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晋天涯,你休想逃脱

068.无题(8)

晋天涯,你休想逃脱 女人凌芊涵 2154 2012-12-02 19:02:05

  天涯正开车,电话响了,看了一眼,是颜楷的,接了,开了外音。

“晋天涯,你在哪里?”

爆炸式的声音。

“路上。”

那边顿了几秒,“去哪里的路?”声音柔了很多。

“我妈妈家里,你有事情吗?”

“没事,在哪里等我。”

天涯没吭声,等或不等,都是得见,不是吗?

“我马上就过去,我先挂了。”

她还是没有吭声。

“事实上,我不想做个深沉内敛的女子。”

天涯到家不久,颜楷的车就来了。

这个时候,天涯的父母在公司,弟弟在学校上课。

颜楷进来,一脸凝重,二话不说,跑到床边,俯身掀了她衣服,看看肚子,还在,他舒了一口气。

“为什么不要?”

“我很累,身心俱疲,不想要。”

“可是,我想要,我说了,我会养,不会让你操心的。”

“可是,我得生,,还有好长时间,我不想等,我很多事情,都因为婚姻和怀孕耽误了,我心烦。”

“你只是提前做了这些事情,以后你的同学和朋友结婚生子的时候,你就可以很潇洒地四处走动了。”

“不要说那么好听,不是你生,拿开你的手,”天涯拉了毯子盖在身上。

“如果可以,我愿意替你怀孕。”

“因为你做不到,所以,才这样讲。而且我知道,你根本就不打算再要孩子,我很想知道,现在,你为什么又要孩子,我觉得你讲话前后不一样,肯定有一句是假的。”

“以前,我的确不想再要孩子,我被颜嫣搞的很烦心,她事情不断,但是,胡凯他们说,婚姻是一条船的,那为婚姻压舱的,一是爱情,二是孩子。既然你不肯给我爱情,那我只有希望你给我孩子,我不希望沉船。”

“不平衡,还是会沉船的。”

“不会的,只要你肯用心,我们一起努力,就会越走越近……”

“你讲这些,并不能打动我,因为我已经知道,你是一个长情的人,王宇茜在你心里,一辈子都不会离开,那么,最后的最后,我们还是离的很远。如果我对你产生了感情,我就会因为嫉妒,猜疑,谎言而嫉妒,我会将她当做永远的情敌,我会不开心,然后,和世界上很多不幸的已婚女子一样,变得让人望而生厌。我不想做这样的人,所以,我也不想努力,你也不必逼着自己努力,我们还是保持现状,参照《约法三章》,比较好。”

颜楷听了,哭笑不得,伸手揪了她的脸,“谁告诉你,王宇茜一直在我心里了?”

“昨晚,你自己亲口讲的,我记得很清楚。”

“我恨不得掐死你,我昨晚讲的,我为什么讲这些,是你讲话伤我在前,我才讲的……”

“事实本就如此,不用再找借口了……”

“借口?晋天涯,呵呵,事实,你知道什么叫事实吗?你不知道,你根本就不知道,如果我说,事实是我心里的那个人,一直是你,一辈子都不会离开呢?”

“那么我说,谢谢。”

颜楷再次被她那种事不关己的神情和语气激怒,“为什么你总是可以轻而易举地让我发火?你能不能不是这种无所谓的态度?我讨厌你这个样子。”

“那你想让我怎样啊?你这种谎言,我岂会相信你,我又不是三岁孩子。”

“我对你讲的每一个字都是真话,没有半个谎言,如果我对你撒谎,让我不得好死……”

“我最不相信动不动就发誓的人了,所以,你也不要发誓,神鬼怕恶人,谁敢应你的誓言啊……”

“你,”颜楷几乎要吐血,“你的心中,我就那么可恶吗?”

“你是这个世界上,最虚伪的最可恶的人,睁着眼睛说瞎话,你明明深爱着王宇茜,却在这里对我讲这些,你还真是不怕报应啊你。说实话,今天,若不是怕影响展娉婷的情绪和她腹中胎儿,我就当场流掉了,我真怕这两个孩子生出来像你一样虚伪,不受人待见……”

“你,你,晋天涯,我到底,是哪辈子欠你?”

颜楷别过头,手背贴着嘴巴,心痛,鼻子酸,“你讲的每句话,每个字,都像刀子一样,痛在我的心上,你根本不了解我的内心,你说,我深爱着王宇茜,那你什么证据?”

“证据?呵呵,证据,”天涯猛地坐了起来,冷笑,“好,我让你看看证据,证据就在你家中,我要你死心。敢跟着我去看吗?”

“没有什么不敢,身正不怕影子斜。”

“好,走走走,我也不想当个无聊的怨妇,活着真累。”

路上,颜楷开车,天涯后面坐着,都不讲话,也没有什么好讲的,回去了,看了证据,再说吧。

*****************

老夫人正和朋友煲电话粥呢,一转身看见天涯拉着颜楷,怒气冲冲地进屋来,她连忙对着电话说,“我家的那对小夫妻怒气冲冲地回来了,看样子,又闹矛盾了,先不和你讲了,我去看看怎么回事,有空再聊。”

天涯一把推开书房的门,走了进去,转过身,望着身后的颜楷,“你确定愿意看证据,而不愿意承认你讲的谎言,是吗?”

“我没有说谎,为什么要承认呢?真是好笑。”

“好,颜楷,你说的,到时候,不要后悔就好。”

“没什么要后悔的,有本事,你拿出证据来啊。”

“哼,你最好别心痛。”

天涯冷笑一声,直奔向书房最里面的那道墙,走到红色的帘子旁边,抬手,一把将帘子拉开。

颜楷和王宇茜的巨幅照片亮的刺眼。

“你还有什么话说?”

颜楷呆着,只见她恼怒地,一手抓了照片的侧边框,就往下扯,他大喊一声,“天涯,不要……”立即跑过去阻止。

天涯更愤怒,用力一扯,随后是“哐,”“哗”连着两声传来,紧接着就是“叮叮哐哐”,碎玻璃散落了一地。

颜楷见状,双腿一曲,跪在满是碎玻璃的地板上,眼泪一滴滴落下。

哼,骗子,天涯不屑地笑了一声。

“天啊,你们这两个孩子,又摔了什么东西?”

老夫人走了进来,透过书架,看到颜楷在地上跪着,天涯一旁站着。

颜楷听见奶奶的声音,猛地站起来,答了一句,“没事,奶奶,你不要过来。”

“这能让我放心吗?到底怎么了?”

老夫人还是走了过来,颜楷遮掩不及,她看了一眼他身后的照片,瞬间,目光呆傻,愣在原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