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谁共我,醉明月

第十九章 琉璃沉湖情难了

穿越:谁共我,醉明月 蓝紫桔梗 2213 2010-08-11 00:03:33

  原来,那个绿珠姑娘竟然与潘安心仪的那个琉儿长得很像,难怪他一直盯着人家看呢,害杨艾还以为潘安移情别恋了,结果移来别去,恋的还是那个人!果真痴情!杨艾最欣赏痴情的人了,尤其是痴情的男子,更是世间少有啊,堪称绝品,再加上潘安这中国第一美男的身份,真是绝品中的绝品!

不过这个石崇也着实奇怪,自己的宠妾长得和别人的心上人一样,他倒还像个没事人一样的任由他们在那湖心小亭中相会,就不怕他们合织一顶硕大的绿帽子给他戴么?还是说他对他家那位绿珠十分有信心?

“石公子的度量还真是大呀,你的宠妾正和别的男子在幽会,你还有兴致在这里看着。”忍不住讽刺他。

他倒是一脸坦然,道:“别说是幽会了,就是安仁亲口向我要了她,我也会欣然答应的。”

瞧瞧这人,简直跟潘安没得比!

“那是,谁叫咱们的石公子的姬妾成千上百呢?”杨艾实在是不明白石崇的用意,难道从一开始他为难她,要她与绿珠先后上场,就是为了让她来衬托绿珠?不过看他样子不像是会成全他们俩的,那么他到底要做什么?真要把绿珠送给潘安?

杨艾没有想到,其实每个男子都有其无比大的自尊心,而潘安更是不会接受别人赠送的女子,即便那女子是琉儿。

“成千上百?呵!”石崇一声轻笑,竟带着些许无奈,莫非是杨艾听错了?像这等狂妄自大之人怎么会表现出无奈的一面呢?

“杨姑娘慢慢转吧,石某不奉陪了。”说完,有意无意地瞄了一眼灌木丛中,便走了。

“喂喂!”杨艾想叫住他问路呢,可是眨眼间人就没影儿了,怎么跑那么快呀!

“还要躲到什么时候啊,还不快出来!”

“你怎么知道啦?”一个人从灌木中探出头来,笑兮兮地,此人正是夏侯湛。

杨艾摇头晃脑,道:“这叫‘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你躲在那儿观察他们,我来的时候就知道了呀,你可别以为石崇他不知道哈!”

“我当然知道他知道啦,这是他的地盘嘛!”他将目光放远,望着湖心小亭中的二人。

杨艾估计他知道点内幕,便问道:“那个绿珠姑娘到底是怎么回事呀?她真的像琉儿?还是她本来就是琉儿?”

“我看八成就是了,毕竟当年琉儿死时遗体不见了,我们是瞒着安仁先把她下葬了,其实坟墓里根本就没有人,只有一根琉璃玉钗。”



“你有什么要说的么,琉儿?”湖心小亭中,潘安对绿珠穷追不舍地问着。

绿珠恢复了平静,答道:“潘公子,你可能误会了,我不是你口中的琉儿,这根琉璃玉钗也是季伦送我的。这就是我要说的,潘公子你认错人了。”

“是么?”潘安仔细地观察着绿珠的每一个表情,似乎没什么异样,但是他绝对不会认错的!

“琉璃心,好一颗琉璃心,这便是你琉儿澄澈晶莹的琉璃心么?!不过一年而已,你就投进别人的怀抱,甚至都把我给忘了!”

“潘公子,你认错人了,我不是琉儿。你既然听不进去,那我也不多说了。”说完她就要离开,却被潘安拉住了。

潘安将琉璃玉钗塞进她的手中,命令道:“把它扔进湖中。”

绿珠一怔,道:“为什么要这么做?这是我的东西,你凭什么命令我扔掉它?!”

“既然你说这是季伦送你的,如果季伦连这个都能够弄到手,那么丢掉了之后再叫他给你一个不就行了么?”

“你……”绿珠有些生气了。

“快动手!你不是要我死心么?扔掉它,我就永远都不会再见你了!”

“此话当真?”

“当真!”琉儿,你就那么不想见到我么?

“好,我扔。”绿珠深呼吸,用力地朝前一甩右手,琉璃玉钗划出一条优美的抛物线,“噗通”一声就沉进了湖中。

“这下你满意了吧?”

两个人不欢而散。



“你到底有没有看出点名堂来呀?怎么不说话?”杨艾一个劲儿地和夏侯说话,可他就是不搭理她,不知在想些什么。

“我觉得这是安仁的计谋。”杨艾等了半天他只冒出这么一句没头没脑的话出来。

“什么计谋啊?”

“不知道。”

杨艾真想找块砖头往他脑门上一砸,可是四下寻找都没看到有砖头,又气又恼地,道:“你简直是太笨了,笨到你这个程度真是难以置信!”

“拜托啊小姐,你讲不讲理呀,你能知道他这是什么计谋么?”夏侯直叫屈。

杨艾丢给他一记卫生球,道:“我又没说这是他的计谋!笨!”

“屈原啊,你赶紧从水中出来吧,让我进去,我现在才发现我比你还屈啊!”夏侯指着那一湖水嚎叫着,冷不丁地真掉了下去,喝了好几口水呢!罪魁祸首当然就是杨艾啦!

不知是为了捉弄杨艾还是怎的,夏侯掉入水中就没有动静了,不会是淹死了吧?

“夏侯夏侯……”杨艾在岸上叫着,可是还是没有反应。

“夏侯……你别吓我……你快出来!”杨艾急得都快哭了,可是她水性也不大好,不敢下水去。

不多时,夏侯居然浮起来了,真死了吗?

杨艾手忙脚乱地把他拉上来,一探鼻息,没有了!急忙双手叠放在他的腹部,挤压着,可是他却没有吐出水来。

怎么办?要人工呼吸么?不要啊~~

算了,豁出去了!

正当杨艾准备献出那啥的时候,忽然感到夏侯的胸口在起伏着,当下便明白了,于是便改为用手拍打着他的脸,而且还一下比一下用力。

“夏侯啊,你快醒醒啊……夏侯啊……快醒醒……”再不醒就拍不死你!敢骗老娘,拍死你去!

果然,杨艾还没拍过瘾的时候他便“醒”了。

“别拍了别拍了,我醒了我醒了!”他想叫苦,却又不能,顶着泛红的脸颊,这就叫做自作自受!

杨艾偷笑,乐呵得不得了。



夜晚,新月如钩。

本该是平静的湖面,却涟漪不断。

黑暗中,有个人望着那湖水中的瘦弱的身影,满是心疼。

还有个人,既心疼,又气愤。

又是一个不平静的夜晚。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