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晋天涯,你休想逃脱

091.雾里看花终隔一层(2)

晋天涯,你休想逃脱 女人凌芊涵 2055 2012-12-15 13:37:30

  邢风说,在德国的时候,他和颜楷是同学,虽然,每月只有一周在一起上课,颜楷的功课很好,他有着惊人的天赋,尤其是中医方面,可以说,现在那些五六十岁的专家,未必赶得上十年前的颜楷。

那时候,颜楷身份特殊,上学放学,车接车送,司机保镖十多人,成了学校一道特别的风景线。

那时候,因为同是中国人,于是,两人很自然地认识了,熟悉了,成了朋友。

那时候,王宇茜也在德国读书,另一个城市。

那年的慕尼黑啤酒节,王宇茜也去了。

第一次,颜楷见到王宇茜,完全呆住,他说,那个女孩子,太像他的母亲了,很想认识她。

颜楷将王宇茜指给邢风,他笑,认识她简单啊,找他,算是找到人了,因为王宇茜是他的表妹。

邢风中间牵线搭桥,颜楷和王宇茜自然而然地认识了。

后来,没有多久,他们两个就成了男女朋友。

这也正常,青春年少,又是那么恰当的时间,两个人在一起,美得似一对璧人,天涯可以想象这个场景。

微微有些刺痛的感觉。

后来,颜楷说,他要娶王宇茜,然而,颜家还有颜楷外婆家,一致反对,颜楷执意要娶王宇茜,甚至,先上车后补票,王宇茜怀孕了,生米煮成了熟饭,家人不得不答应。

颜楷带着王宇茜回了国,举办了一场奢华的婚礼,羡煞旁人。

故事到此,并没有终止,仅仅只是个开始。

所有的美好,最怕出现“但是”这个表示转折的词语。

然而,“但是”这个词,阴魂不散,还是出现了。

颜嫣出生了,早产,初为人父的颜楷,欣喜若狂,因为这对他来说,是他和王宇茜爱情的结晶。

但是,他不知道的是,这个孩子,不是他的,而是邢风和王宇茜的孩子。

没错,这就是,为什么,天涯见到邢风十分眼熟的原因了。

王宇茜,她的妈妈有过两个丈夫,三段婚姻,第一段,是和王宇茜的爸爸,王出生后不久,两人渐渐生了矛盾,后来,王大些的时候,父母亲终于还是离婚了。

母亲再婚,带着王宇茜嫁给一位姓夏的鳏夫,没几年,那位夏先生因病去世,这时候,王的父亲想挽回,于是,后来,他们复婚。

王宇茜和邢风,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然而,邢风总觉得他们是兄妹,不能在一起的,于是一直没有答应,然而,最终还是拗不过王宇茜,在王和颜楷明着交往的同时,和他秘密交往。

王宇茜发现自己怀孕的时候,非常恐慌,而两人的家境,根本没有条件一边上学,一边养孩子的,于是,综合考虑,王宇茜想到了颜楷。

后来,王宇茜生下女儿的时候,不是没有想过带着孩子离开,然而,颜嫣生了一场大病,需要依赖昂贵的进口药治疗,整个治疗下来,需要百万资金。

留在颜家,可以保颜嫣一命。

直到后来,两人离婚的时候,颜嫣还在持续用药,王宇茜一狠心,就一直保守了这个秘密。

现在,颜楷有了自己的孩子,颜嫣留在颜家无益,于是她和邢风打算要回自己的孩子。

邢风之前有一次婚姻,没有感情基础,以离婚收场,又无子女。

***

天涯喝了口茶,小小掩饰了自己的震惊。

颜楷,颜楷,你最爱的女人!

天涯知道,无论颜楷后来有多少孩子,始终无法抵得了他初为人父的喜悦,而今,颜嫣是别人的孩子,这太戏剧化,太讽刺了。

该说一个妻子的不忠,还是该说一个母亲的伟大呢?

当时,《约法三章》,颜楷说,除了颜嫣,他不会再要别的孩子。

如果,不是曾梓默和罗琪的背叛,天涯猜想,肯定,这个时候,颜楷不会有自己的孩子,而且,今后的数年,也未必有自己的孩子。

他不会和别人生孩子的。

和她,也只是一个巧合罢了。

忽然,天涯想到一个问题。

“你是王宇茜的表兄,颜楷是她的表弟,那你和颜楷,似乎也有亲缘关系。”

邢风轻轻一笑,“并无任何关系。宇茜的母亲是独生子女,那边是没有表兄弟姐妹的。”

“那,”天涯惊讶,“为什么,王宇茜长得像颜楷的母亲,几乎是一模一样呢?”

“这个,”邢风微微一愣,“她小时候,捡到一张照片,非常美的女子,她一直保存着那张照片,她希望自己长大后也是那个样子,然而,长大后,并未如她所愿,所以,后来,她找家里要钱,照着照片中的女子,整容了。很巧,恰是颜楷母亲的样子。”

这么想来,也就解释通了,为什么王宇茜和颜楷的母亲明珠长那么相像。

悲剧,往往都是由巧合开始的。

***

颜楷回来,得知整个事情的真相,他呆住,无法像往常对待外人一样,保持镇定。

原本,他以为是江小涵要怎么着天涯。

完全没有心理准备。

回过神,颜楷冷冷地说,“来人,要颜嫣下来。”

又说,“要周医生来,准备好采集血液样本。”

颜楷还是不相信,他养了八、九年的孩子,竟然是别人的,这些年,他付出了那么多……

很快,颜嫣被带下来,她之前和妈妈一起的时候,有见过邢风,所以,一看见他,立即飞奔过去,“舅舅,你来了,我妈妈呢?”

两人坐在一起,天涯还是吃惊不少,那头发,那眉眼,那肤色,还有那脸型,惊人的相似。

颜楷只看了一眼,立即伸手挡了下,他感觉自己的眼睛被刺了一下。

简直是一模一样。

难怪,那医生隐晦地说,孩子的父母是第一代表亲。

颜楷的父亲和母亲都是独生子,当他得知颜嫣的事情,他一度怀疑过自己的外公,在外面有私生子,或者私生女。

原来,原来如此。

很快,周医生来了。

抽取了颜楷的血液样本,而后是颜嫣,当然,少不了,她又要哭一场,这一次,颜楷没管没问。

三位医生,一起去了实验室,而颜嫣,靠在天涯身上哭鼻子,一边骂着“坏爸爸,臭爸爸”。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