感激的把杨震拉上了自己的车,说是中午要请他吃饭。这会儿,老郑正忙案子,杨震就溜溜哒的来了六组。

“行了吧,我告诉你,给我好好干,别又一来就冲动,听见没有?”

“哥,您放心,不会了。今儿吧,我抓……”丁箭的话刚说一半,就被季洁的严厉之音给堵回去了。

“你怎么又跑这儿来了?不知道现在是上班时间啊!”回来连办公室都没顾上回,季洁就带着田蕊审李力去了。审讯很顺利,不过想起这王八蛋残害了那么多孩子,季洁心里很不舒服。正想歇会儿,就看见杨震翘着二郎腿坐在一把空椅子上和丁箭贫,火气一下就上来了。

“你这脾气也太爆了吧,还没点就着啦。”杨震也被季洁的声音吓了一跳,赶忙把翘着的腿放下,换了个比较认真的姿势,不过话中透着玩意。

“我脾气怎么了,你工作时间不好好在法制处呆着,跑这儿闲逛还有理啦!”季洁最讨厌杨震说她的脾气,大声冲杨震嚷嚷着。几个小的偷偷在后面围成一团,大眼瞪小眼,谁也不敢出声。

“季姐,消消气,你误会杨哥了。他今天是……”看着杨哥一脸有苦说不出的样子,丁箭替杨震说出了实情。

季洁满是愧意的低下了刚才还“高傲”仰着的头,“那个…刚才,对不起啊。”季洁一边认错,一边埋怨自己刚才怎么能那么着急,“我先给他们领饭去了,你在这儿坐会儿吧。”一来领饭的事儿一向是内勤干的,二来这刚11:30,饭还得有半个小时才来呢……季洁说完一句连自己都觉得莫名其妙的话,逃也似的出了办公室。

刑侦支队走廊

“季洁!”杨震匆匆追出去。

想着他的腰伤应该不能跑步,季洁还是停了下来。看着她把歉意两个大字清清楚楚的写在脸上,杨震觉得有些好笑,“躲什么呀!刚几点就领饭啊?我这么宽宏大量一人,还能计较你的脾气不成。”

她半回了下头,不敢触碰的躲闪着和他的眼睛轻轻一对,即刻又迷离开来,胡乱的用手捋了下其实并不挡眼睛的头发。终究是女人,终究要面子,听着他直白的拆穿自己并不高明的谎言,一时无语。

“案子结了就结了,别再想了。我们经历这些还少吗,别老把什么事都看的太重,你已经做的很好了。”见季洁没有回应自己的逗笑,就正经的规劝起来。

季洁的心不由一抖,他就这么看破了自己的心事,不假思索的吐露出来,让自己猝不及防。她抬头注视着他的眸子,一眨不眨,她想仔细的看看,杨震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怎么每次都可以这么轻易的直入她已经封闭的很紧的心。

“哎呦…看我这么多年了,还没看够啊!”季洁听着杨震的贫嘴,正想发怒,杨震就轻松的走来,拍了拍她的肩膀,“走吧,和我还有老郑吃饭去。”平和中透出些爱怜的语气,让季洁再也没气可撒,已经撅起的嘴随即化成一个微笑,跟着杨震叫上老郑,三人并肩走出刑侦支队。

“也难怪杨震今天说的这么动情啊,看他们三儿这样,连我都会不由想起以前的六组啊。什么处长,什么副支队长,他们的根其实还在六组埋着呢…….”刑侦支队的一个窗口,老郁感叹着,心中再无怨气。

刑侦支队附近的小饭馆

“杨震,我干了!今儿,大恩不言谢啦!”老郑爽快的一杯酒下肚,他心里清楚,今天如果没有杨震的言辞,丁箭就难呆在六组了。

“随便说几句,瞎客气什么。”杨震刚想也一杯干了,就看见季洁像在提醒自己的眼神,“得,今儿我就不喝了,你也甭喝了,守点纪律。”警察工作期间不能喝酒,这是人人知道的纪律,不过一般当官的,少喝一点,也是无妨的。

一看杨震、季洁对上的眼神,老郑就明白一二了,“看来还是季洁能治的住你,说不喝就不喝了啊!”

“老郑,怎么扯到我这儿来了。他爱喝不喝,管我什么事儿。”季洁又在口是心非了。

“我多嘴,成了吧。可是季洁,今天你还真得感谢人杨震,他今天可是把一屋子人都给喷晕了”

杨震听的竟有点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甚至脸上有点绽开的红晕。季洁的心里飘着感动,她能想象杨震是怎么在大会上替他们说话的。

“下回别这样了,挺得罪人的。三组的老郁肯定心里不痛快。”季洁平和的说出并非完全是心中所想的话。

“你看你这人,我以前秉公执法把丁箭调离六组吧,你冲我急;现在我徇点私情把丁箭调回六组吧,你还说我。”杨震玩笑着抱怨。

季洁不知怎么说好,“我不是那意思,上回不是…这次……”支支吾吾的说了半天,很是无奈。

“我知道你的意思,甭说了。六组对于你是家,对我难道就不是家了?所以啊,老郑,你也甭谢了,没必要。”杨震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确实,今天在会上,他之所以能滔滔不绝的说那么多,就是因为在他心中,六组一直是自己的家。为自己家里人说话,怎用得着谢呢。

看季洁的表情上有些细微的变化,怕她又自己跟自己较劲,伤心自责,老郑赶快接话:“杨震,你这话可不对啊。你的家要在也应该在市局三大队啊。你可在那儿呆了快8年呢”

“这三大队呀,也就是个工作过的地方。要说家,当然还得是六组了。”杨震故意把“家”字说重了一些,说完,还不忘鬼鬼的看向季洁,反问着,“是吧,季洁?”

“问我干什么,我哪知道是不是啊……”季洁小声嘀咕了一句,埋头吃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