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婉若水中央

婉若水中央

rebecca_shen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3-02-26上架
  • 35597

    已完结(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打虎英雄

婉若水中央 rebecca_shen 3416 2011-10-04 19:56:52

  从第二天开始,我除了每日定时在德妃跟前的轮值外,其余时间全和十三阿哥一起泡在了马背上。

四阿哥不知从哪儿寻了匹小白马,唤作“雪柔”,还让人带了一套骑装给我。我本想当面道谢,去他帐篷那儿未见到人,便和值班的小太监说了声,想想还是这样好,不知为啥,我真的挺怕四阿哥的,兴许是因为我知道他将是未来的皇帝吧。有时闲来无事,我也会想,其实傍上四阿哥倒也是不错,至少不会受罪,没准也捞个啥贵妃当当,然后又自己笑自己发痴,这种玩笑事情也可以乱想。我这里可不是拍电影,剧本可以跟着导演的心情改,我这里可是真刀真枪的宫廷生活,步步为营都不晓得能不能让自己保有目前这一份安稳,脑子再多出点花头,一定是活的不耐烦了。

这样勤奋练习了多日,等到真正围场这天,我已经可以骑在马上小跑了。这么盛大的围猎场面,我自然是不容错过啦,在德妃身后找了一个好位置,仔细欣赏。

木兰围场,是顺治八年圈成的,位于燕山与内蒙古高原之间。这里有古北口、喜峰口、冷口等关卡,真是雄关处处,险隘重重,形势十分险要。方围数万里的围场西风阵阵,烈马嘶鸣,显出一派燕北雄壮慷慨之气。

康熙老爷子立马塞上,几位皇子依次簇拥在身后,长子胤褆,太子胤礽、四子胤禛、十三子胤祥和十四子胤祯,一个个衣冠整肃,稳坐雕鞍。康熙一松缰绳,坐骑忽地一声蹿了出去。众人好生奇怪,连忙催马相随,一时间马蹄雷鸣,尘土云卷,围场上气氛骤然紧张起来。突然,康熙猛地勒住马,挺身四顾,随从们也一齐勒住马,仰望圣上。四下万籁俱寂,只有几股尘烟,突过马群,飘向前方。康熙帝高声喊道:“此处是何地方?”

“红山!”有人答道。

“红山是何地方?”

众人好生奇怪,红山就是红山,还问啥地方?都面面相觑无言以对。

康熙转问太子:“胤礽,这是何地方?”

太子转眼一想,忙说:“是皇阿玛打虎之处!”

康熙轻轻哼了一声,说:“再好好想想!”

太子心里有些慌了,不由得看了看周围的兄弟几个。

四阿哥朗声说:“是皇阿玛大胜噶尔丹之地也!”

康熙微微点点头说:“不错,二十九年上,噶尔丹勾结罗刹,率领万人来攻札萨克,朕亲率大军前来平叛。七月末,噶尔丹率军刚至乌兰布通,没等他站稳脚跟,朕给以迎头痛击。噶尔丹只剩下三千败军逃回科布多。此乃浴血大战之处,保国之大役!你们这些阿哥们要铭记先祖创业之艰辛,方能坚守当今万里之疆域。”

众阿哥齐声回答:“谨遵皇阿玛教诲。”

见大家群情活跃,康熙老爷子把手一挥,只听鼓角轰鸣,各色旌旗飞舞,围猎正式开始。

突然太子坐骑长嘶一声,脚下一颤,几乎从马上摔下来。众目之下,太子只窘得面孔发红,举起鞭子要打马,却被康熙一声喝住。他眯起眼睛,侧耳细听,然后说:“这马想必是被猛虎所惊,快跟我一起猎虎!”

果然不一会,就见南面密林中蹿出一只斑斓猛虎,呲牙咧嘴,直扑过来。太子连忙摘弓拔箭,其他几位也都剑拔弩张,对准百丈之外的老虎。

康熙直呵斥道:“放下弓箭,往前冲!岂有百丈之外射虎的?懦夫之举!”边说边往前驰去,众位阿哥紧紧相随。

老虎越来越近,转瞬之间,就剩下三十多丈之遥了。几位阿哥的坐骑惊得腾起前蹄引颈长嘶,打起转来。主人们的骑术虽然不错,但这时候,都有点制不住马了。

康熙老爷子居然还如钉在马背似的,箭一般地往前蹿去。四阿哥见状大惊,连忙拉弓搭箭,对准猛虎射将出去,其余的皇子也都将箭射出。无奈,距离太远,虽然几箭都射中了,但伤的不是老虎的要害,伤的也不深。老虎受伤,更加凶狠百倍,大吼一声,震得树叶儿刷刷往下掉。

这时,只见一骑迎虎而上,是十三阿哥。我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难道这就是传说中胤祥打虎的地方,那他就应该是安全的,我心里直叫菩萨。

此时太子胤礽已吓得面无人色。大声喊道:“皇阿玛,十三弟,往回跑呀!”

