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愿做你的一米阳光

12

愿做你的一米阳光 林牧城 2071 2012-07-20 20:49:20

  那个时候是秋天,最舒服的时候呢。念瑾和牧城在阳台上晒着太阳,背靠着竹藤椅,竹藤桌上摆放着两杯咖啡。就像是老夫老妻一样,怡然自得。

“牧城哥哥,说吧,你在国外都干了些什么。”念瑾嘴抿着咖啡,口齿不清晰的说着。

“好好好,我什么都交代,小念大人,我绝不隐瞒。”牧城举起右手,对着念瑾,笑呵呵地说着。

“其实国小出国之后,爸爸因为忙着接手北美洲执行长的交接工作,几乎每天都是很晚才回家,而妈妈因为要做爸爸的助理,也总是跟在爸爸的身边。除了一日三餐的时候家里会有佣人来煮饭之外,基本上家里一直只有我一个人,也正是因为是这样,我总是一个人在家里读书,看书什么的。因为是在爸爸的书房里看书,厚厚的窗帘挡住了窗外。在不知道时间的情况下,我总是要看上一整天的书。我好像天生对金融很感兴趣,有的时候逃课躲在家里看爸爸的金融书,因为经常逃课还被爸爸骂过打过,呵呵。学校看我的成绩不错倒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过去了,并不常告状。后来有一次吃晚餐的时候,听见电视机里在播放中国的全国演讲大赛,本来是不在意的,可是听见7号选手苏念瑾的时候,我还以为是听错了呢。那个时候心目中的你,还是一个不爱说话只爱哭,有点内向,还有点小懦弱的小女孩,真的想不到你会参加那样的比赛。哦~~~我想起来了,那场比赛中的三等奖就是你现在最好的朋友,叫夏璇是吧?我说怎么第一次见面就觉得有点眼熟呢。那天晚上,我连最爱的金融书也舍弃了,就为能在电视机屏幕上多看你一会。即使你只有第二名,但我还是很为你感到骄傲的,我的小念居然那么厉害,小小年纪就已经得奖了,在我心目中,你永远是第一名,永远是最棒的。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在美国,会放着中国比赛的直播,但我想这就是天意吧。那天晚上,我躲在自己的房间里,拿着手机,按出你的号码之后,我退缩了。那个时候的我,想着一定要有所成就,一定要有足够能保护你的资本,才能与你联系。后来又知道你在数学竞赛中,得到了第一名,就更加坚定了我的想法。再后来,国中毕业之后,我就退了学,为此我们的班主任还来过我家做家访。我很庆幸自己有了一个好妈妈,不管我做什么,她都不问原因,一如既往地支持我。爸爸在家里特地给我请了家教,我除了在家上课、看书外,就把所有的精力都花费在了跆拳道和空手道上。我发过誓,即使自己受伤,也不能让你受伤。刚刚开始的时候,几乎天天都带着伤回家,好像那段时间,最离不开的就是红药水和创口贴了。从当初的新手,到现在的跆拳道9段,再到后来的空手道7段,然后是武术冠军,我想象不出如果那段时间没有你,我会怎么做,应该是早早地就放弃了吧。国中毕业之后,我花了2年的时间才拿到大学文凭,又花了1年的时间拿到了研究生文凭,我一直在变强,无论付出什么。在硕士文凭中的那一场考试中,我失败了,那应该是我考场中的第一次失败吧。也许是因为之前的种种胜利,让我心高气傲了,那一次的失败正好给我敲了一个警钟。后来我的导师告诉我,如果我一直这么高傲下去,很有可能会一直失败到人生的结束。我从不怀疑导师所说的话,如果没有他,就一定没有现在的我了。什么时候有空,我一定要把你介绍给我导师,他真的是个不错的老师。后来,我重头来过,就是在那个时候,我疯狂地迷上了金融。我的导师把我带到他的一个朋友家,听说那个人是金融协会的会长,我的导师说,他是个很好的金融老师。再我拿到了硕士文凭之后,我就搬去了导师的好朋友家里,也许是因为我比较像他孙子的缘故吧,他对我很好,几乎是没有保留的全教给了我。有的时候,导师也会过来偶尔住几个晚上。我们会拿着红酒杯,在阳台上对着月光乘凉。我还记得有一次,他问我,我小时候的中国是什么样子。我知道他是个华侨,他也好像有什么难言之隐似的不方便回家。他说,那里有个等了自己一生的女人,我没有问导师她是谁,我只是告诉他,那里也有一个等了自己很多年的女孩,我会在自己成功之后回去见她,兑现小时候的承诺。导师沉默了很久之后,走过来拍拍我的肩就回房了。从导师正式成为我的家教一直到他告诉我我出师的那段时间,导师教会了我做人的道理,即使现在他早已不是我的导师了,但是我仍然导师导师的叫着。虽然导师不是我的启蒙老师,但是他教会了我很多在社会上无法理解的事情。我在国外创立的牧瑾念公司,在刚刚起步时也是受了导师很多的帮助,我聘用他当我的公司顾问,他却直截了当地拒绝了我。他说他不想被一些所谓的规定束缚着,我没有强求他一定要留下来,我只是告诉他,随时欢迎他的加入!我在国外看着你的成长,看着你从无知的小女孩成长到朦胧的少女,然后又成长到亭亭玉立的青少年,看着你获得一个又一个的奖项,看着你为了进入森纳而熬夜。拼命,看着你一次次的失望一次次的孤独,其实我有很心痛。我有多想回来陪你,可是那个时候的我,还没有很强大,至少还没有强大到足以保护你。后来还是因为导师的那个朋友,我的公司才能正式营运呢。公司还没上轨道的那段时间,只有我和导师和导师的朋友三个人一起忙活,爸爸也说不想帮助我,想我独立。那段时间的辛苦,现在回想起来,还真是不可思议。

——————————————————————————————————————————————————————————————————————————————————————————————————————————————————————————————————————————————————————————————————————————————————————————————————————————

作者寄语:牧牧除了讨厌上课,还最讨厌做作业了。呜呜…………我不想做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