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静静的温暖,深深的幸福

晚上,下雨了(二)

静静的温暖,深深的幸福 小乖呓语 1256 2012-03-06 09:17:47

  上海某酒店客房

“谭总,歆忆是在北京电台工作吗?”

“是啊,怎么啦?”谭平深埋在一份合约中,仔细地研究着,头也没抬,草草答复了一句。

“刚看新闻,好像北京电台今天死了一个主播,叫什么雨的。”

谭平猛然一惊地抬起头来,“你在哪看见的,邱雨吧?”

“就这儿,你看!”谭平的秘书拿着Iphone上下滑动了几下,一条标题为“北京电台女主播邱雨中毒身亡,是自杀还是他杀目前尚无定论”的新闻,赫然出现在屏幕上,下面,还有一张女主播邱雨生前的照片。

“谭总,不会有歆忆什么事吧,这现在警察一审讯,就审讯一大片,歆忆和她是同事,可别受什么牵连了。”小秘书不知轻重的直言,倒也什么都不怕。

谭平本还算心安,但听秘书这么一说,再想起上回自己公司那么个盗窃案,季洁她们就一个个问啊,采集指纹的,这回可是个命案,警察还不得大动干戈,想着,谭平也有点紧张。

打发走秘书,谭平就从乱糟糟的沙发上翻出手机,拨通了歆忆的电话:

“喂,老谭!”

听声音,好像倒没什么事,谭平也放松了一些,“小忆,我啊。干嘛呢?”

“还能干吗,家里呆着呢啊,今天忙了一天。”电话里,歆忆努力装出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

“那早点睡吧,我…我也没什么事,就随便打个电话,问问。”

“啊?你没忙着呀,还有空打电话。”谭平以前出差,都是很少给自己电话的,因为他作息不定,时常忙的昏天黑地,再加上自己录节目时间也没谱,两人都是抽空发个短信,问候下就行的。“怎么,找我有事,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了?”

“哎呦,我能有什么麻烦呀,我这不是担心你,怕你有麻烦吗!”谭平还是没忍住,干脆竹筒倒豆子,把知道的都说了,边说还边担忧地问这问那,连个停顿也没有,弄的电话那边的歆忆不知如何是好。

“我没事,放心吧。今天…今天警察来了,不过我当时在录音室,他们也没问我,没事,没事的。”歆忆一遍遍的说着没事,说给谭平听,也是说给自己听。

“好,没事就好,你那个,自己多留心啊,有什么事跟我联系。还有,等我这次回去,带你去见见我爸妈,好吗?”

“好,都听你的!”张歆忆柔柔的语调里,有一个女人的依赖。

谭平笑笑,说了句“晚安”。

短短几分钟,攥着手机的手心里竟有些出汗了。现在的谭平变了,他不再想追求什么浪漫,什么激情,他知道,自己已经不年轻了,能和歆忆好好的,顺利领个证,踏踏实实过日子,他就知足了。

打开手机的相册,点开一张歆忆的照片,谭平笑了。或许这次的感情,没有当时追季洁时那样浓烈,但此时,他确实想和这个女人,安安稳稳过完自己的下半辈子。痴神了一会儿,把手机放置一边,老谭重新回到眼前的合约书上。手机的光还未灭掉,张歆忆温柔的笑着,仿若就在老谭的身边,静美而安好。

晚上快10点,伴着一声响彻天际的惊雷,一场毫无预兆的暴雨倾盆而下。雨点噼里啪啦的打在地上,一声声,竟是那样的掷地有声,闪电隐现在天边,彷徨中刺眼的一亮后,炸响一个令人悚然的霹雷。街道上,有飞奔的人,没带伞的人,只能用包遮盖着,匆匆躲进附近的屋檐下,当然,也有不怕淋雨的年轻人,踩着雨,一路狂跑。

秋分刚过,这大概是夏天的最后一场雨了。又一个夏天,即将告别在迷湿眸子的糟乱雨点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