说时迟,那时快,胤祥已经冲到老虎跟前。那猛虎嚎的一声,腾空而起,扑将过来。胤祥抡起佩刀对着老虎就是一刀又一刀,只听得老虎哀鸣几声,咕咚一下摔在了康熙帝的坐骑跟前,抽搐了几回,口吐血沫死了。

“好!”只听山谷中彩声轰隆,久久不绝于耳,我更是激动地连眼泪都掉了下来。

“贺喜德妃娘娘,今儿个可让十三阿哥得了头彩了。”含烟是最会察颜观色的人。

“是啊,十三果然是好样的。”德妃自然是笑的合不拢嘴。

小夭拿手肘捅我,向我做着怪脸,我赶紧抹抹脸,做事不关己状。

那天围猎结束,得到赏赐最多的人自然是十三阿哥胤祥。

傍晚时分,我正在自己帐篷里烧煮茶水,小夭过来唤我,说是德妃娘娘找。

“给德妃娘娘请安,娘娘吉祥。”我进帐篷一看,原来是十三阿哥正在跟前,母子俩聊的正开心,“给十三阿哥请安,十三阿哥吉祥。”

我和十三私下感情再好,明面上我从来都是礼数不缺。

“起来吧。”德妃笑笑的样子,显然心情大好,“十三阿哥今儿虽说是打虎英雄,不过英雄可不是容易当的,这不我们的英雄也受伤啦。婉儿,这次十三阿哥出来身边没带丫头,那些小子做事我不放心,你做事一向仔细,回头你就去十三阿哥那里伺候吧,别让小扭小伤带出啥大毛病。”

“谢额娘关心。”十三的声音中透着掩饰不住的喜悦。

“谨遵娘娘嘱咐。”我也是满心欢喜。

“去吧,早点歇着吧,今儿也累坏了。”德妃娘娘虽是养母,对十三却是真心真意,也许是十三和十四年龄相仿,两个人又都是活泼的性子,比较合德妃的脾性。相对着,德妃对自己另一个亲儿子四阿哥就要疏离淡漠很多,说话也好,脸上的神情也好,总是客客气气的,却缺少一份真实的母子间的亲热。

回到十三的帐篷,他一回身就将我拥入怀中,迫不及待地吻我。他的吻,带着青草的气息,细腻温柔,我也闭上眼睛,回吻他。

“让我看看,你都伤在那儿。”从他怀抱中脱身出来,我仔细打量他。

他的额角有好几处擦破,胳膊也有擦伤和扭到,虽说这些小伤对他来说不算啥,我还是忍不住地心疼,“就是逞能,若是大老虎把你吃了,你让我可怎么办?”

我让他把衣裳脱了,帮他把伤处擦干净,又细细地上了一遍药,方才罢手。

十三很安静也很配合,眼珠都不错地看我忙来忙去,眼中的深情满溢出来。

“婉儿,如果受伤可以享受到你的看护,我宁愿天天受伤。”

“又说疯话,若我看护的伤者每天都还是有伤,慢说您皇阿玛,就是德妃娘娘也饶不过我去。您就行行好,饶过我这个小女子吧。”我从暖笼上取了水壶过来,倒茶递给他。

他从怀里取出一块玉佩,上好的翡翠,就是我这种不入门的眼力也知道绝对是好东西,颜色翠的好象可以滴下来,“这是今儿皇阿玛赏的,当时就想着要给你。”

“这么贵重的玩意,又是御赐,婉儿不敢收。”我是真的不敢,毕竟我只是一个宫女,品级再高也不过是个伺候人的丫鬟,这么好的东西戴在身上,不见得是好事。在这深院皇宫中,我深深知晓低调做人方能保一时平安,我绝不希望自己成为风口浪尖上的人。

“皇阿玛说了,若有喜欢的女子就送给她,难道你希望我把这块玉佩送给别人?”他端茶一边喝,一边拿眼梢瞟我。

我真一时无语了,便嫣然一笑,“即如此,我就收了,若日后你有其他心爱的女子,我定当奉还。”

“你是不是存心呕我!”十三有些发急,脸上涨的通红。

我忙上前帮他拭汗,“不过一句玩笑话,犯得着这么生气,汗都下来了。”

他一把抱住我,“为什么你总是不信我?为什么你总是给自己留着退步?难道,你心里真的有十四弟。”

我楞住了,身子陡然僵直,泪水无可抑制地浮上眼眶。

为了他,我视而不见四阿哥的心意,更重重伤害了十四阿哥,可惜,在十三的心中,我还是表现的不够坚定,又或者说,我确实给自己留了后退的空间。我不禁在心中自问,难道,我还未曾付出我的真心?我还在思量抽身而退的可能?毕竟,我并不属于这个空间这个时代,我无法将自己彻底融入目前的生活。

我突然就害怕了,不是担心自己,而是担心十三阿哥和十四阿哥,甚至也担心四阿哥,我怕自己就是那个引起美国龙卷风的亚马逊河流蝴蝶,本来没有我,历史自然沿着固有的轨道前行,如今有了我,历史会不会偏离原先的轨道呢?

“婉儿,是我说错了,你回答一声,你别这样,你吓坏我了。婉儿。”好一阵子,我才回过神来,十三已经急得连脸色和声音都变了。

我收敛心神,把自己的衣角和他的衣角打了个结,轻轻念到,“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棱,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然后,我把自己投入十三的怀抱,贴着他温暖厚实的胸膛,听他的心跳越来越有力。

“走,我们骑马去,我带你去看草原上的星星,一准是你没见到过的。”十三一把捉住我的手,往帐篷外走。

“你还有伤呢,明儿再去吧。”

“难得你可以陪我一晚上,我一准睡不着,就当你行行好,行不?”见十三如此软语相求,我当然只有答应的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