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谁共我,醉明月

穿越:谁共我,醉明月

蓝紫桔梗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3-02-26上架
  • 64450

    已完结(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二章 掷果砸郎粉丝狂

穿越:谁共我,醉明月 蓝紫桔梗 2809 2010-07-13 14:35:47

  看客精神也是中华民族的传统呀,人群到现在还未散,他们反而越看越起劲了,因为这种情景实在是难得一见呀:刚才还针锋相对的两人现在却如同多年未见的姐妹似的相拥而泣。

的确是姐妹,不过不是多年未见的,而是她们都是一睡睡穿千年的,多难得呀!杨艾与贝南风是好友,情同姐妹。落地为姐妹,何必骨肉亲!她们比亲生姐妹还要亲密,这是她们的福气。

“看来这个姑娘是没事了,那么我也要回去了。”大夫一脸高深莫测地望着杨艾她们。小忆忙不迭地道谢,还要谢谢那位黄衫姑娘,杨艾也连声道谢。

黄衫女子仅是淡淡一笑,有意无意地望了望迎客酒楼的二楼,眼里荡满了笑意,携老者而去。人群也逐渐散了。

贝南风遣散了身后跟着的那一群不干事的仆人,只留下小奴在身边。实话说来贝南风真的不大喜欢小奴,尤其是听了小忆关于刚才发生的事的解说后,不过其实也是“她”自己有错在先。

杨艾的面貌并未发生多大变化,所以贝南风才能一眼认出。但是贝南风的变化可大了。

“南风,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样子好丑哟!”杨艾开玩笑似的说。

“是吗?我好像也感觉到了,不过你该知道我的,我对这些没有意见的。不过我唯一有意见的是我怎么这么矮呀,肯定连一米三都没有,那我学的空手道该怎么使啊,脚这么短!”南风嘟起了嘴,却显得很可爱。

“拜托啊小姐,你学的是空手道而不是空脚道,脚短怕什么,又不是手短。”杨艾笑兮兮地,随即又补充到:“不过手也挺短的,嘻嘻!”

“你少得瑟啦,要不是我这先天条件不足,我一定把你打趴下!”贝南风握紧了拳头在杨艾面前晃悠,可实际上她的手伸长了也只能到达下巴附近,生气地放弃威胁,暗自生着闷气。长得难看是自然灾害,她也就认了,可身高还是可以控制的。于是南风下定决心要锻炼身体,先把这一身肥肉给弄没再说。

看着南风左拉拉手臂右扯扯脸蛋,杨艾觉得很有意思,南风一直是在意身材超过容貌,因为在她看来,身材是自己的,关乎自己的行动,而容貌却是给别人看的,与自己无关。

“安啦,你现在才只10岁,还会长啦!而我已经17岁了,说不定都已经嫁人了,这才头疼呢!”

“小姐还没嫁人呢!”一直走在她们身后的默默不语的小忆开口了,难道小姐都忘了她们为何来洛阳了么?

贝南风终于逮到机会了可以好好打击杨艾了:“呵呵,原来你17岁还没嫁人呀,不是说女子15岁及笄成年嫁人么?看来美女也是没人要的呀!”

“谁说我家小姐没人要的!我家姑爷可是生得很美很美的。”

小忆为小姐抱不平,却换来贝南风更加得意的笑:“姑爷?呵呵~”而杨艾却一脸哭相了,她就说嘛,肯定是有对象了呀,这该怎么办呀?

收到杨艾求救似的眼神,贝南风只得帮她来套小忆的话了:“小忆呀,你家小姐不是没有嫁人嘛,哪来的姑爷呀?”为了配合一起消除小忆的疑虑,杨艾故作娇羞状,宛若小女人般。

“我家姑爷叫潘岳,是个美男子呢,大小姐两岁,他们都已经定亲七年了呢。我们这次特意从家乡而来就是为了来找姑爷的。我以为呀,要是等姑爷看见了小姐如此痴情,说不定立刻就把小姐给娶回家了呢!”小忆说得一脸幸福状,她仿佛又像是看到了姑爷般,姑爷真是很美,甚至比小姐还要美。

杨艾还真晕,她倒不这么觉得,她以为要是那个潘岳知道他的未婚妻笨到冒着危险独自出来寻他,说不定激动之下把她休了才好呢!美男肯定会花心的,杨艾可不打算嫁一个帅哥呢!

察觉到贝南风更深的笑意,杨艾撇撇嘴,她怎么还在幸灾乐祸呀,真没义气!

