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陌倾凤颜

陌颜:出嫁到皖天国

陌倾凤颜 芙璃 2203 2013-01-02 10:34:36

  第一百六十一章

芙璃扶起王言清,笑着没有说什么话,她知道这个男子已经接受了她的做法。

当芙璃带着王言清回来时,府中众人都惊讶不已,芙璃什么也没说,只是让他们安排住处给王言清,交代几句就会自己的院子。

府中众人见芙璃问不来什么话,全部的将阿丹团团围住。

“小姐出去怎么把王言清带回来……”

“阿丹这到底怎么回事……”

“王言清怎么会来…….”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吵得阿丹都没办法回答他们任何一个人话,只得捂着耳朵。

“啊….”随着阿丹一声怒吼,院子中安静下来,阿丹带着歉意的看向其他人。

“我只知道小姐向拓跋修要回王大哥吗,其他我一概不知,你们有什么想问的找王大哥问,没事我先回去了。”阿丹一口气说完自己想说的话,就快步逃回‘仙逝苑’。

芙璃悠哉的坐在摇椅上,只见阿丹气喘吁吁的进入院子后,快速的将大门经闭,还有一些心有余悸,芙璃听到那声大吼就知道前院现在一定是一派混乱,剩下的就留给他们,自己累了一天也该休息了,此去皖天国的路途遥远,这一路上的舟车劳顿的,一定甚是累人,芙璃也不知道这一阵子怎么会如此的嗜睡,想着芙璃又开始犯起困来。

在离开的前一天,可能是为了避免待嫁之人的出门

皇后蓝瑾来到了公主府,带着十几车的嫁妆,这样的出嫁规格是肃锦国向来没有的,这一时还被肃锦国的百姓所传诵。

那日皇后没有说什么过多的冠冕堂皇的话,眼中只有深深的忧虑,交给芙璃这些东西后,嘱咐了几句就离开,在离开之前皇后传达了皇上的话。

“皇上要本宫传话给你,希望你在皖天国小心行事,希望你不要怪他,他可以满足你一个愿望。”皇后握着芙璃的手,轻声细语的说道。

“我从来没有想过恨他,我也没有什么愿望,臣女希望他能好好考虑肃锦国的未来。”芙璃俯身对皇后说道。

“这……我们女子向来不能干政。”皇后蓝瑾听到芙璃的话为之一怔,芙璃能明确感受到皇后的手微微有些颤抖。

“难道皇后娘娘的愿望不是这个吗?”芙璃轻轻一笑的说道,那一笑是早已洞察了眼前这个人的心。

“好,本宫一定会转达到,你一路小心。”皇后站起身来,拍了拍芙璃的手,回宫离去。

“恭送皇后娘娘,愿娘娘万福金安。”公主府中众人跪送皇后离去,见皇后的车撵走远,芙璃起身看着远处的滚滚尘埃,心中一片清明,她知道皇后一定会把这话带给皇帝,也希望皇帝真的能选出圣贤之人继承他的皇位。

这天清晨,宫里面就派了老姑姑,说是要给芙璃梳妆打扮,看着侍女们手上捧着的一件件新婚之物,芙璃就甚是不情愿,这一路的颠簸,这些东西全带上,那估计自己到那里就已经散架了。

几位姑姑分工明确的给芙璃的梳着新娘子的发髻,一边梳着一边说着吉利话,这让芙璃感慨万分,自己在现在那个社会早已没有这样繁复的婚嫁仪式,自己也从来没有体会到婚嫁的感受,若说芙璃现在一点都不激动那是假的。

芙璃在梳好发髻后,不愿让那么多的发钗插在头上,就是简单的跳了几支将发髻固定,就穿戴上了那个凤冠霞帔,那是皇上钦赐的,凤冠之上就镶嵌着着众多大大小小的珍珠,润白的颜色衬得芙璃犹如仙子一般的美艳,那正中间镶嵌的是一个鸽子蛋大小的红宝石,那颗红宝石已经被工匠打磨的很是光泽照人,芙璃知道肃锦国向来盛产宝石,但是能有这样的颜色均匀,血色纯正的红宝石不是易事。

芙璃一脸精致的妆容出了房门,惊讶了所有的在场的人,今天连山庄中一直在养胎的程之菁都赶了过来,看着众人的不舍的眼光,芙璃只得狠下心来,跨出大门坐上送亲的马车。

芙璃没有多看向站在门口众人,白若安一直沉默着没有说话,林怜雨眼泪婆娑的看向马车,芙璃只是带走了阿丹和宋明,其他所有的人都被留了下来,当时林怜雨知道这个结果时,就找到芙璃,她要陪在芙璃周身,她也要去皖天国,但是芙璃在考虑到现在山庄里面的主事的林怜雨有孕身,何墨然也不会有心思管理山庄的事情,不得不把他们全部留下。

自那日宣旨后,白若安就没有找过芙璃,就像蒸发一般,在府中不见什么踪影,芙璃知道白若安的心思,但是她明白自己一直都忘不了斐允宇,所以只能对白若安残忍,又是残忍何尝不是一件坏事。

随着护送军队的头领的一声令下,车轮缓缓移动,古老的声响随着轮轴的转动飘向远方。伴随着马车还有十几车的嫁妆,声势浩大的护送军队将芙璃的马车包围在中间。

马车中的芙璃轻笑着,自己今日出嫁,可惜除了府中的人,连只蚂蚁都没来送自己,自己在繁城之中人缘何时差成这般,算了,自己如今自己都要远嫁,对于他们是远嫁,但是对于芙璃这是回归,这边的计较也没什么必要。

马车的翘角上面挂着的铃铛,发出清脆的悠远的铃声,传遍整个皇城,皇上早已经下令,今日要清除道路,所以芙璃一行没有遇到什么阻碍,宽敞的马路,如今只剩下他们的护送的队伍。

两旁有着官兵用着长矛,将众多的百姓隔在队伍外,老百姓也甚是好奇,这个平民‘陌花公主’怎么能如此幸运,但是可惜的马车被包围的严严实实,芙璃也没有什么心思将自己的倾城之貌,展露在百姓的面前,只是有在微风吹开马车的隔帘时,才被众人看到坐在马车之中一身红装的芙璃,头上轻纱掩面,却遮不住芙璃一身的繁华。

车队穿过高大的拱形的城门,岁月在这座古城上留下太多的痕迹,城门之上,站着一身宫装的皇后,看着渐行渐远的车队,脸上一片的不舍。

“你不后悔吗?”

“这是她的的选择。”皇后身边响起了拓跋修清冷的声音。

“你就不曾想留下她。”蓝瑾看着身边的人问道,眼中带一片情深。

“想又怎样。”拓跋修看着马车远去的影子,看着天际不知在想着什么。

“哎……是呀想又怎样,我们的命运永远不是掌握在我们自己手中。”蓝瑾有些悲伤的说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