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谁共我,醉明月

第七章 他的心里有个她

穿越:谁共我,醉明月 蓝紫桔梗 2711 2010-07-19 17:38:32

  杨艾可以感觉到,他望着自己,却又不像是望着自己,许是他的心里在想着某个人吧。

这个潘安对她,似乎仅是兄妹之间的感情,因为他的眼神里,只有关爱,如同大哥对她的关爱一般。而且,透过他的双眸,杨艾可以看出,这是一双受过伤的眼睛,情殇。

“艾儿,你怎么分神了?在想什么呢?”

的确是很温柔的样子,难怪别人都会以为这个潘岳对她有意思,说不定原来的杨艾也是这么以为的,便千里迢迢而来,她可能永远也无法知道,自己深爱的男人的心中有着另外一个人。幸好,她不知道。很久以后,杨艾却不这么认为了,她很遗憾,很愧疚,因为原来的杨艾不知道。

“潘安,看到我就在你面前,你有什么需要对我说的吗?”杨艾决定让他自己把话说出来,只要他说出来,那么她便会主动要求退出,她从来就不喜欢介入别人的感情。

“艾儿,我想说的是,”他故意停顿了一下,望了望屋内,“我这里有很多瓜果,你要不要吃一点,西瓜呢?”眼中闪过一丝促狭。

西瓜?天,他不是要打击报复吧?别这么记仇好不好!人家大老远跑来和他说正经的事,他却故意捉弄,这怎么行呢?

“不吃不吃……”慌忙摆手。

他做出十分遗憾的表情,道:“你不帮我吃呀,那么多的瓜果我怎么吃的完呀!”

杨艾也往屋内一瞟,的确很多水果,该不会这个人就是吃了很多的水果才长得这么的水灵的吧?

“吃不完没关系,我帮你拿去卖,四六分就成了。”杨艾忽然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点子,“我说潘安呀,要不这样吧,以后你呢,就经常驾着马车在洛阳城内到处瞎逛,然后得来的水果我就帮你拿去卖,这样多赚钱呀!你说是不是?”双手合拍,杨艾真为自己的主意叫绝。

潘安则好整以暇地望着眼前这个快钻进钱眼里的妞儿了,她似乎和印象中的有点不一样。想来他们也有几年没见面了,她不仅出落得很漂亮了,而且还比以前更加活泼了。

这种活泼竟和她有些相似。两年前,她也曾这么说过,不仅如此,她还真就这么做过,把赚来的钱买了一块玉佩,那块玉佩至今他还天天佩戴,见玉佩如见人。

“潘安你说好不好?”杨艾一脸兴奋地征求他的意见,却发现他又陷入了沉思,而他的右手还紧紧地握住腰间的一块玉佩。“潘安!潘安!”

“嗯,什么事?”他终于回过神来,很显然他并没有听进去杨艾的发财致富的办法,杨艾略感失望。

失望之余,她才想起自己来这儿的目的。“潘安,你还记得我们是在多久前定下婚约的么?”其实她自己是不知道的,只是想通过这个问题来开个头而已。

“记得。七年前,承蒙你父亲的厚爱,他将你许配于我。”他当然不会忘记那日,因为他曾一度以为那日的他,是全世界做幸福的人,直到遇见了她,一个让他真正爱上的女孩。因此,对于艾儿,他只能是抱歉。但若是艾儿非他不嫁的话,他也只能勉为其难地娶她,只愿艾儿她能考虑清楚,他其实并非她的良人。

“记得就好。”看来夏侯所言非虚。“那我想问你,你如今是否还愿意娶我?我要你实话实说,不论什么结果我都可以接受。”

潘安微叹,半垂眼帘,睫毛似两柄小扇子,遮住明亮的眸子,轻声道:“艾儿,我很抱歉,我不能娶你。”若是两年前遇见她之前,他还可以娶杨艾,可是遇见她之后,他无法说服自己娶杨艾,真的不行。

杨艾早知会是这个结果了,虽然心里有那么一点点的小期待,可是仍旧还是接受了。“不用对我说抱歉,我知道你的心里有个她,我也是个识趣儿的人。你的想法,我了解了,这就够了。”深呼吸一下,继续说道:“关于解除婚约的事我会回去和我爹说清楚的,你也不用太担心。最后,我祝你们幸福!”不知是否入戏太深了,杨艾竟然还真有种被人抛弃的感觉,微微晃首。

潘安沉默良久,才抬起头直视着杨艾,只说出了三个字:“谢姑娘!”