身后的小奴将小姐的表现全部收进了眼里,她几乎要断定她不是小姐了,可是她不敢相信。她一边想着一边走着,离她们已经越来越远了。正想追上前,可是突然有一群女人拼命往路上挤,围成了好几层的圈儿。这是怎么回事?

杨艾她们也被人群挤到了路边上了,那群女人真是疯狂啊,怎么,是看帅哥么?可是甚至连七八十岁的老妪都有呀,不可能吧?杨艾与贝南风都不知为何,当然啦小忆更是不知道,今天是她与小姐第一次来洛阳,兴许是什么节日吧。

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可是现在是一群女人,天知道现在是什么状况!只是听到那些女人不停地喊着什么什么郎的,看那些女人一脸陶醉的样子,莫非真的是美男?贝南风不是愿意看热闹的人,但是杨艾却是,一个劲儿要往前挤,可是她怎么可能挤得过那些比她宽上一倍多的大妈级的人物呢?

贝南风则抱手站着圆规腿在一旁看着杨艾碰了一鼻子灰,她怎么还是这么爱凑热闹呀,实在是受不了她了,哎!于是,她上前拉住不停跃起想看个究竟的杨艾,两人在人缝中穿梭。就在他们快要到达人群最前段时,那群女人忽然发了疯似的,拼命从各自篮子中拿出水果朝人群中心砸去,这是怎么回事?

“南风啊,我觉得啊那肯定不是帅哥,应该是个负心郎之类的。看见么,这些个大妈这么激动,可肯定是那个负心郎的行为令人发指啦。看我来替天行道为民除害!”

紧接着杨艾就从一个大妈的篮子里抱出一个不小的西瓜,贝南风还来不及阻止她就已经冲到前头去了,连人都没看清就闭着眼睛把西瓜往前一扔。瞬间,一道华美的抛物线滑过,不偏不倚地砸到了杨艾口中的那个“负心郎”。杨艾在学校是女子篮球队的队长,有时候吧,水平太好也不是件好事。

闭着眼睛的杨艾暗数3秒,终于听到了预期中的哀叫声,兴奋地睁开眼睛准备看热闹,却发现所有妇女的目光都集中在她身上。而那目光,看得人毛骨悚然。杨艾不禁地打了个寒颤,她不该是做了件好事么,应该是万民敬仰然后再彪炳史册的呀,怎么会是这种反应呢?

杨艾朝自己扔西瓜的方向瞧去,哟,惨不忍睹呀!一个一身白衣的男子站在马车旁边,发髻凌乱,头发上脸上全部沾上了鲜红的西瓜汁儿,很可怕的!还有些西瓜籽儿沾着,就像痣一样。如此一看,那个人简直是被杨艾给弄得面目全非了,这么一来杨艾的确是有那么一点点、一点点、多一点都没有的歉疚,可谁叫他是“负心郎”嘛,又没要他的命,至于么?不过看看那个“负心郎”身边那个正在给他擦拭脸颊的穿着黑衣的男子,很帅哩,还似笑非笑地望着杨艾。可惜啊,居然是“负心郎”的同党,真是近墨者黑呀!瞧他那一身黑衣,穿得还真……真是帅气十足呀!

正当杨艾不停地哀叹那个帅哥的悲惨命运时,却完全没有注意此时她处境的危险。妇女中有一个人发出了一震雷鸣:“她居然敢拿西瓜砸咱们檀郎那完美无缺的脸?姐妹们,上!”

杨艾一惊,不是吧,搞群殴?要不要这样夸张啊?杨艾趁她们发事前赶紧撒丫子跑了,还不忘十分义气地带着贝南风一起。只是慌张的她没看到贝南风一脸的郁闷:杨艾总是这样,往往只有这种时候她才知道义气二字是怎么写的,哎!还有,那群女的要追到什么时候呀,真是毅力惊人呀!

“救命啊啊啊啊……”杨艾一边跑一边还发疯似的狂叫,似乎在诉说着自己的冤屈。

这不带这么玩的,不过就是砸了一个她们认为的美男嘛,至于如此么?都追过了几条街了,她们就不嫌累?实践证明,不管是什么时代,粉丝的力量永远是惊人的。不,应该是吓死人的!不是说古代保守么,这也未免忒开放了吧?

望着一群女人离开的方向,黑衣男子笑着对受害者说:“安仁,看来你也算是因祸得福呀,那群女人不围攻你而去围攻她了。你得好好谢谢人家姑娘,她可为你牺牲大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