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静静的温暖,深深的幸福

当你释怀的时候,我重新思考(一)

静静的温暖,深深的幸福 小乖呓语 1385 2011-10-27 17:30:55

  季洁家外

一辆出租、一辆奥迪,一前一后停在季洁家楼下。杨震赖着脸皮走到季洁面前,脸上带着歉意的笑。

季洁转过头面向杨震,并没有因为他的笑而改善心情,“你行啊你,几年不玩跟踪手痒痒了是吧,还跟上我了!”这话搁以前季洁是不会说的,她怕说到杨震的痛处,两个人都心疼,可今天,也不知怎么的,话就不由她控制的从嘴里冒了出来,可能真是时间过了太久,她已经慢慢学会接受了吧,她想着。

“这你可冤枉我了啊,我哪敢跟你呀,就算跟,也不是你的对手啊。我只不过碰巧又和你去一个地方,咱又撞上了而已,呵呵。”杨震坏笑的解释。

“杨震,你看清楚了,这是我家,不是你家,你碰什么巧啊!”论斗嘴,季洁真是说不过杨震,听着杨震巧妙的解释,季洁只有无奈的份儿,郁闷的边说边往自己家走,杨震紧随其后。

“知道啊,我就是要来你家呀。”杨震有些无赖的靠在墙上,笑等季洁开门。

季洁烦心的在书包里找着钥匙,杨震在一边看着,再看看自己已经拿在手里的一串钥匙,笑意渐浓,“行了,别找了,我来吧。”

平静开口,熟练开门,看着愣在外面的季洁,他还不忘骄傲地说一句,“傻站着干嘛呢,还不进来!”

季洁气结的走进屋,重重的关上门。她纳闷自己的家,什么时候轮到杨震开门,请她进屋了。这到底是谁的家?季洁感到一切好讽刺啊。

季洁家

杨震什么也没说,放下包和钥匙,就直奔厨房了。这个时候,还是少说话,多干事的好。但可能是刚才从医院出来追着季洁跑的太快了,现在他只觉腰部传来一阵阵的刺痛。弯腰拿盆的刹那,他不自觉的用一只手捂住腰,额头难受的拧在一起,怕这样呆着时间太长季洁会有所察觉,只一秒,他就祥装什么事也没有的站起来,准备择菜洗菜。

“去歇会儿吧,我来……”季洁不带任何表情的开口,平淡的走到杨震身边,拿过他手里的菜盆。

“没事,你也忙了一天,还是我来吧。”不假思索的接过话来,接完才看到季洁的眼睛从他的脸上移开,目不转睛的看着他的腰,那份专注,让人看了心好疼。原来什么也瞒不过她。

季洁只是傻傻的看着,没再说话。手拿着菜盆,僵在那里。

“一会儿做饭我来帮你。”知道她的在乎,知道她的不忍,杨震放下一贯的玩世不恭,淡然的说完,放下手中的盆,径直出了厨房。至于腰,至于疼痛,都不用再提,因为无论他还是她,心里都懂。

坐在沙发上看着季洁忙碌的背影,杨震笑了。这就是季洁,她的季洁。生气只是个幌子,内心永远想着自己,念着自己。他不时的活动活动腰筋,慢慢的,疼痛感渐消,享受的靠在沙发上,仰望天花板上柔和的灯光,陶醉了。这些年来,疼痛感时不时的传来,所以每每疼痛好转,他都会觉得是一种特别的幸福。现在,在这个有爱的地方,他更觉美好。

忽听厨房里传来炒菜的声音,杨震睁开双眸,起身,走进厨房。两个人也一起做过几次饭了,所以什么时候放盐,什么时候放酱油,杨震早已熟悉。二人几乎同时拿起橱柜上的盐,彼此间一个微笑,了然很多事。

“下午看老谭去了,他前阵子出车祸了。”伴着噼里啪啦嘈杂的炒菜声,季洁头也没抬地说。

愣了一下,杨震看向季洁依旧平静如水的脸庞,心里笑了。

“你们……”不自觉的想问问,他们还有没有联系,毕竟是前夫,说到底,再自信,听到这些,心还是虚的。可话刚出口,又觉得问出来不妥,停在你们两个字上,杨震感到有些冒汗。

“东林告诉我的。”一下猜破他的心机,看着杨震那张装出一副淡定,实则却心慌慌的脸,季洁坦诚。

四目相视又游离开来,一个炒菜,一个熬汤,安静中油然而生幸福的味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