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谁共我,醉明月

第八十九章 南风烈烈吹黄沙

穿越:谁共我,醉明月 蓝紫桔梗 3107 2010-10-16 19:36:45

  形势异常严峻,就连洛阳城的百姓都能搞看出贾南风欲废太子的意图了。有歌谣传唱说:“南风烈烈吹黄沙,遥望鲁国郁嵯峨,前至三月灭汝家。”其中的“南风”指的正是贾南风,而太子司马遹乳名为“沙门”,因此“黄沙”之“沙”便是他。

春去夏至,夏去秋至,秋去冬至,一年又将过去。而皇后身边的一个太监的来到,使得今年的冬天更加令人心寒了。“殿下,陛下有疾,要宣殿下觐见。”

陛下宣见太子,为何要差皇后的人来禀报?这其中必有蹊跷,可是司马遹也不说破,只道一声“随后就到”。司马遹整理了一下着装,欲出门而去,可太子妃却急匆匆地赶来了。

“殿下。”她欲留住他,谁都知道这一去便犹如鸿门宴,难回了。相反,蒋美人却催促道:“殿下,陛下宣见,怎可怠慢?”

不理会面容焦急的太子妃,司马遹挑起了蒋美人的下颚,笑道:“美人,等本殿下回来再好好疼你。”

“臣妾恭送殿下。”嗲声嗲气地,听得司马遹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太子妃心碎,知道事情再难挽回,可她仍旧无悔。

“蓝,咱们跟去瞧瞧,看看贾后要耍什么把戏。”

“是,主子。”

黑暗中两道身影掠过。

司马遹来到御书房却不见皇上的影子,只见一个奴婢端来了好几坛酒和一斤枣,恭敬道:“太子殿下,陛下还未醒来,这几坛酒和一斤枣是陛下事先为殿下准备的,望殿下全部用完,才不负陛下苦心。”

司马遹冷笑一声,道:“本殿下自然不会辜负父皇精心准备的食物。”说罢便拿起了一颗枣子嚼了起来。

杨艾暗忖,贾后应该不会笨到直接在酒里和枣子里下毒吧?那酒的酒精含量肯定很高,而那枣子估计是醉枣,贾后的意图只怕是要先将太子给弄醉了然后任她摆布。

良久,司马遹才将那些给解决掉了,而他也醉醺醺了,酩酊大醉,贾南风这才现身,命婢女拿纸笔和一张已经写好的草稿,让司马遹抄写上面的文字。司马遹醉得不能分辨,醉眼朦胧地拿起笔随意图画,字迹潦草,东倒西歪。

贾南风手一挥,道:“把太子送回寝宫,再宣潘岳进来。”

杨艾浑身一震,此事居然和潘岳脱不了干系?!

司马遹被人抬回去了,杨艾示意蓝去跟着,而她自己却选择继续观察着。不多时,潘岳真的来了,只见他对贾南风双膝跪拜,道:“皇后娘娘,有何吩咐?”杨艾的心狠狠地一疼,男儿膝下有黄金呀,潘安你为何要这般作践自己?!

贾后见潘岳来了,笑脸迎上,扶起他,一双黑手在他身上肆意揩油,看得杨艾心生厌恶。

“潘大人,你看看这个。”贾南风接过侍女递来的纸张,搁在潘岳的面前。“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了,若是完成了的话,”贾南风在潘岳耳旁轻轻一吹气,娇娇道:“本宫自然有赏,大大的赏。”

“下官定不负娘娘所托。”

原来贾南风是想叫潘岳将那些残缺的笔画给补上,而是是仿照太子的笔记,这样以来就不容易被旁人所看出了。

可恶的贾南风!杨艾暗道,本来此事她完全可以让别人来做,可是她硬是选了潘岳,若是有朝一日她出事了,那么潘岳必定受到株连,难逃一死!她就是死都要拉潘岳做垫背,真是可恶至极!

完事之后潘岳恭恭敬敬地递给了贾后,贾后瞧了一眼,很满意,示意婢女退下。“潘大人,本宫今日念你念得紧呀!”说完就黏了上去

杨艾目不忍视,别过眼去,待到她在转过来之时,居然正好撞上了潘岳投来的目光,她一惊,险些从屋顶上掉了下去。

他的目光很奇怪,他整个人都显得有些奇怪,可又说不出是哪里奇怪,似乎在看到他眼睛的那一刻杨艾有一种错觉——他不是潘安。头发怎么会那么黑?她还记得当初要求为他找中持续时间长一点的染料却被他拒绝了,他说人都会老的,可是如今他又是一头黑发,难道他真的变得那样彻底么?

纵身一跃,飘然而去。

*****

“蓝,他睡了么?”