杨艾几乎是条件反射般地回应到:“不用谢,应该的。”她还在疑惑为什么他要称呼得那么疏远,难道除去这层关系之外他们就是陌生人么?与此同时,一个女声在杨艾的身后响起:“安仁。”

回头一瞧,是一个穿着黄衫的女子,那不是杨艾刚醒来时看到的那个女子么?她怎么在这儿?

明显,那位女子也认出了杨艾,微笑颔首做自我介绍:“姑娘,我们又见面了。你好,我叫谢玖,你可以叫我园儿。”

她姓谢?那么刚才潘安的那句“谢姑娘”是在叫她咯?

“咳咳咳……”杨艾掩饰性地咳嗽了几声,道:“园儿你好,我是杨艾。今天的事真是谢谢你了。”

“举手之劳而已,不用谢我。”谢玖会心一笑。

潘安强压下嘴角的笑意,对谢玖说道:“园儿,我想请你帮个忙,帮我送艾儿回去,行么?”

“当然可以啦。艾儿,我送你回去。”

杨艾忽然觉得自己被潘安糊弄了,刚才还叫人家“谢姑娘”,可是转眼就换成“园儿”了。傻子都可以看得出,之前那句“谢姑娘”是他故意说的,引起歧义。杨艾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这个家伙真是得了便宜还卖乖!再瞅瞅谢玖,莫非谢玖就是潘安心中的那个人?似乎不像,因为夏侯说过他的心上人已经死了。但是园儿和潘安看起来关系很好,两人应该相识很久了吧。

“你们回去要注意安全哟!”潘安假装没看见杨艾埋怨的目光。本来他是想亲自送她回去的,可是现在屋后还有一个不速之客需要他来讨教讨教,便只能要求谢玖送她了,更何况谢玖身后一直还有一个人呢,她们应该是不会有事的。

而杨艾并不知道这些,她仍旧在抱怨潘安不知道发扬绅士风度而让两个女孩子在这将近夜晚的时刻独自回去,真是的!

“对啦,你没有看到我家大哥杨潭呀?他说他来找你了。”杨艾没好气地问道。

“杨潭?他没有来找我。”潘安察觉到屋后的人来者不善,并且不只一个,便着急地催她们离开:“天快黑了,你们赶紧回去吧。”

“哦,那我走了。”人家都不待见了杨艾总不好意思死皮赖脸地留着吧?拉着谢玖便离开了这座小宅院,还不忘在心中暗暗发誓:以后就是打死也不来!

果然,心中有人的人就是招惹不得,容易被轻视。

“出来吧!”眼神凛冽如冰。

“呵,潘公子好敏锐呀!”却只有一个人从屋后走出来,那另外的人呢?该不会已经去找艾儿园儿她们的麻烦了把?

他一脸阴笑,望着杨艾她们离开的方向,嘲讽到:“潘公子真是好福气呀,没有了琉儿,却还有这么多的美女在你身边转悠。真是羡煞旁人呀!只是不知琉儿若是地下有知是该高兴呢还是该伤心呢?”

潘岳不愿与他谈论任何有关琉儿的事,若不是他,琉儿怎么会离去?所以,对于面前的这个人,潘岳是由衷地厌恶,彻头彻尾!

“看来你还是对我有偏见呀。不妨老实告诉你吧,其实那一切都与我无关,是琉儿她自己要寻短见的。而事实上,没能赶去救她的人,却是潘安仁你。你一直守在琉儿身边,居然还是发生了这种事。所以完全可以这么说,是你潘安仁,害死了琉儿。”

没错,潘岳也一直认为是自己太粗心了,竟然没有察觉到当时琉儿的异样,让她一个人孤单地承受着失去亲人的苦楚,她才会一时想不开自尽。为此,潘岳早已在心里谴责自己千百回了。他也很痛苦,原来自己在琉儿的心中,竟是那么的不重要,不然她怎么会狠心离开了他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