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冷面夫君的无辜新娘

第六章 冷若寒的过分

冷面夫君的无辜新娘 秋落满园 1868 2009-12-10 19:37:58

  第六章冷若寒的过分

阳光温柔地洒遍床前每一个角落,睁开眼睛,发现已经不早了。

柳儿已经进来,准备帮苏凝紫梳妆。

“小姐,你醒了,睡得好吗?”

苏凝紫揉揉惺忪的眼睛,伸个懒腰:“柳儿,什么时候来的,也不叫醒我?”

“看你睡得那么香呗!”柳儿调皮地眨眨眼。

“小姐,今儿个我帮你梳个蝴蝶髻,好吗?”

苏凝紫点点头。柳儿梳理着苏凝紫又黑又亮的长发,赞叹道:“小姐,你的头发可真好,人长得也漂亮,又善良……”

“行了柳儿,把我夸得天上有地下无的,小嘴儿抹了蜜一样!”苏凝紫轻笑着。

梳洗过后,镜子里的容颜更明媚了:青丝被捥上,简单地梳成蝴蝶髻;旁边插上一支简单的珍珠钗子;耳坠也是配套的珍珠坠子;洁白的珍珠把原本雪白的肌肤映衬得更为光洁细腻。虽不着脂粉,朝着镜子淡淡一笑,仍明眸皓齿,巧笑倩兮,光彩照人。

“小姐,你真好看,怎么梳怎么好看。”柳儿偏着头一个劲地瞧。

苏凝紫正想张开说什么,就被门外的敲门声打断了。

“请进!”

进来的是冷星河,他恭恭敬敬地说:“少夫人,堡主请您去一趟!”

柳儿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想说什么,被苏凝紫给拉住了。

“好的。”苏凝紫淡淡地一笑,跟着冷星河来到大厅。

*******************************************************

大厅。

围坐在桌子前吃早饭的只有冷若寒、芊芊和萧逸和,可大厅里却整整齐齐地站着好多人。大厅很静,只能芊芊和萧逸和兴高采烈地说着什么,冷若寒却丝毫没有受到他们的感染,如一块寒冰,而这块寒冰所散发的寒气足以使周围的人冻结。

“堡主,少夫人来了。”

“新娘子姐姐,你来了!”芊芊高兴地大喊起来。

冷若寒冷冷地望着她——他的新娘,苏凝紫。她,长大了。不再是那个以前总跟在他身后的小丫头了。她正淡淡地对他微笑,眉眼弯弯,笑意盈盈,嘴角勾起好看的弧度,两个小酒窝若隐若现。目光相交的一刹那,他的心跳漏了一拍,但他不愿承认。

“福伯!”

“是,堡主!”福伯有些为难地望了一眼苏凝紫,“少夫人……是这样的……”

“说重点!”冷若寒有些不耐烦起来,剑眉挑起。

“是这样的。”福伯清了清嗓子,满脸歉意地说,“少夫人,以后要委屈你一直住在南院,亲自打点自己的衣食住行。柳儿……要到西院去照顾冷护卫了。每个月可以到账房提取五两银子。对于堡主提的任何要求,都要无条件服从……”

大厅一阵唏嘘。厅子里的人神态各异,但眼光都集中到了苏凝紫身上:这目光,有同情的,有鄙夷的,有嘲笑的,有不解的……丫鬟和家丁们,有的在窃窃私语,有的在掩鼻偷笑,有的满脸惊讶……

足足有三分钟的时间,苏凝紫无法思考,脑子一片空白。她感觉自己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羞辱——在这么多这么多人的面前。这是什么意思?刚过门就成下堂妻了吗?被贬成丫鬟吗?虽然,自己从来不觉得自己是身份尊贵的堡主夫人,可是,这样当众宣布的目的是什么?告诉大家自己只是个毫无分量的堡主夫人吗?有必要让冷家堡上上下下的人都看着这个新的堡主夫人的笑话吗?什么叫无条件服从?自己是奴隶吗……她错愕地睁大了眼睛,硬硬地把即将涌出的泪水给逼了回去。

“什么?什么冷护卫?我是小姐的陪嫁丫头,为什么要照顾冷护卫?我不……小姐……呜……”柳儿的眼圈一下子红了。

“堡主,我……不需要丫鬟……”冷星河没有想到这件事和自己也扯上了关系,急急地说。

“如果你不愿意娶我,现在就可以休了我……”虽然极力控制自己,但眼睛还是泛着泪光,声音也开始有些颤抖。

“休了你?”冷若寒走到苏凝紫身边,用力地抬起她尖尖的下巴,冷笑道,“你不知道这是你娘亲自给你选择的婚姻吗?你就不怕伤了她的心?”

他冰冷的眸子刺痛了她,泪水再也忍不住从美丽的脸颊滑落,如晶莹的珠子一般。心,如火烧,如冰浇,如撕裂……

“你知不知道,苏应全欠给我多少钱?”冷若寒对苏凝紫的悲痛视而未见,又开始把弄起手上的玉石戒指,冷哼道,“你是让我白白给他那么多钱,再白白放你走?真抱歉,我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生意!”

“那……不是聘礼吗?”

“你以为自己值那么多钱?”冷若寒脸上闪过一丝嘲讽,他冰冷的目光直刺她悲伤的眼眸。

“你爹已经和你断绝了父女关系,以后你在冷家是生是死,再也没有任何人过问。如果不信,可以自己看……”

一阵晕眩,苏凝紫的脸色一片苍白。她颤抖着捡起地上的纸,苏凝紫发现自己的手颤抖得已经不像自己的手,纸上的字在泪水中模糊又变清晰,清晰又变模糊……每个字都像针一样扎在心头。父女……断绝……从此无关……

生意……生意……原来只是生意……原来只是商品……原来只是工具……原来,在冷若寒心里,在父亲心里,自己从来就不是什么……世界,如此可笑……而,苏凝紫,你,却如此可怜……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