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静静的温暖,深深的幸福

彼此的心里话,悄然滑落(四)

静静的温暖,深深的幸福 小乖呓语 1314 2011-10-03 09:16:29

  六组

杨震前脚出了六组,季洁后脚就从办公室出来了。

“孟儿,过来一下!”

“季姐,什么事?”孟佳小跑着过来。

“刚杨震和你说什么呢,样子神神秘秘的。”季洁出口就问。

“哎呀,还说呢,季姐,都赖你!”孟佳一听是这事,想着杨震数落他的样子,来了劲儿,“杨处让我晚点把你拖到休息室去睡会儿觉,还问我你是不是昨晚上又忙了一通宵。我按你告诉我的和他说‘没有,昨晚你在休息室挺早就睡了’,结果话没说完,他就说我骗他,让我以后别耍小聪明,实话实说,后来又说什么我们得学会照顾你之类,说了一堆才走。”

“行,我知道了。别生气,回头我替你说他。”季洁说着就边打电话边跑出办公室。留下孟佳一人疑惑的愣在原处。

刑侦支队大院

已经启动了车子的杨震,听见电话响,拿出一看,是季洁,就把脚离开了马上要踩下的油门。

“喂…”他情绪不振的接起了电话。

“别老动不动就说孟佳他们,我自己会照顾自己,用不着别人照顾!”听着杨震闷闷不乐的声音,季洁觉得他有点小题大做,出口的话就满是训斥,可边训斥,她也边往外跑着,跑到大门口,隐约看见已经坐在车里的他,停下了脚步。

“我...”刚想解释什么,一扭头,就看见支队门口她孤零零的倩影。头发被燥热的小风吹着,不时撒娇的跑到前面,在她的眼帘晃,手里拿着手机,眼睛看着他的车,貌似脸上没有太多的不悦之情。杨震迟疑了片刻,还是挂上电话,下了车。

天晚了,院子里已经没有人。只有靠在车边的的他,和站在台阶上的她。扰人的蝉鸣一阵阵的鸣响,他看着她,想解释的话一句都没了,脸上不仅没有玩意,似还平添几分委屈的神色。

季洁看着,有点想笑,又有点疼惜,她走上前,伴着晚风,清婉地说:“我没想说你,我知道你是关心我,谢谢。”

杨震看着季洁夜色中朦胧而恬淡的笑,轻轻摇摇头,仿佛在说“不用谢”。

“快回家吧,这两天忙,就早点睡。”

杨震还是无语,只是点点头。他以为她会再说点什么,比如关于周五,可看她平静的站在一边,等着自己上车,他也不好再拖着,只好坐进车里。

季洁看杨震想说不敢说的表情,心里泛起甜意。就在他关门的瞬间,她小声又含羞地对他说:“周五去接我吧,一起走。”

杨震惊喜的抬眼看她,那声“一起走”,在那一刻,让他觉的如此悦耳,胜过那些甜蜜的话,胜过所有的浪漫。千言万语只化作一个微笑,季洁看着杨震眼里一瞬间迸发出来的光彩,嘴角的月牙更弯了。

“季洁!一个人笑什么呢!”不知何时,老郑猛拍了一下季洁的肩膀,用他突兀的大粗声问着。边问边随季洁的眼向远看,一辆渐远的奥迪车透露了一切。

“老郑!大晚上的你怎么吓人啊!还没走?”季洁一个哆嗦,心里的甜,嘴角的笑一下灰飞烟灭。

“谁吓人了,你大晚上一个人站这儿才吓人呢。”老郑回嘴,看季洁努努嘴,接着絮叨,“三组的案子今晚收网,我等信儿呢。”

“怎么,杨震那小子又来了,我看刚走那车,是他的吧。怎么这会儿才走啊!”老郑解释完,开始八卦。

季洁听完,给了老郑一个幸福而又充满的骄傲的笑,没再说什么,径直走进了刑侦支队。

“嘿,这什么事啊!我关心她,她还不理我……”老郑自己一边嘟囔一边摇头,也随季洁走进楼里。

院里又恢复的平静。只是那小小的暖昧,甜甜的笑容和老郑大嗓门的抱怨,还在院子的上空弥漫。天空上没有星星,但那些有爱的人的心里,星星早已亮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