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谁共我,醉明月

第四十章 醉翁之意不在酒

穿越:谁共我,醉明月 蓝紫桔梗 2959 2010-09-01 23:58:03

  天还只是灰蒙蒙的,杨艾就已经起床了,从房间里搬出一个大麻袋,小心翼翼地朝厨房走去。

忙活了半个多时辰,可是她还没把盆中的螃蟹给处理干净。

“你在干什么?”本来静谧的厨房中突然传来了声音,使得杨艾吓了一跳。

“我说你走路怎么不发声的呀!不知道人吓人是会吓死人的呀!”

“我走路向来就是这样啊!”潘安从外面走进了厨房,“你在干什么呀?”

“没看到么?这盆子里都是螃蟹呢,我要做一顿大餐给你们吃。”杨艾得意洋洋地宣称,可其实她自己心里也没谱儿。

“现在大冬天的你从哪儿弄来这么多螃蟹呀?更何况螃蟹可以吃么?”潘安打量着那些在木盆子中横着爬来爬去的生物,有些惊奇,貌似他曾经在书中看到过吃螃蟹呢。

“这你就不懂了吧?这些螃蟹是我从药房弄来了,大夫都会拿蟹黄入药呢,这可花了我不少钱呀!你看看这些螃蟹。”杨艾将手伸进盆中,指着其中一直特别巨大的,道:“看上去是不是很……啊!”鲜血从杨艾的食指上涌出,因为一只螃蟹用它的钳子死死地钳住了杨艾的指头。潘安立刻在旁边的砧板上拿起菜刀,将那只螃蟹的钳子给砍下来了。

“好疼好疼……”可是钳子还是死死地钳住了她的食指,杨艾带着哭腔抱怨道:“你不该把钳子砍下来,这下该怎么办呀?!呜呜呜……好疼……”钳子若是掌握在螃蟹手中还是有让它松开的机会,可是现在就是一个死钳子该怎么办呀!

“你别动!”潘安将杨艾的食指按在砧板上。

“喂!你该不会要剁掉我的手指吧?不要啊!”杨艾挣扎着要把手抽回来,可是疼痛加剧了。

“说了别动!”潘安用力按住,手挥着刀落下,将钳子斩为两半,并没有伤到杨艾。随后他去井边打了盆水,将杨艾的手指放在水中,然后上药简单包扎了一下。

“谢谢你。”杨艾瞅了瞅食指,包扎得还不错。

“把这些东西给扔了!”潘安严肃得命令到。

“凭什么呀?我还得靠他们钩鱼呢!”杨艾不答应,这可是她费了多少心血才弄来的呀,怎么可以随随便便就给扔了呢?

潘安不解,钩什么鱼?鱼吃螃蟹的么?

“哼,那个断脚的螃蟹,我要它好看!”居然敢咬老娘,老娘就把它交给一个最麻烦的人去处置,叫它粉身碎骨。

“算了,我来帮你吧。”

昨日杨艾就已吩咐小忆给夏侯、卫恒、南风以及刚回洛阳的谢玖送口信去了,表面上是说因为潘安的腿好了才叫大伙儿来聚餐,可是杨艾的心中打着小九九呢!

当他们都正午时刻到达潘安的宅院时,他们惊奇地发现有桌上的盘子在转,不对,准确的说是盘子下有一块大的圆圆的板子在转动着。没错,那就是杨艾模仿着酒店里的餐桌特意制作的,方便人多的时候聚餐的。

夏侯、卫恒、谢玖、南风、潘尼、小忆、潘安和杨艾八人都就座了,可还空了一个位置出来。

“安仁,看来你腿真的好了。是不是某人照顾得特别用心呀?”夏侯眉一挑,某人二字直指杨艾,众人皆以为这次杨艾又要和他来一场口水战(特别强调一下,此口水战非彼口水战,众人切莫误解),结果她竟然不理会,反而冲着屋顶上大喊。

“喂上面那位!你也下来吃吃吧!你看着人家吃大餐你不嘴馋么?”

谢玖一惊,道:“你怎么知道他在那里?”

杨艾笑嘻嘻地:“正所谓‘园儿在,正歆随’嘛!是吗,上面那位?!”

果然不出杨艾所料,忽然一道黑影掠下,落在了谢玖身旁的也就是杨艾特意留出来的那个空位上。

“多谢姑娘!”

这是杨艾第一次见到这位正歆,看上去果然像个刺……呃侠客。她听潘安讲过,谢玖的身旁有一个人在保护她,所以不用担心她的安全,不过话说起来上次朝园儿射箭的那人还没有查出是谁呢,身边有个保镖还是不错的,就像守护天使一样。

当然啦,杨艾找他出来并不是处于绝对的好心,而是钩鱼嘛能多钩就多钩,宰羊嘛能多宰就多宰,岂不乐哉?

