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谁共我,醉明月

第六十七章

穿越:谁共我,醉明月 蓝紫桔梗 1976 2010-09-25 09:16:56

  因为去年司马炎要充后宫便禁断了人间婚嫁,于是今年年初成亲的人特别多,人们议论不已,说是杨肇今年可算是尽天伦之乐了,子女年初都纷纷娶妻的娶妻嫁人的嫁人,好不喜气!

杨艾一大早便安安静静地坐在梳妆镜前任人摆布,看着自己的两个嫂子为她忙上忙下的,盘发,上浓妆,戴首饰,最后脑袋沉沉的。

“艾儿,这里有两支玉钗,一是卫公子送来的青玉玉钗,一是姑爷送来的琉璃玉钗,你要戴哪根?”杨艾盯着婷儿手中的两支玉钗,迟迟不作决定,其实她哪根都不想戴,如果可以的话。

“小姐,有位绿珠姑娘来找您。”门被推开了,一抹绿色立刻现于眼前。

“杨姑娘。”绿珠淡淡一笑,可是在看见婷儿手中的琉璃玉钗时却有瞬间的出神。

“绿珠,你来啦。”杨艾仔细地打量她,发现她的状况还好,看样子石崇并没有为难她。杨艾起身,却不料碰到了婷儿伸着摊开的那只手,两只玉钗便直直地往下掉,总是婷儿眼疾手快也就只是抓住了一支,而另外一支像是要以粉身碎骨来控诉着不公平的待遇,碎成了好多节。青玉手镯与玉钗本是一套的,可惜如今却全都碎了,若是卫恒知道了该有多伤心呀!杨艾小心翼翼地将其一节一节地拾起,放在手帕上。

“小忆,这个可以修复好么?”

小忆接过来瞧了一下,叹惜:“应该可以,可是会有裂痕。”

“没关系,帮我拿去粘合上吧。今日不戴玉钗了,随便拿支银钗吧。”

“杨姑娘,”绿珠上前几步,走到杨艾面前,“琉璃玉钗还可以用呀,为何不用?”

杨艾不回答她,倒对小忆和婷儿说:“谢谢嫂嫂了,想必嫂嫂们累了吧,嫂嫂们还是去休息吧。”婷儿还欲说什么结果被小忆拉出去了。

“杨姑娘,你是在介意?”

“介意什么?”

“哎!”绿珠叹道,“杨姑娘,其实我的本名即是绿珠,至于琉儿这个名字是潘安一时兴起取的,因为他很喜欢琉璃。他有一对琉璃玉钗,一支当年送给了我,便随着我埋进来了土中,还有一支便是桌上的那支,这就已经证明了你在他心中不凡,不然他也不会娶你……”

“他娶我只是为了他的命!”杨艾意识到自己的失态,随即平静下来。

绿珠反问道:“可是你呢?你嫁给他只是为了救他的命么?”

“不然呢?还会有什么原因呢?”除了那个原因还能有什么原因能使一个具有现代思想的杨艾嫁给一个不爱她她也不爱的人呢?当然有,只是她自己都不知道,她还不够冷静,可是爱情本身就是感性的,太过理性的人不懂得爱情。

“原因你比我更清楚。”绿珠拿起桌上那支琉璃玉钗,插进杨艾的发髻中,赞美道:“很漂亮,你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新娘子。杨姑娘,潘安是个绝世的好男人,不会负你的。”

“既然你知道他那么好,那么你又为什么会爱上石崇?”

“杨姑娘,爱情这个东西没有人说得清。爱谁,不爱谁,只能忠于自己的心,我也不知道我的心是怎么选择的。诚如你也知道卫恒公子很好,可你为什么又不爱他呢?你若是爱他,你断然不会嫁作他人妇。更何况,你怎知潘安不爱你?你怎知你不爱潘安?我今日来,仅仅只是祝福,我现在要走了,只怕日后难有见面之时了。”

“绿珠你……”杨艾被她说得略有伤感。

“杨姑娘。”绿珠冲她一笑,果真是倾国倾城的笑容。“潘安是很怕一个人,别让他太孤单了。我曾经单纯地以为凭我就可以将他从孤单的海洋中解救出来,很可惜,我做不到,也许你可以,我相信你。”

杨艾不解,那样一个优秀俊美人见人夸的男子,也会孤单么?他的孤单从何而来?绿珠,你许是信错了人了,我也是一个孤单之人,与他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因为我在这里永远都是一个人,永远孤单,孤单一辈子。

绿珠说了声告辞便离开了杨府,不久后吗,杨艾戴上红盖头,坐上花轿,就这样把自己嫁出去了。离开了和光同尘那个她完全凭借自己的能力而买下的房子,要住进别人家中,成为别人的妻子,从此不再是完整的自己,生命中多了一个照顾关心的对象,会不会不习惯?

夕阳西下,花轿落在了潘府门前。里面好多人,杨艾虽然看不到,可是她听得到恭贺声此起彼伏,而那个即将成为她生命全部的男子,也是一身红衣,穿过丛丛人群,笑对所有人的祝贺,缓缓地朝她走来。

热闹的人群中,总会有那么一两个孤寂的人,不引人注目。

一拜天地!

一杯酒倾斜,入愁肠。

手一松,杯碎,然而破碎的声音却埋没在了所有人的欢呼声中。

二拜天地!

一壶酒倾斜,顺着下颚滴落,湿了胸前的衣襟。

凉,透心的凉。

手一扬,壶破,亦埋没在热闹声中。

夫妻对拜!

一坛酒倾斜,从额头处倒下,湿润了整张脸。眉,眼,鼻,口,耳,都仿佛经过了美酒的洗礼,因而显得越发的妖艳了。

手一甩,坛裂。

睁开双眼,看到的却是她被他牵走了。想要站起身去阻止,却找不到理由。

最后一身红,残留在他眼中,他已没有再依恋的借口。

不能再看了,多一眼都是痛,痛彻心扉。

这一次,是真正的要分开了,永远都不能了。

艾儿,那原本该是我付予你的承诺,而现在我只能隐身热闹中。我只想问你一句,你可曾爱过我?可惜从这一刻起,这个问题已经没有回答的意义了。

他也是曾经光彩照人的焦点,如今却黯然退出,留下一身落寞,他其实也是一个寂寞的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