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谁共我,醉明月

第三十六章 月下彻谈至天明

穿越:谁共我,醉明月 蓝紫桔梗 2200 2010-08-28 08:57:28

  九天了,杨艾和潘安在这个山谷中呆了九天之久了。

杨艾手臂上的伤口已经结痂了,等脱落之后就痊愈了。王昌对她说过,因为当时她没有包扎伤口,以致于纱布深陷在伤口中,使伤口扩大了,可能会留下一条很长的疤痕。女孩子都爱美,身上有一条长长的狰狞的疤痕是肯定会难过的,可是杨艾倒也无所谓,一来是在这里又没有短袖穿,那条疤痕也没人看得出来,二来,身上留个疤痕,可以告诫自己以后不要再那么不照顾自己了。

至于潘安的腿,好在没出多大的问题,只要好好休养的话是可以好起来的,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一日傍晚,两人都坐在屋前休息,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

“我的状况已经稳定了,我们还是回洛阳去吧,我觉得我们这样好像打扰到王昌和慧儿的生活了。”潘安道,其实他真正介意的是慧儿似乎对艾儿的态度不好,而他自己也……

“不行,王昌说了他不介意我们的打搅的,而且你的伤还是在这儿疗养比较好,省得跑来跑去还跑出问题来。别忘了我说的,若是你到处乱跑我就打断你的腿,让你永远都好不了!”杨艾晃着藤椅,优哉游哉地,在她看来这种生活也真惬意呀,她才舍不得走呢!而且她回去的话还得面对杨肇的逼婚,她才不愿嫁人。“对了,你这么想回去,是不是还有什么原因呀?”

“没什么。”

“不会吧?”杨艾仔仔细细地盯着他看,看到他都脸红了,难得!“你该不会是看着和你神似的王昌大哥而心里不舒服吧?”

“差不多啦!谁看到和自己长得像的人不会很尴尬呀?!”

“是啊,”杨艾同意他的说法,“所以被人当成了另外一个人也是件难受的事。”

“你为何这么说?”

“没什么。”杨艾耸耸肩。这几日她发现潘安似乎对她好得不得了,简直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可唯一没变的是他梦中依然叫着琉儿的名字。有时候杨艾会想,是不是因为琉儿不在他身边,所以他才将对琉儿的好都转移到她身上了?若真是这样的话那她就不会原谅他的,因为她是杨艾,不是他的琉儿。事关个人的自尊,每个人都不希望自己成为别人的替身,尤其是杨艾不想成为琉儿的替身。

夜的气息正浓,天已经全黑了。

“该我问你了,你这么不想回去,是不是还有什么原因呀?”

“哎,就是懒呗,懒得回去,你这几天又不是没见识到我这人懒到了什么程度,简直就是人神共愤呀!”

“没错。”潘安略有所思地点点头,他也没想过艾儿这么懒,每天睡到中午不说,连饭都不愿吃,也不愿出门,他简直就要怀疑艾儿的腿是不是也骨折了,她连动都不愿动一下,真是个懒姑娘!“你这么懒,得嫁一个勤快的丈夫呀!”

“就是不想嫁人才这么懒的!”杨艾撇撇嘴,“我要把自己培养成晋朝第一的懒虫,最好是全国人都知道,这样就没人敢娶我了,我就可以过几年的清静日子了。”

“你不想嫁人?就连嫁给卫恒也不愿意?”艾儿不是喜欢卫恒么,而卫恒也曾信誓旦旦地向他担保可以给艾儿幸福,如今是怎么回事?

“你就别操心我了,你还不如操心你自己去呢!反正就是我爹逼着我赶紧嫁人,我不乐意,所以就跑出来呗,结果不知被谁暗算了一下就掉下来了,那你呢,你又是为什么从那上面掉下来的?该不会是为情所困而想不开才跳崖自杀吧?”

“你觉得我是那样脆弱的人么?”

“是。”杨艾一本正经地点点头,潘安哑然失笑。

“不过是个女人而已,我潘岳怎么可能会稀罕!”

“可你就偏偏稀罕了!”杨艾受不了他这种故作姿态,明明在意得要死可仍旧硬着嘴不说,或许这才是脆弱的人的真正表现吧,怕被人家看出来。“不过就算你不稀罕也是完全可以的。就凭你这条件,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呀?!正所谓‘天涯何处无芳草,处处闻啼鸟’嘛,你根本就没有必要为了一棵小小的树木而放弃整片大好森林呀!而且啦,中华儿女千千万,这个不行咱就换呗,没什么大不了的。相信凭借你这独一无二的外貌,在加上……呃对了,你有没有工作呀?”杨艾这个样子简直就像是一个媒婆,准备给潘安等征婚广告了。

“工作?是什么东西?”

“就是你有没有做官呀?”杨艾很想知道潘安究竟能混到什么程度呢。

“哦,是这个呀,我做了司空掾。”

司空掾?这个官职好熟悉呀?这不是当初夏侯湛问她的么?原来司空掾就是潘安呀,不过好像比夏侯的太尉掾要低了那么一些,估计是因为家世的原因,这个年代讲究什么士族或庶族出身,给人官职完全就是按这个来定的,哎。不过官做大了也不是件好事,正所谓伴君如伴虎嘛。

“啧啧啧,看看你,多好的条件呀,哪天我给你登个征婚启示,保管全国美女蜂拥而至,到时你得准备一个头盔,我真担心有人用花花果果都能把你给砸晕了。”

知道艾儿是在开玩笑的,潘安也就只是一笑置之。

“我们明天还是回洛阳去吧。”

“诶,怎么我和你讲了半天是白讲的啊?我不回去,你要能自己一个人回去那你就回去吧。”杨艾真不愿回去,更何况她本就没有回去的必要,因为她不是杨肇的女儿,不需要听什么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然后穿红嫁衣上人家的花轿了,没那个义务!

生气地将头撇向一边,不乐意见着他。

潘安叹气,道:“你可知杨伯父为何要你在十日内成亲?”

杨艾不回答,不就是要女儿嫁人么,还需要什么理由么?

“皇上命杨伯父十日内率军到西陵去打仗,可能一去就要几年了,而且战争本就是无情的,他是怕他不能见到你出嫁的时候了,所以才急匆匆地要你嫁人,我认为你应该体谅他,为人子女的,不该对父亲这么任性。”

“那他是什么时候出发?”

“应该就是明天,哦不,现在已经是丑时了,应该就是今天早上了。”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