“各位,今日呢,我不仅是因为潘安腿痊愈了才找各位来庆祝的,更主要的是,我要向大家隆重推荐几道本人的特色菜肴,让各位一一品尝。首先,请大家看着你们面前那盘红彤彤呃东西。”杨艾这下可以肆无忌惮地指着那螃蟹了,绝对可以放心,不会被咬的。

“这不是螃蟹么?”在场的除了南风和潘安之外都非常吃惊,他们没想到今日要吃螃蟹!

“为什么我的要这么小啊?”南风不满意了。

“因为你是小孩子嘛。”

“那为什么夏侯哥哥的螃蟹那么大呢?”杨艾简直受不了南风了,居然还装可爱!

“夏侯是大人嘛!”

“可是这里的人除了我之外都是大人呀!”还一脸天真,着实欠扁!

南风怎会不知她的想法呢?有句话杨艾还是说得非常正确的,南风简直就是杨艾肚子里的蛔虫,对她的那些花花心思了解得一清二楚!

大家还道是杨艾对夏侯有意思,于是就对她的这种明显得偏心选择视而不见。

然而夏侯此时却不得不多个心眼了,杨艾这样只有三种解释:一是她的脑袋坏掉了,二是这个螃蟹被下毒了,三是杨艾有求于他。而这三种,都是他不乐意接受的。

“好了各位,看着你们的螃蟹,我来教你们怎么吃。”等你们吃完了我就要大丰收啦,呵呵呵……虽说兔子都不吃窝边草,可是我杨艾窝边的草实在是太肥美了,不吃的话就有点对不起自己的窝呀!

“等一下!”夏侯出声,“为什么我这只螃蟹少了一只脚呀?”

“嘿嘿!”杨艾傻笑两声,随即义正言辞道:“那只螃蟹的脚非常不听话,不听话是要受惩罚的,于是就把它剁下来了呗!不说这些了,我们开始吃吧!”杨艾总不能跟他们说自己被螃蟹夹了一下吧?那太丢人了!话说她此时的右手食指还在隐隐作痛呢!以后这处理螃蟹的事还是交给别人去干吧,杨艾这是一朝被螃蟹夹,若干年不敢碰活螃蟹。

“你的右手食指怎么了?”眼尖的夏侯一进门其实就注意到她的手指上被白纱布包得厚厚的,而现在又与这个少了一条腿的螃蟹联系起来,差不多就明白了。

“没什么,”杨艾赶紧把右手反转搁至背后,“就是关门的时候被门给夹了一下,嘿嘿!”

大伙儿都不是傻子,也都了解了,于是更加认为杨艾是为了做那只大螃蟹给夏侯吃才会被螃蟹夹的。

“哎呀,”夏侯一本正经道,“那个‘门’也不听话,不听话是要受惩罚的,等吃完饭咱们就把那‘门’给砸了吧?”

听到夏侯说要砸他的门,但是潘安倒是一点反应都没有,好像这不是他家似的。

“好啊,砸了拿来当柴烧。”杨艾汗颜,话说那“门”都已经被她烧红了摆在某人的面前呢。

“好了,我们开动吧。对于这个螃蟹呢,咱们先……”

在杨艾的讲解和示范下,大家开始了品尝这杨氏螃蟹,纷纷称赞,气氛融洽,然而有一个人却从进门开始就未曾说过一句话,那便是卫恒。无论杨艾与他说什么,他最多也就只是笑笑而已,这令杨艾非常苦恼。

桌上还有其他的菜,都是杨艾特意烹制的,都是现代酒店的特色。杨艾为什么会这些呢?那当然是因为她家是开酒店的呗,她自幼就爱在那些厨师师傅身边转悠,让他们教她,而且她也爱看一些关于烹饪的书。嘿嘿,她在这里的日子就是打算靠这个赚钱啦!

“好吃么?”杨艾问夏侯,因为他一直就很挑嘴,就怕他不喜欢。

“还凑合。”夏侯对她是舍不得赞一句的。

“那就多吃一点吧。”吃肥了我好宰你呀,呵呵……

有一种笑叫做不怀好意,也就是杨艾现在脸上挂着的那种,瞧得夏侯心惊胆战的,他强烈感觉到危机要来临了,而且就是冲着他来的。

“啊,既然各位已经吃好了,那我现在就开始说事了哈。”杨艾的这种行为属于先给人家一点甜头然后就开始行动了,她站了起来,围着桌子慢慢地一个人一个人经过地边走边说:“不知大家觉得这一桌菜怎么样呢?”

“还不错。”

“挺好的。”

“行。”

……

“有当家庭主妇的本……啊……”杨艾的手在南风肩上重重一按,弄疼了她,可是谁教她不会讲话呢!

“嘿嘿,既然大家都这么欣赏呢,那有件事我就要征求一下大家的意见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