“回主子,太子他睡着了。”

杨艾微叹,问道:“蓝,当初你们说,你们是从坟墓里将我救出来的,你们为何知道我不会死?”

“回主子,先皇曾经告诉过我们,说主子您不会死,所以我等才敢这么做。”

“那么他可知道我当时死了?”

“应该知道,因为是他亲自将您埋葬的。”

是么,他知道?可是为何他看她的目光却没有一丝的惊讶,对于她的幸存似乎早已知晓一般,想不透呀!“蓝,明日去帮我办件事,去洛阳城北的千丈断崖下为我寻两个人。”

“恕属下难从命。如今凡去保护谢淑媛,而傲则护太子,若是我再离去,主子有了危险该怎么办?属下要保护主子,寸步不离。”

“寸步不离?”杨艾一声轻笑,“我去沐浴你也不离?”

腾地一下蓝的脸就便红了,杨艾十分得意地欣赏着他的窘态。“都已经老大不小了吧,怎么还像个青春期的小男孩似的爱脸红呢?呵呵!”

蓝、凡、傲三人追随杨艾之时才十五岁,而如今也不过只是二十出头而已,他们都无父无母,是云逸一手培养出来的,加之这几年一直随在杨艾身旁,并未接触其他的异性,在情感方面都是一片空白,虽然杨艾这几年一直为他们张罗着找对象,可是他们一个个都不屑,以至于杨艾不禁内疚,十分自恋道:“难道是在本人的身边呆久了以至于看其他的女孩子都认为不漂亮了么?”每每杨艾说到这里的时候三人都如惊弓之鸟一般四处逃散,杨艾还道他们是受不了她,其实她不知他们三人却是被她说中了心事而慌张逃开的。

“主子,我……”

“放心啦,才几天而已,我不会有事的。”虽然明天大概就要变天了,可是有件事她想要尽快知道,才会想催促蓝去趟千丈断崖下。

“那好吧,属下尽快回来,您要属下找谁?”

“找两个人,一男一女,男的叫王昌,女的叫慧儿。”

*****

“陛下宜自了;不自了,吾当入了之。中宫又宜速自了;不了,吾当手了之。并谢妃共克期而两发,勿疑犹豫,致后患。茹毛饮血于三辰之下,皇天许当扫出患害,立道文为王,蒋为内主。愿成,当三牲祠北君,大赦天下。要疏如律令。”司马遹一早起来就摇头晃脑地念着这些东西,还不忘加以评价:“瞅瞅,这写得多差劲呀,若是我真有谋逆之心,那我为什么不自己当皇帝而要立我才三岁的儿子道文为王呢?而且还要立蒋美人为皇后,这……真是荒谬!”其实他是想说他要立某人为后的。

“你还知道荒谬呀!”一本书砸在了司马遹的脑袋上,声音可真响。“那你还傻乎乎地任人摆布呢!”

“我那叫顺水推舟。”司马遹一脸得意,“这是男人的智慧,你这个小女人不懂。”

“是是是,我不懂,你就不怕你推舟没推成反而自己掉水里了么?”杨艾索性坐下来,“我只知道呀,现在大殿上已经闹哄哄了,估计都在讨论着怎么样使你的脑袋和你的脖子分家呢,好不热闹呀,想不想去看看?那场面,可真叫一个壮观,相当壮观。”

“本殿下不屑一顾,自然会有人亲自来告诉本殿下讨论的结果,这个就不用你操心啦。”他好整以暇地望着正好整以暇望着他的杨艾,两人一派悠闲。

“难道你要坐在这里等着被抓?”眉一挑。

司马遹漫不经心地起来,抖了抖微皱的衣服。“要不咱们去花园里走走吧,也许是最后一次在皇宫里晃悠了。”

不出他们所料,自从早朝到下午,满朝文武都在讨论如何处置此事。朝廷中有部分人怀疑那个表文的真实性,还找人来验证是否为太子的笔记,然而潘岳作假的技艺太高超了,他们都难以分辨。贾后不断地对司马衷吹耳旁风,要求尽快解决。

“陛下,此事应该速速定夺,再这样你一言我一语地要争到何时?”

贾后一派主张处死太子,而一批资深的老臣则不同意处死。贾后担心节外生枝,便退了一步,建议废太子为庶人,囚于金墉城,她心道,反正要解决掉司马遹只是时间问题。对于此结果,群臣再无法相争。

于是乎,还在花园里散步的太子司马遹见着了来传旨的公公,连拜了两次接受了诏书,连寝宫都未回,直接步行走出了宫门,乘车去了金墉城,好不潇洒。

太子被废消息立刻传遍了大江南北,各地藩王蠢蠢欲动,一场打破短暂和平的灾难正在悄然酝酿中。

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