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陌倾凤颜

陌颜:送别

陌倾凤颜 芙璃 1636 2012-10-25 14:24:11

  这天清晨起床后,看着灰蒙蒙的天空,乌云遍布,空气中弥漫着低压的感觉,天空中一丝蓝都未有出现。山雨欲来风满楼,山风阵阵。未过多时,绵绵细雨滴答答的下了下来,冲刷着一些,发出沙沙的声响。这样的天气真是让人昏昏欲睡。

正在打盹时,芙璃隐约听到师母的叫唤,做起身子,今天似是忘了件什么事情,那件是很重要的事情…….

不好,芙璃突然想起什么,冒雨飞奔出去,也不顾身后师母的叫唤。

钟云寺里,娘娘腔正跪在地上不停地磕头:“殿下,再不走,就赶不上时辰了,加上雨天路滑,这样行山路多有不便,望殿下即可启程。”

“不会的,她说她会来的,再等等…….”说罢斐允宇就端坐在椅子上,眼睛盯向门外雨雾里,丹唇紧紧的抿着。

今天斐允宇打扮的很是不同,他换下了,常日里穿的和尚青袍,头戴玉玦帽饰,身穿淡蓝宽袖长袍,淡淡的蓝就像万里无云的晴空,长袍上用银线隐约的绣着竹叶之图案。很是洒脱,清新。

“殿下…….”

又过去一个时辰,斐允宇要的等那个人还没有来。

娘娘腔又开始劝说,“殿下,再不赶路,我们天黑就赶不到休息的墨城了,兴许是这雨天,芙璃小施主不方便赶来呢!”

斐允宇沉默很久,忽然说道:“走。”语气中透着一丝决绝。离开就不该拖泥带水。

在斐允宇踏上马车的一刹那,斐允宇似是不舍看了看远处,红瞳又有些暗淡的失了光彩。

斐允宇坐在马车上,这几天都没好好地睡一觉,有些疲倦的闭目养神之时,隐约的有些听到心中那个人的呼喊,又感到一些自嘲,自己真是失了魂了,怎么还想着她会出现。

“停车,停车…….斐允宇你在车里吗?”芙璃在雨中极力的呼喊着,枉费自己冒雨赶来,却不想到了寺中,才发现他们以走多时,气的芙璃不知该如何是好。只能抄近路赶上他们马车。

是芙璃的声音,真的是她。

“小德子,快停下马车,是芙璃。”斐允宇急切的说着。

吁……,随着一声吆喝,马车缓缓的停下,

斐允宇掀起帘子,映入眼帘的是如落汤鸡般的芙璃,全身已被雨水浸透,头发被雨水打湿贴在身上,发髻边还不停滴着水珠,眼睛静静的盯着斐允宇。

看到这里斐允宇一阵的心疼,赶紧下了马车,来到芙璃身边用披风护住芙璃,把芙璃牢牢的护在身下,任由着雨水打到身上。

你遇到的苦,我要一并与你承受。

“殿下小心身体呀,你本就身体不好,有什么还是进车里再说吧。”说罢娘娘腔撑着一把油纸伞来到芙璃和斐允宇身边。

可能是担心芙璃的身体,斐允宇抱起芙璃就进了马车内,芙璃一下慌张起来,进入车里,很是不适应的在斐允宇身上扭动起来。

“别动,这么大的雨,也不知道注意点,我也没有要你一定要来,要是落下什么病根,你叫我如何是好。”斐允宇一边轻声斥责芙璃,一边心疼的拿起锦帕给芙璃身上的水珠擦净。

“那不是人家答应你说一定会来,大丈夫说话一言九鼎,哪想到这个鬼天气怎么就下起那么大的雨。”芙璃辩解道。

斐允宇看着怀里的人不悔的辩解着,真是无奈的又好气又好笑,怎么这天下第一无赖就被自己碰到呢。看着芙璃似是湿衣服很是不舒服的贴在身上,就准备解开芙璃衣服,给她换套。

芙璃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抓着纽扣不松手,看着怀里小人这样戒备,才想起她还以为自己不知道她是女生之事。

就悻悻的停住的手上的动,很是不舍的放下怀中的芙璃,拿出一套自己衣袍,递给芙璃。

芙璃这才知道他是要做什么,接过衣袍,只是害羞看着斐允宇,似是在和他说,你在这里我怎么换衣服。

斐允宇感受她的想法,立马下了马车,只听到车外,娘娘腔说道:“殿下你怎么下车了,这外面风雨大要,莫不是要得了伤寒。”

看着斐允宇下车,芙璃赶紧脱下自己已经湿透了衣袍,换上斐允宇白色长袍,那长袍穿在斐允宇就是风姿卓越,而穿在芙璃身上就是大的有点搞笑,怎么看怎么好玩。芙璃看着身上衣服很是有些不适应。

“惠允哥哥,我已经换好了,可以进来了。”

听到芙璃的呼唤,斐允宇进了马车,一想到刚才芙璃就在车内换了衣服,斐允宇就一阵绯云。

芙璃可不知道斐允宇的心思,看着微红的斐允宇的面颊上,很是不解。

“芙璃,以后你切勿这样莽撞,这样出了什么事情,可怎么了得。”

“哦,人家也是心急,不知你这次离去,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再见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