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晋天涯,你休想逃脱

079.争风吃醋(1)

晋天涯,你休想逃脱 女人凌芊涵 2136 2012-12-08 18:55:50

  两人诧异间,只见颜楷拿了一个透明的玻璃瓶出来,上面还有一个木塞子,里面是空的,“就这啊,”他又找找盒子,竟然是什么也没有,“什么意思?”

天涯看了,先是一震,后又笑了,“我猜到是谁了。”

“是谁?”

“不告诉你,是位女性,非常好的朋友,只是,她不方便来看我,只好让人悄悄送了这件特殊的贺礼来,一半表示祝贺,一半表示感谢。”

颜楷更不明白了,不知道天涯说的这个人是谁,看吧,早晚要问到答案。

双胞胎回家,一直到满月,颜家的客人络绎不绝。

虽有叶小燕负责照顾至阳,凌小婉照顾颜行,但颜楷还是决定赋闲在家做全职奶爸,唯一不能做的事情,就是给孩子哺育母乳了。

颜楷的日夜操劳,换来的报酬——口腔溃疡,他听不得小孩子哭,一哭就抱起来,结果给他们宠成了坏习惯。

颜楷和天涯一起吃早饭,平时都是颜楷吃饭很快,这次,是天涯,眼见她要吃饭完了,他急了。

“能不能照顾下口腔溃疡的病人?”

“嗯,好吧,我帮你嚼,你负责吞。”

“恶心。”

天涯嘻嘻地笑着,转而又严重地说,“我妈说了,不要太宠小孩子,养成坏习惯就不好了,偶尔哭两声,没有关系的,你听到就起来,怪谁啊?我是第一次当妈,你又不是第一次当爹,还不吸取之前的教训啊?”

“说实话,第一次当爹,还没有现在这样呢,那时候,我要去训练啊,比赛啊,需要充足的休息时间。”

“那好,明天起,颜总,你要按时上下班,不准整天呆在家里。”

“那怎么行,你一个人怎么......”

“什么是我一个人啊,小燕不是人啊,小婉不是人啊,你必须给我上班去,不然的话,到时候,我还要照顾你。”

“我很快就好了......”

“屁,说的容易,我又不是没有过,不管说什么,你明天必须上班,你都好几个月没有去了。”

颜楷一脸的委屈,“我不想上班......”

“开什么玩笑,还指望你呢,你不上班,我们就断粮了......”

“天啊,为什么我没有一个哥哥或者弟弟,你看那有的二代啊三代啊,多潇洒啊,哪像我,还要去上班......”

“你也可以去学习的嘛,大街上飙车耍酷,各大酒店常驻,明星女模左拥右护,可以啊,多学习一下,多多益善嘛,很潇洒。”

颜楷瞅了她一眼,“的确是当妈的人,讲出来的话,都有种苦口婆心的味道在里面......”

“既然你这么说,那叫我一声‘妈’吧.....”

“哎,乖女儿,”颜楷笑的前仰后合的,看她气急败坏的样子,他更开心了,“别怪我,是你自己喊的啊,哈哈,真乖。”

“狗嘴吐不出象牙......”

“你不也一样嘛,孩子妈。”

“少罗嗦,不想和你讲话。”

天涯低下头吃饭,不和他唧唧歪歪,这货真是越来越啰嗦,本性彻底暴露了。

终于,颜楷又问,“我明天真的要去上班吗?”

“你觉得呢?”

颜楷十足的委屈样子,“还是按你说的办吧。”

“知道就好,儿子,要多听妈的话。”

“晋天涯,”颜楷顿时换了一张怒脸,“你才多大啊你......”

“刚才就不是也占我便宜了吗?”

“我比你大......”

“倚老卖老吧你。”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地斗下去,吃完早饭,也没有停下的意思。

*****************

双胞胎的缘故,颜楷就不再去接送颜嫣上下学,基本都是蓝海泉和保姆顾兰去的,因此,颜嫣每天回来,看到爸爸都是在抱着双胞胎,就不开心,第一感觉就是,爸爸不再爱她了。

颜嫣呆在天涯他们卧室,趴在桌子上写家庭作业,旁边的婴儿车里睡了至阳,睁着大眼睛看天花板上的图案,伸着小手,想要够到他们。

床边,是颜楷和天涯忙着给颜行换尿布,这是个超级爱干净的孩子,必须时刻保证尿布是绝对干净的,否则就是大哭不止。

突然,至阳“哇”的一声凄惨的哭声传来,都不知道怎么回事,颜楷连忙跑过去,抱起来。

至阳拼命地哭,眼泪流个不停,委屈的不得了,伸着右手乱抓,抱着摇着,都不管用,就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她又不会讲。

天涯也抱了还在哭闹的颜行过来,脸上,脖子,都看看,也没有发现有什么小虫子之类的,就是不知道为什么而哭,两人干着急。

“我抱到楼下,叫周伯一起去给检查下,是不是内部的问题。”

“我和你一起去......”

“是不是饿了啊,”颜嫣抬起头,“陈诺哭的时候,婶婶就给他喂奶,她就不哭了。”

天涯一惊,和颜楷互望一眼,说,“我们两个的智商还不抵一个小孩子,我试试。”

于是,两人交换了怀里的孩子,天涯抱着女儿喂了母乳,一会儿后,她还真的不哭了,只是,眼中的委屈并没有因此消除,目不转睛地望着妈妈的眼睛。

“还是颜嫣聪明,真棒。”

颜楷和天涯不住地夸颜嫣,她调皮地笑笑,又开始写她的家庭作业,一直到9点上、床睡觉。

******************

早晨,天涯到婴儿房,小婉已将颜行穿好衣服,至阳还在睡着。

颜行站在小婉的腿上,笑盈盈地望着妈妈,眼睛特别亮,整体看,他像颜楷多一些。

“妈妈抱抱,”天涯接过颜行,亲了他的脸蛋,他笑的更欢了,伸着手,要够妈妈的头发,“哎,都喜欢女孩子的头发,这是天性吗?嗯,宝宝?”

三人逗着颜行玩,颜楷进来了,他今天要去上班,西装革履的,身材笔挺,本身眉眼有些偏冷,正装的映衬下,更是说不出的威严,小燕二人不跟正视他。

“乖乖,来爸爸亲亲,这一天要见不到了,”颜楷见到颜行,顿时眉开眼笑,伸手接过,“亲亲,嗯。”他看向至阳,“还在睡,这样的话,我们不是要晚上才可以见了吗?”

颜楷刚讲完,就听见天涯说,“哇,醒了,”至阳似睁微闭的眼睛,睡意还没有完全退去,显然是被动醒来的。

至阳也伸着手要抱抱,天涯笑着,“乖乖,终于醒了,爸爸要去上班了哦,”右手握了女儿的右手,突然,她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就像昨天晚上一样,是那种突然、痛彻心扉的感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